第五十二章 黑风剪径

    “吼!”

    一声咆哮山林震动,眨眼之间,只见一只凶猛的黑虎比人还高,掀起一股狂暴的气流从树林后钻了出来。【】

    嗡!

    黑虎身体一纵,腾空而起,兜头扑向杨纪。

    “来得正好!”

    杨纪身体一闪,接着大手如刀,猛然劈下,只听轰隆一声,大地震动,巨大的黑虎被杨纪一掌劈按在地上,四肢趴地,动弹不得。

    这只老虎四肢纵跃,努力挣扎,巨大的力道在地上都抓出了一条条深深的勾痕。然而杨纪的手掌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一样,将它牢牢的定在地底,动弹不得。

    杨纪达到武道境后,力量何其强大。虽然摔碑裂石,切金断玉还稍微差点,但擒虎擒豹却没有任何问题。

    “吼!”

    黑虎凶性难驯,这个时候还想反咬。

    “小纪,过来!”

    杨纪也不罗嗦,向着远处一招手,早早躲起来的小纪唰的化为一条黑色的箭矢射了过来,在黑虎脖子上绕了一圈,然后毫不客气的昂起脑袋吐着信子,发出威胁的声音。

    “呜!”

    刚刚还凶猛无比,难以驯化的黑虎,立即呜呜的低下了脑袋,四肢趴下,一服畏惧和驯服的样子,杨纪甚至能感觉到这条“硬汉”在手底下发抖。

    “嘿,敬酒不吃吃罚酒。”

    杨纪哂然一笑,然后翻身坐到了黑虎背上。有了小纪旁边监军,倒也不怕这条老虎反叛。

    时间紧迫,此去平川城又路途遥远,没有马匹代步,杨纪想来想去,也只有把主意打到这些野兽身上了。

    野兽易杀不易驯,就算武道境的高手也休想在短时间内驯服一条猛兽。不过杨纪不同,“冠王蛇”的凶名在猛兽中深入人心,哪怕再厉害的猛兽,也惧怕不已。

    只怕大夫人也想不到,杨纪可以想出这种注意,而且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成功的降服一头。

    “走吧!”

    杨纪拍拍老虎的背部,这条肩宽体庞的庞然大物立即轻轻的跃下了山岗,寻了山道,往西北而去。

    老虎的耐力并不持久,但是速度却是奇快无比。一路从晋安城出发,三十里后就是荒无人烟,看不到一个人影。

    杨纪一路换了几头野兽,日夜兼程,往平川城赶去。

    他饿了就直接在野兽背上吃干粮,累了就睡一个时辰左右,然后接着赶路。这样最大程度的节省了时间。

    “希望时间上还来得及!”

    杨纪心中暗暗道。

    为了尽快的赶到平川城,杨纪再次改变了路线,不再走大路,而是一条直线往平川城的方向赶去,翻山翻山,遇岭翻岭。

    山势复杂,草木繁多。马匹很难在这种复杂的地形下行走,但是猛兽就不同,它们本来就在这种地方出没。

    杨纪跨坐着这些猛兽,轻车熟路,不断的追赶时间。

    利用这种方法,杨纪果然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原本沿着大道需要十多天的路程,不过四、五天就够了。

    “前面就是双髻岭了。”

    八天之后,杨纪赶过了一半的路程,路上的遇到的行人零零散散也渐渐多起来,不再是杨纪独自一人。

    双髻岭非常特殊,所有前往平川城的人,不管是来自哪个方向,最后都要来到这个地方,并且选择其中的一道岔道出发。

    双髻岭就是岔道交汇的地方,乍一看就像两只分开的“髻”,因此得名。

    “这些人在干什么?”

    杨纪刚刚翻上山顶,立即发现山底下的大道上,一群衣着各异的年轻人聚在一起,互相激烈的争吵着,好像在议论什么。

    每次有人赶到这里,他们都会分出人把他们拦下,然后一起商议着什么。

    “难道是前面发生了什么?”

    杨纪看了一眼前方的岔路口,若有所思。轻轻一拍跨下的黑虎,杨纪跃下了山顶。

    “这位兄台请留步。”

    杨纪出现在山顶的时候,早就有人注意到他了。毕竟这么一头大虎,想不注意到难。

    “怎么了?”

    杨纪在边缘停下了脚步,黑虎的凶气太重,远处几人的马匹已经不安的嘶叫起来。

    “前面出了问题,黑风盗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出现在这里拦道劫杀。已经有好几拔人死在里面了。”

    拦路人的说起来一脸心有余悸。

    “什么?黑风盗!”

    杨纪脸色微变,吃惊道。

    “嗯,黑风盗!这些人都是赤眉的手下,是绿林中四十几股厉害的悍匪之一。赤眉的势力范围距离这里极远,平常都不会出现在我们这里,而且我们这里也没什么油水可捞。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破惯例,在双髻岭这个地方拦路剪径。已经死了好几拔人了。”

    “现在大家正在讨论对策。人多力量大,你也来吧。”

    那人道,颇有种谈虎色变的感觉。

    “赤眉,居然是他们!”

    杨纪眉头跳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起了袭击“百草行”的那些人。短短时间内,频繁的遇到两拨绿林中的人,让杨纪有种不妙的感觉。

    马匹受不了黑虎的气息,杨纪把老虎停在路边,然后向着人群走去。马路上已经聚集了十五六个人,气氛非常紧张。

    杨纪扫了一眼,立即发现一些人血迹斑斑,还是新鲜的,配合上苍白的脸色,使得每个人都忍不住神经紧张起来。

    “你们这些疯子!赤眉是什么人,你们也不去打听打听。朝廷都奈何不了他,整个边陲没有人敢招惹,你们这些疯子居然要他们对抗!”

    “只是黑风盗,黑风盗!到底要我说多少次,而且也不是所有的黑风盗都来了,你怕什么?朝廷的科举三年一次,错过这一次,你以为你还有几个三年?成王败寇,这关系到一生的命运,和自己一生的命运相比,几个盗匪算什么?”

    “你们这些疯子。黑风盗的人你敢杀吗?杀了他们,你们就不怕赤眉的人报复吗?我可是听说晋安城的李家已经被绿林袭击过了。要玩你们玩,我不奉陪!”

    “懦夫!不堪大用!”

    ……

    一群人骂骂咧咧中,杨纪就看到几名年轻人拨转马头,往回而去。身后不少人都是一脸冰冷的眼神。

    前面有绿林剪径,按道理最正确的选择应该是原路返回。但此时的情况恰恰反过来了。

    杨纪心知肚明,自己出发的太晚,这次撞上的这批人应该都是出发去参加武科举的。武科举三年一次,竞争异常的惨烈。

    所以许多人会在登记报名的日子前,提前赶到平川城,打听消息,剌探对手情况,进行各种准备。

    “武科举”关系重大,一步天堂,一步地狱,这样和一生命运休戚相关的东西,怎么可能轻易退缩!

    一群人目送着退缩的人消失在远方,很快回过头来。

    “这位兄台,你怎么看?”

    一名脸色苍白,便却傲骨嶙嶙的年轻人道。他身上白衣沾血,头发凌乱,似乎不久前经历过一场鏖战,看起来触目惊心。

    杨纪的黑虎非常扎眼,众人早就注意到他,此时不由纷纷看了过来。十几道目光,无形中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

    “呵!我能有什么意见。即然到了这里,说什么也要过去了。”

    杨纪淡然道。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朝廷的科举,倒也不用担心有人认识他。而且,相比起他们,杨纪更加没有多少退路。

    “文科举”登记报名的日子很可能快要截止了,这么紧迫的时间,他比这些更加耽误不起。

    “那就好。”

    脸色苍白的年轻人松了口气,很快回过头来,继续和众人讨论通过“双髻岭”的办法。

    双髻岭共有两条路,众人现在的意见并不一致。

    杨纪只是听了一会儿,就返回了路边,骑上大黑虎,在一旁旁听。片刻他,他渐渐瞧出点眉目,那几个衣衫上带血的人,明显是从双髻岭里被伏击后,逃出来的。

    他们的实力很强,都有武道境的修为。这也能解释他们为什么可以逃脱的问题。在这些人里面,他们说话也颇有威望。

    但是关于选择途径的问题上,众人产生了分歧,有些人认为应该选择另一条没有人伏击的道路前进。但是另外一些却认为,双髻岭地形特殊,两条道路相隔并不是太远,中间就是一座大山。

    即然有人逃出来了,那么明显黑风盗伏击的消息已经泄露。黑风盗不是死人,没有那么笨,明知道消息泄露,不可能还待在那里没有反应。

    说不定这么一会儿功夫,他们已经跑到了另外一边的道路,利用众人盲目的心理,再次伏击。

    不过,尽管有分歧,但是在有一点上,众人倒是出奇的一致。那就是人多力量大,黑风盗并非倾巢出手,在这里伏击的也只是少部分人,只要大家聚集足够的人手,未必就不可以摧毁拦路剪径的黑风盗!

    毕竟,能来参加武科举的,都不是弱者!

    时间慢慢过去,就在等待的时间里,从其他地方抵达,准备参加武科举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里面也有不少的高手,像杨纪这样骑乘野兽也有三四个。

    前期抵达的人,加上后期抵达的人,此时岔道口聚集的人已经达到二十多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