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惊人的真相

    “够了!双髻岭的黑风盗并没有那么多。【】【】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起冲过去。就算是黑风盗换了一条道伏击,也没什么可怕的,一样可以碾压他们!走,现在就出去!”

    为首的白衣青年指着右边没有被黑风盗伏击过的另一条道路,振奋道。

    他此时威望渐升,又是从黑风盗中杀出来的,说出来的话很有份量。等到他指出右边的道路时,众人都纷纷赞同。

    “好!出发!”

    “出发!”

    “大家这么多人,还怕什么黑风盗!”

    ……

    这个时候,即便有异议,想要“报仇”的声音也被压了下去。

    说到底,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目的并不是来剿灭什么黑风盗,而是去参加朝廷的科举。如果能毫发无伤的通过“双髻岭”,没有人能反对。

    毕竟,真要和黑风盗对上了,即便能凭借人数优势杀光他们,恐怕也有不少的损伤。没有人希望死的是自己,这是人之常情。

    杨纪冷眼旁观,既不反对,也不支持。不过,目光惊鸿一瞥,无意中扫过那名“劫后余生”的白衣青年手腕时,心中猛然一震!

    “等一等!”

    杨纪举起一只手臂,突然道。

    他之前缄默不语,这一突然开口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那名白衣青年也一起看了过来。

    “怎么了?”

    白衣青年眉头不悦的皱了皱,策马走上前来。

    “哼!没什么!”

    杨纪驱动跨下黑虎,缓缓走上前来。在猛兽的气息下,除了寥寥几个人外,其他人的坐骑纷纷向后退去。

    “我的意见可能和你有些不一样。我觉得这条路才是最好的!”

    杨纪把手一指,直指着另一个岔道道。

    “你疯了!”

    看清楚杨纪指的方向,白衣青年一脸震惊的神色,其他人也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你是想去送死吗?”

    没有人想到,杨纪选择的居然是那条被黑风盗伏击的岔路。

    “我的意见和你不同。既然有人逃出来了,那么他们肯定已经知道,转移到另外一条道路。黑风盗的头领又是聪明人,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杨纪淡淡道:

    “而且,你差点死在黑风盗手下,难道就不想报仇吗?”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

    杨纪之前一直沉默,众人几乎都已经忽略掉了他。谁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插嘴,而且显得这么强势。

    一句话“你难道不想报仇”显然卡住了白衣青年的死穴,他的脸都黑了。

    “你真是疯了!”

    白衣青年以一种看疯子的眼神看着杨纪:

    “你自己想死,不要把别人也拖进去。你傻当别人也傻吗?那里这么多绿林守着,傻子才会过去。”

    “呵,选择这条路未必危险,选择那条路也未必安全。我言尽于此,信不信由你们。愿意来的就来吧,一切自己选择。”

    杨纪扫了一眼四周,淡然道。

    众人纷纷摇头,明知道前面有危险还冲过去,显然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但是杨纪的话并非全然没有效果,至少就有几名年轻人在思索过后,走到了杨纪身边。

    “你们这些家伙,不要后悔!”

    白衣青年扫了那几人一眼,冷冷道。说着一挥手,带着众人进了岔道。

    “我叫韩宾。”

    在众人鱼贯进入岔道的时候,一名黑色布衣的少年走到了杨纪旁边,他年纪不大,身体削瘦,柔柔弱弱,并不是很强壮,但却给人一种有自己想法的第一印象:

    “能请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如果我愿意,自然会告诉你。”

    杨纪说着目光一转,望向其他几人:

    “你们可想好了。跟我进入这里,可并不定就是对的。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岔道口,除了叫韩宾的少年外,另外还有三个人。其中还有一对年轻男女,看起来像是姐弟一样。

    二十多个人里面,有四个人愿意跟着杨纪,已经是相当不错了。杨纪本来估计有一两个就算不错了。

    “嘿嘿,你也别想多了。我们只是觉得你不傻,不至于明知道危险还送上去。”

    一名同样跨着猛兽,皮肤黝黑的年轻人道。

    杨纪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他恐怕也有武道境的修为,这种人都有自己的判断,肯定也是发现了什么,并不见得就一定是随了自己。

    “驾!”

    杨纪也不多说,一拍跨下黑虎,立即奔入了另一条岔道。身后,四人互相看了看,也跟着进去。

    道路弯弯曲曲,两侧大树林立,山石嶙峋,暗影处处,看起来狰狞崔嵬,就算是藏了一支军队在里面,也不可能提前发现,确实是个绿林设伏的好地方。

    尽管选择了这条道路,但众人还是免不了一阵紧张,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四周,似乎黑风盗随时都会从这些树林后面冲出来一样。只有杨纪相对比较平静,神情淡定。

    时间慢慢过去,越靠近山道深处,众人越是紧张,就连那名脸色黝黑的年轻人也是一样。

    “奇怪!”

    几人之中,名叫韩宾的少年突然忍不住道:

    “这里面被黑风盗杀了好几拨人,他们清理的未免也太干净了吧。居然看不到一点痕迹。”

    一路过来,除了马蹄扬起的粉尘,其他其什么也看不到。连一丁点血痕都看不到,更别说是厮杀的痕迹和尸体了。

    这些东西原本再怎么清理,也不可能没有一丁点痕迹留下的。但是事实确实是什么都没有,道路干净的不可思议。

    “没什么好奇怪。”

    杨纪轻描淡写道:“因为这条路根本就不是黑风盗杀人的道路。那个人也不是从这里逃出来的,另外一条才是!”

    “什么!!”

    此言一出,石破天惊,众人纷纷骇然失色,就连那名脸色黝黑的年轻人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虽然感觉有种不妥,所以才会跟着杨纪一起进入这条道路,但根本没有想过,真正“出事”的道路,居然不是这一条。

    “你什么意思?难道那几个人在说谎?”

    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跨坐白马,神情激动道。她反应很快,立即从杨纪的话里听出了潜台词,顿时脸色都苍白了不少。

    “那几个人难道不是和我们一样去参加武科学的?”

    韩宾也反应过来,惊呼道。

    大家所有的信息,都是从那几个浑身沾血,死里逃生的“学子”嘴里得来的。大家年纪差不多,又都是去参加武科学的,彼此之间根本没有说谎的必要,所以从一开始大家根本就没有人去怀疑他们的身份。

    如果杨纪说的是真的,那么唯一的解释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去参加武科学的。

    “如果不是有把握,你不可能明知道这条路有危险,还选择这里的。你到底是发现了什么?”

    另一名“学子”激动道。

    “这些人手指修长,但是虎口的位置却有厚厚的茧子,这是绿林中人长期练习长刀留下的。”

    杨纪淡淡道: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那几个人根本不是被黑风盗伏击,他们就是黑风盗。而他们身上的血也不是他们的,而是其他进入那条道的人。至于他们身上的伤……那就更简单,是被其他准备参加武科举的人,临死反击砍伤的。”

    有资格去参加“武科举”的,基本没有弱者。就算是黑风盗,要想杀掉他们,也不可能不付出一点代价。

    “咝!”

    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杨纪。虽然知道杨纪可能发现了什么,却没想到他的发现如此“惊人”。

    相比于众人朦朦胧胧的直觉,杨纪的判断显然比众人来得更加的敏锐和可怕。

    “你这个混蛋!你明明的发现了问题,刚刚为什么不说?!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跟着那些黑风盗进去了?”

    在短暂的震惊后,五人中唯一的少女突然怒骂起来,激动的浑身发抖。

    女人都是感性的,她这趟只是追随兄长一起前往平川城的,跟随杨纪并不是她做出了什么选择,而是单纯的顺从自己的兄长,却没有想到,这里面有这么大的危险。

    “小妹,够了!”

    皮肤黝黑的年轻人厉声道:“那些人是自己愿意跟随他们的,怪得了别人吗?”

    话是这么说,但是几个人看向杨纪的目光都纷纷透着质责的味道,就连最开始跟随的“韩宾”也是一样。

    在武科举中大家是竞争者不假,但还没有人能做到“草菅人命”的地步。

    “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已经警告过他们了,是他们自己不听,太过自负了。”

    杨纪扫了几人一眼,对众人质问的目光孰视无睹,相对于他过去八年在宗族里受到冷眼,这种程度的目光太过无足轻重了。

    “……而且,就算我当场说出来,你们以为会有人会相信吗?到时候那些黑风盗反戈一击,你们以为到时候有人会帮我说话吗?”

    杨纪冷冷道。

    他从小在宗族长大,受尽乒,连族中子弟都信不过,又如何去相信这些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更何况,他已经提醒过他们了,已经仁至义尽了。

    但这些人自己选择相信那些人,生还是死,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冤不得别人。

    众人闻言默然不语。

    的确,扪心自问,在刚刚那种情况,就算杨纪说出来,也不见得有多少人相信他。就连他们自己,也并不全是因为相信杨纪才跟着他进来的,又何况是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