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文科举

    “怎么发生的?难道事情泄露被朝廷发现了吗?”

    方不同神情剧变。【】如果被朝廷发现,那就非同小可,恐怕接下来就是一场惊怖的大洗清。朝廷对于邪教从来都是零容忍。

    八年前的围剿,不知死了多少人,如今再来一次,恐怕死的不会差多少。

    “不是!”

    两名天阴教的“使者”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诡异的很,白骨使凭空消失,连尸体都找不到。现在,我们圣教已经派了人去调查这件事。”

    “那就好。”

    “方不同”点了点头,只要不是被朝廷发现,一个“白骨使”于大局倒无关紧要:

    “这件事情我们就不掺和。不过,我们上面那位也有一句话带下来,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合作。一旦计划成功,抓到你们要的人之后,也希望你们信守诺言,把那件事物交出来。”

    “嘿嘿,这个自然。”

    两名天阴教的“使者”笑道:

    “我们教主说了,那件东西虽然关系重大。但我们圣教志不在此,自然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欺瞒。另外,这件事情之后,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后面会由其他级别更高的使者来和你们接触。”

    “嗯。”

    方不同点了点头,并没有多做逗留,很快就离开了客栈。

    …………

    平川城外,林海莽莽,比之杨氏宗族周围的山脉更加的雄壮、高大。

    杨纪从客栈离开之后,直奔山林深处。

    文科举之后就是武科举,两者只相差一个月。很多准备参加考试的学子都会在考试之前,进入平川城外的山林争分夺秒的锻炼,以期在“武科举”中金榜题名。

    “哗啦啦!”

    一阵阵喧赫的轰响声传四方,巨大的瀑流仿佛匹练一般从几十丈高的地方奔腾而下,撞击在下方的水潭里,溅起一片片蒙蒙的水雾。

    “这个地方不错。”

    杨纪站在悬崖上,打量四方暗暗道。

    这个地方距离平川城很远,很偏僻,一般“学子”都不会到这里来。但是相对的,这里也极安静,不会受到其他人打扰,而且因为水潭的缘故,灵气也比其他地方深厚一些。

    “距离武科举还有一个半月左右的时间。以我现在的实力,应该在考试之前,还能再精进一步。”

    杨纪心中暗暗啄磨道。

    武道第一重需要炼到血气充盈,红光满身的地步,才算是达到第一重的巅峰。杨纪现在还是堪堪踏入第一重,距离摔碑裂石、切金断玉还有不少的差距,只有在武科举之前刻苦锻炼,尽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有可能从中胜出。

    轰轰轰!

    杨纪屏气练神,拳意合一,站在悬崖顶端,一拳又一拳劈打出去。他的眼神明亮,两条手臂如同大锤轰击,发出的爆响声和瀑布的轰鸣声融合在一起。

    片刻之后,一股强大的吸力从杨纪体内发出,四周的精气凝如实质,仿佛水雾一样,飘飘荡荡,如影随形,不断的钻进杨纪体内。

    “这次参加武科举,不知道会不会遇到杨文杨武他们两个……”

    恍惚间,杨纪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念头。

    杨氏一族有百年历史,在边陲经营数十年,也有不少的弟子进入了朝廷里面做事。杨文杨武就是其中的杰出子弟。

    杨纪这一次兵出奇招,百里驱驰抵达平川城,大夫人那里应该还没有消息。不过时间久了,大夫人那边肯定有所察觉,说不定就会支使杨文杨武在这里调查。

    大夫人阴谋算尽,想要在杨纪十六岁时将他驱逐出去,让他一无所有。杨纪就要在十六岁时给她一个狠狠巴掌,狠狠的反击。

    在此之前,杨纪不想曝露过多的消息,让她生出警觉。“双髻岭”韩宾询问杨纪的姓名,杨纪隐而不答就是这个原因。

    不过“双髻岭”的事情也给了他启发,让他产生了另外一个念头。

    “我不出名还好,一旦出了名,这种事情肯定瞒不下,迟早都会被杨文杨武他们发现的。必须得早做准备。”

    杨纪心中暗道。想要在武科举中夺魁,出人投地,是免不了吸引众人注意的,除非是不想高中。

    冥冥中,杨纪又想起跟踪绿林悍匪,夜访“百草行”的那次。杨纪接连二次都被人识破,不得不说是个很大的失败。

    虽然赵武和李三公子都不是普通人,但是足以说明杨纪的伪装存在很大问题。

    “一个人的身形是没有办法变化的,但是由内而发的气质却是可以变化的。有道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当’,一些外形上的改变,加上气质上的变化,甚至能达到‘判若两人’的感觉……”

    杨纪心念电转,隐隐明白该怎么做了。

    时间还早,杨纪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准备,暂时倒并不着急,很快沉浸到了修练之中。悬崖畔轰隆的声音中,“太合魔虎拳”引发的虎啸声响彻天地……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杨纪独自一人在山林中修练,无人打扰,实力突飞猛进,每一天都有极大的进步。

    十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噼啪!

    杨纪随意的活动一下手脚,只听一身骨骼噼啪作响,全身的力量又增加了不少。

    这段时间的修练,杨纪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血肉、筋脉变得更加的饱满,骨骼越发的致密、强硬,甚至连血气奔腾的速度都增加了不少,明显比之前的时侯提升了不少。

    “不错,要是按照这个速度。未必不能在武科举之前达到第一重巅峰,血气盈满,摔碑裂石,撕虎裂豹的地步。”

    杨纪心中暗道。

    武道一重巅峰的实力并不见得就能在武科举中的夺魁,但是很多时候,战斗并不完全是取决于双方的力量和境界,还有更多的智慧和技巧!

    “文科举的日子快到了,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该走了!”

    杨纪衣袍一荡,随即快若奔马般,纵跃而出。

    “轰隆!”

    两侧气流急速后退,杨纪过处掀起浩浩狂风,甚至在身后拉出长长的空痕。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杨纪终于达到平川城。

    “嗡!”

    整个平川城人流如梭,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参加文科举的人群。距离文科举还在三天,终于显出这朝廷大事的盛况。

    杨纪穿过城门回到客栈,房间中空荡荡的,“方不同”人不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杨纪也无心多过,立即准备科考的事宜。

    铛!

    三天之后,一阵清脆、宏亮的钟磬声响天彻地,三年一度的文科举终于开始了。

    平川城内的北部,守卫森严,一座占地数百亩,上下三层的殿宇矗立在城池中。殿宇四面八达,面面通透,灰色城墙,灰色的屋瓦,处处显露出一种古朴悠久的文化气息

    整个“庞然大物”俯瞰大地,气势恢宏,正门上,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文殿”。

    平川城虽然远在边陲,朝廷统治某些方面力有未逮,鞭长莫及,但是在举国看重的“科举考试”上却是不遗余力,面面俱到。

    所有洲、郡、县,“文殿”、“武殿”毗邻而建,其形制几乎一模一样,规格也相差不大。

    “八百年的文殿啊!”

    杨纪望着眼前如山峦一般俯卧在地上的“庞然巨物”感概不已。传闻中,大汉皇朝各地的“文殿”、“武殿”都是开国时,仿佛上个纪元“读书成圣”的那个时代遗留下的图纸建造的,距离已有八百年的历史!

    朝廷在这件事情上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和精力。“文殿”、“武殿”虽然历经八百多年的风吹雨打,但依然坚固如初,丝毫没有破损。

    “铛!”

    巨大的钟磬声中,一个文官出现“文殿”的钟楼前,清朗的声音响彻天地:

    “洪元二十三年,第七场文试,行礼!”

    下一刻,文殿外黑压压的人群跪了下去,对着文殿上代表大汉皇朝的巨大金色柱形“华表”跪了下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宏亮的声音响彻天地。

    “童子试”是大汉皇朝最低级的考试,也是所有“学子”礼敬皇室,对朝廷表达尊重和敬畏的开始。

    这在大汉皇朝是必不可少的仪式。

    杨纪只是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跪了下去。在跪下去的那一刻,杨纪冥冥中有种奇怪的感觉,只觉精神力莫名的削弱了一些,仿佛随着唱诵声,涌入到了“文殿”上方的金色“华表”之中。

    “这是……能够吸收精神力吗?”

    杨纪暗暗道。精神力消失的不多,几乎微不足道,对自己没有什么影响。

    杨纪借着这件时间,偷偷的抬起头来,隐隐看到文殿上方的“华表”发出淡淡的光芒,只是持续了片刻,就消失无踪。

    “好了,把木牌拿出来,准备进场!”

    仪式结束,随着护卫甲士的声音,“文科举”的考试开始了。

    杨纪拿出木牌,通过入口的检查后,随着汹涌的人流,进入了文殿之中。木牌上有着编号,所有人的座位,从一开始就安排好了。

    杨纪花了一点时间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那是文殿第三层靠角落的位置!

    “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了!”

    杨纪暗暗道。

    文殿中人群黑压压的,嗡嗡作响。一时间也不知道进来了多少人,以杨纪的目光都看不到尽头。

    “文试”只是“童生试”并不会很难,但是真正中选的名额只有三人而已。

    哪怕杨纪做足了准备,对于自己过去八年的努力也有足够的自信,但是此时身临其境也不禁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心中微微有些紧张。

    “尽人事,听天命,努力而已!”

    杨纪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定下心来,摆出自己的准备好的笔砚。这一刻,杨纪似乎又回到了那八年埋头苦读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