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从容脱身

    “嘿,我的小堂弟,不错啊,八年不见,学会话里带剌了。【】”

    杨文挑了挑剑眉,嘿嘿笑道,眼睛居高临下,带着一种**裸的,不怀好意的挑衅。

    “听说你教训了杨勇一顿,把他吓得屁滚尿流,不错啊,有出息。这种废渣,就应该多踩踩,怎么样,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切磋切磋,我们指点指点你。”

    身躯强壮的像头熊的杨武阴笑着走近了两步,一股浓烈的血气,浓稠的好像水一样,同时从他的皮肤下渗透出来,透出一股异常强大和刚猛的味道。

    “二重巅峰,快要接近武道三重的境界!……”

    杨纪看着杨武皮下透出来的浓烈血光,心中顿时就是一沉。

    当年的杨氏宗族,大公子杨玄览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他在的时候,甚至直接就是一枝独秀,直接碾压了三大宗族的其他所有子弟,连“平川三杰”的评比都取消了。

    而除了大公子杨玄览,再往下,就属杨文、杨武等人最厉害了。两人刚刚接任平川县武吏的时候,不过十多岁,但已经有武道一重的修为。

    这么多年过了,两人的修为居然是一点都没有拉下,从武道一重,达到了武道二重,快三重的境界。

    以“武吏”的评价标准来说,两人甚至都快超出了这个职位所需要的实力范围。

    武道修练绝非易事,杨纪从拳意合一晋升到了“武道境”,是吸收了森林中“陨石坑洞”的残余能量,才达到这个境界的,正常修练一个脚印一个坑,绝没有这么快速的。

    杨文、杨武能在担任“武吏”,出动各种琐碎任务的同时,还能有这种修为,可见用功之勤奋。

    “你想‘切磋’?我会满足你!不过,不是现在。”

    杨纪望着两人,冰冷道。

    杨纪心中清楚,杨文、杨武是典型记打不记劝的性格,即然发现了自己,说什么都不会轻易罢休的。以前的杨纪,是因为实力不足,才只能默默容忍,然而现在,杨纪绝不惧怕。

    虽然杨纪的境界还和两人有差距,但这种差距并不是绝对的。而且自己已经考中文试的魁首,一旦奖励的丹丸发下来,再顺利通过“武科举”,两样奖励下来,到时自己的实力必然还有个增长,未必就收拾不了杨文、杨武。

    不管是为了杨文、杨武过去对自己的欺辱,还是现在,杨纪都注定和他们有一战,但绝不是现在。

    ”咦?”

    一声惊咦,杨文、杨武就好像第一次认识杨纪一样,有些惊奇的看着他。这个回答可是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

    什么时候,这个小堂弟居然也有这种勇气了!

    “有意思,看来大夫人没有说假,你真的是改变了。”

    杨文阴声一笑,突然手掌一扣,抓向杨纪的手腕。他这一下出手极快,又毫无征兆,如果不是有准备,根本逃脱不了。

    “唰!”

    杨纪早就防着两人,杨文刚一动手,杨纪就条件反射一样,猛的一弹,向后暴退开去,灵活的不可思议。

    “嗯?!”

    杨文、杨武脸色一变,都是意外不已。做了几年的“武吏”,和平川城中各种人物交手,他们的身手早就老辣不已,除非同样是武道二重的对手,否则这一扣根本就逃脱不了。

    两人甚至连绿林中的赤眉悍匪都照样抓过。

    然而连杨武都没有想到,杨文这志在必得的一扣,居然失手了!

    “好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两人目光一寒,收起了嬉戏之心,血气一转,就要全力把杨纪擒拿下来。

    杨文、杨武这一出手非同小可,大街上狂风呼风,啪啪作响,体内浓烈的血光流转,甚至连面孔都是殷红的仿佛滴血一般。

    杨纪虽然也有不少的长进,但毕竟年岁的差距摆在那里,杨文、杨武这一全力出手,哪里挡得住。

    眼看杨纪就要被杨文、杨武擒拿下去,一旦得手,以两人“武吏”的身份,直接投进监牢之中,恐怕连“武科举”都没法参加。就在这时——

    “大人!——”

    宏亮的声音,盖过了嘈杂的人群。杨文、杨武眼看就要擒住杨纪,却突然看到杨纪一反常态的站在那里,不闪不避,朝着一个方向九十度躬下身来。

    杨文心中一惊,立即意识到了什么,顺着杨纪躬身的方向回头一看,立即就看到人群中一名青袍的“文官”站在那里,正一脸怔然,好像被这突然的叫声惊住了,正四处打量声音的来源。

    “混蛋!”

    杨文咬牙切齿,伸出去的血色手掌就像碰到了烙铁一样,连忙收了回来。不止如此,还顺势扣住了杨武的手腕,摇了摇头。

    “住手!这小子太狡猾了!”

    杨文恨恨道,悄悄的指了指身后的方向。

    杨武虽然反应慢了一点,但还不笨。一看到人群中的青袍文官,立即自己二人恐怕着了杨纪的道了。

    “武吏”的身份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杨纪就算是向这场的巡逻甲士的求助,也奈何不了他们。

    毕竟“武吏”和巡逻甲士的关系可比杨纪近多了。他们甚至虽然罗列个罪名,就能把杨纪打成混入城的绿林,抓到牢里去。

    不过,文官却不行。

    如今的世界,虽然文道没落,文官更是手无缚鸡之力,但朝廷却给了这些人足够的尊敬,至少在表面上是相当漂亮。

    如果出现的是任何一个“文吏”,他们都可以照样不加理会,拿人带走。便是穿青袍的“文官”……,那还不是他们这个层次动得了的。特别是文科举刚刚结束的特殊时期。

    “小子,算你狠!”

    杨武狠狠的瞪了杨纪一眼,颇一种重拳打到空处的感觉。

    这种一直欺负的小弟,突然翻身坐主,骑到自己头上的感觉,非常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放心,你们不会等的太久的。”

    杨纪冷冷一笑,和两人擦身而过,直接大步向前不远处的文试主考官的走了过去。

    文科举总共有三名主考官,这人正是其中之一。杨纪曾在“文殿”前见过他们,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你是?”

    青袍文官也是一脸讶然,他并不是孟珣,也并不认得杨纪。不过,见杨纪一脸熟悉的自己的样子,不由努力思索,有没有可能是自己忘了。

    “老师,学生杨纪……”

    杨纪恭声道,话还没说完,就见青袍文官的一脸恍然。

    “哈哈哈,原来是你!”

    青袍文官一脸释然,笑颜逐开。

    刚刚过去的文试,再没有比杨纪这个名字更让人印象深刻的了。他本来是收到孟珣的声音让他过去,同想到就在路上碰到了杨纪……

    “该死,走吧!”

    杨文一直盯着杨纪,看到他和那名文试主考官一脸熟人的样子,就知道这次恐怕是奈何不了他了。

    “臭小子,以后有收拾你的时候。”

    杨文杨武两人转身离去,心中却有种生吞了一只苍蝇的感觉。

    ——好久没有回去,什么时候他们开始堕落到连宗族里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东西”都收拾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