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韩宾的消息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在武道中境界毫无问占有巨大的优势,但比武较竞绝对简单的比拼境界高低,智慧和技巧占有极大的作风。

    对于杨纪来说,现在毫无疑问是个难得的了解自己竞争对手的机会。

    “狸猫武技,身法灵活,运用四肢和脚尖的力量,讲究筋脉的协调,虽然速度不及白蛇武技,但身法滑溜,方向灵活多比,还要强过我的白蛇伏草……”

    杨纪脑海中闪过一道电光。

    “武科举”最后的获胜者无疑是从武道境的考生中产生,不过杨纪关注的绝非仅仅只是武道境的对手。任何级别的比赛,只要有过人之处,杨纪都会特别的留意。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即便是再差的考生,也往往有一二点过人之处。杨纪取长补短,以此弥补自己的缺陷。

    二十多个比赛单元,成千上万的武道学子,每一刻都有大量的比赛正在进行。即便杨纪记忆惊人,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全部记住。

    因此,杨纪特别提前准备了一个本子,在上面记满了密密麻麻的东西。

    “这就是一场盛宴……”

    杨纪每一个细胞都在舒展着,他非常享受这次武道的盛宴。当每个人都在为别人的比赛欢呼的时候,杨纪就像一块海绵一样,吸收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嗡!”

    杨纪脑海中嗡鸣一声,眼前突然模糊了一下,一种极度的疲惫感从身体中涌起。这种不停的观察、记录比赛,同时运算武技,分析对方的破绽、弱点是非常消耗精力和体力的,就算是“武者”也不可坚持太久。

    不过很快,一缕清凉的能量从眉心涌下,涌遍全身。杨纪原本消耗的精神力,顿时再次变得饱满,然后精神抖擞的记录自己看到的东西……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接近晚上子时了。“武殿”的人越来越少,许多结束比赛的考生纷纷离开,返回了住处。

    当最后一场比赛结束,武殿中终于发出了“铛”的声音。

    “结束了!……”

    杨纪吁了口气抬起头来,只见擂台上主持比赛的军队士官,带着四名精锐甲士迅速转身,离开了赛场。

    “竞争真是激烈,今天至少有三千多名的考生被淘汰,需要打道回府。”

    杨纪心中暗暗道。

    武科举就是这么的残酷,人数虽然少了,但接下来的比赛只会更加的激烈,因为淘汰的都是弱者,留下的实力只会更强。

    杨纪默默站立了片刻,然后混夹在人群之中,从“武殿”走了出去。

    外面已经很晚了,走在路上一片漆黑。

    杨纪返回到了下榻的房间,并没有立即入睡,看着本子上记录的东西,默默回忆了一遍晚上的比赛,然后才开始入睡……

    第二天,无数的考生再次涌入了巨大的“武殿”之中。

    “轰!”

    随着一声巨响,杨纪施展《云手》以无可争议的实力,将一名对手震出了擂台。台下人群传来一阵惊呼。

    昨天的比赛之后,杨纪一招击溃孙藩,为他赢得了大量的注意。现在杨纪比赛的时候,擂台明显聚集了一群特别来看他比赛的人。

    “好厉害!”

    “又是一招!”

    “不知道他和沈铜到底谁更强!”

    “真期待他们之间打上一场。10单元的武试魁首,肯定在他和沈铜之间。就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遇上。”

    ……

    周围的人群议论纷纷。杨纪和沈铜的风格太独特,几乎都是一两招解决对手。相比于其他打生打死,战斗个一柱香,两柱香,甚至更久时间的考生,这两个人实在是太显眼了。

    杨纪听到台下的议论只是淡然一笑,并没有理会。按照比赛的规则,毫无疑问,只有实力最强的人才能获得参加下一轮武试的资格,但人数却并非只有一人。

    他和沈铜并不见得非得决出个高下不可!

    “轰!”

    在杨纪之后,沈铜大手一锤击出,同样干净利索的将对手轰飞擂台,引得一片叫好声。

    10场馆进行到第二天,人数已经从第一天的300多人,降临到100多人。呼吸境九重以下的全部被淘汰,剩下的就是那些呼吸十段和二十几个武道境的考生!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定,10场馆的胜出者就是在那二十几个武道境的考生和杨纪、沈铜之间出线。

    “1244号,3877号上场!……”黑脸大汉的声音在擂台上响起。

    比赛已经结束,杨纪闭目站在人群中,脑海中依旧浮现和沈铜和刚刚那名考生的比赛,一次又一次,不停的浮现。

    沈铜的动作在杨纪的脑海中放慢了不少,但是每一次都是威力磅礴,一记直拳直接把对方炮弹般轰下擂台。

    比赛两天,沈铜出招的次数不是很多,能让杨纪观察的也就那么一点点。不过杨纪还是从中发现了很多东西。

    “他的力量并不见得比我强,但是配合那种锤法,力量能硬生生的拔高几重。只怕我也不见得挡得住他。不过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机会,这门锤法他明显还没有练到极限,只要招式不是浑然天成,就一定会出现破绽。”

    杨纪心中暗道。

    沈铜的显露出的锤法招式还是太少了,不过这难不倒杨纪。任何东西都是有蛛丝蚂迹可寻的,杨纪闭目不语,脑海中不停的回放着沈铜的那两招,然后不停的运算、推演……

    片刻后,杨纪睁开眼来,出了一身汗。

    “去其他场馆看看。”

    杨纪说着转身离开。

    “嗖!”

    血色的刀光一闪,一名实力不俗的武道境的学子连躲闪都来不及,就被一柄雪亮的长刀抵在了脖子,顿时脸色煞白,一动都不停动。

    “5641号陆道获胜!”

    ……

    台下,杨纪刷刷几笔立即在本子上记了下来。比赛进行到第二曰,二十多个场馆每个里面都有极厉害的对手,甚至连武道二重的高手都有。

    人数实在太多了,尽管杨纪一个人完全兼顾不过来。本子上记录下的东西,只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中午比赛结束,杨纪从“武殿”里面出来的时候,脑海还在想着这件事。

    “杨兄,杨纪杨兄,在这里!……”

    走到街边的时候,突然一阵熟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只见青色的石板街旁,一幢三层的巨大酒楼屹立在路边,装修的雕栏画栋,气派非凡。

    酒楼上人群熙熙攘攘,都坐满了吃饭的人群。而二楼靠栏杆的地方,一张熟悉的脸孔正兴奋的冲着自己招手。

    “韩宾!”

    杨纪有些意外的看着楼上,不过并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去。

    韩宾在栏杆上早早就看到了杨纪,一见杨纪要走,顿时急了,在栏杆上一撑,从三丈多高的地方直接跳了下来。

    “杨兄,杨兄,别走啊!”

    韩宾匆匆忙忙的追了上来。

    “有什么事吗?”

    杨纪皱了皱眉,没有停下脚步。

    “嘿嘿,杨兄,难得遇到,一起吃顿饭吧。”

    韩宾涎着脸道。

    “不必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杨纪摆了摆手,他还要回去整理下资料,准备下午比赛的事。他越是了解,就越是感觉到这次“武科举”压力重重,想要获胜绝非易事。

    “等一等!——”

    韩宾一看杨纪就走,顿时大为着急。

    他可不是偶然碰上杨纪,这里离“武殿”不远,大部分人离开的时候,几乎都要经过这座酒楼。

    杨纪的姓格总是绝人于千里之外,要想逮到他,并不是很容易。

    “这一届的武科举的竞争激烈,现在可是公认超过以往任何一届,想要脱颖而出极为艰难,而武者的数量也超过了以往,出现了许多强大的竞争者,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们的消息吗?”

    韩宾急中生智道。

    “公认的?超过以往任何一届,你从哪里听到的?”

    杨纪并没有回答,而是诧异的问道。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

    韩宾一看杨纪的反应,就知道自己话起了效果,笑道:

    “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大家公认的。‘武科举’是难,几千人里面才取七个人,但也没有难到今年这种地步。别的就不说了,二十多个场馆单单是武道二重级别的人就有不少。”

    “以往的时候,虽然也有,但哪里有那么多。现在连军队的校尉、都尉们都在谈论这样事。而且,有小道消息说,今年还有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参加。”

    韩宾道。

    “大人物?什么大人物?”

    杨纪眉头一挑,意外的看着韩宾。他和韩宾几乎是同时进城的,而且看韩宾的修为,应该还没有他高,短短时间内,他是怎么知道这么多消息的。

    “什么大人物我也不知道。不过私底下,只在少部分里面流传。”

    韩宾笑了笑,似乎知道杨纪在想什么:

    “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知道这么多消息?这倒不是我神通广大,有什么秘密手段。所有的消息都来自于这里。”

    韩宾指了指身后的酒楼,上面一块巨大的牌匾用金字写着“地龙酒楼”!

    “这里平川城最高最大最有名的酒楼,每一届的武科举,大部分的人几乎都会到这里来用餐。我来的时候,就有人提点过多,如果想要打听消息,就要多来这个地方逛逛。——杨兄,你好像不知道啊。”

    韩宾道。

    杨纪摇了摇头,这才是他第一次到平川城,哪里会知道。而且这种细枝末节的人,如果不是参加过武科举的人,哪里会知道。

    在杨氏宗族中,根本就不会有提点他。

    杨纪微一思忖,随即不再拒绝,跟随着韩宾登上了酒楼。

    ;

    ★百度搜索雲来阁,万本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