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一山不容二虎

    “对了,如果你想争夺最后的七个武童生名额,有一个穿白衣服的人你一定要注意。这个人来得快去的也快,在擂台上也从不说话。凡是他的对手,从开始到结束,就有能够超过一个呼吸时间的。”

    韩宾夹了一筷子桌上的鱼片,吞下去,然后接着道:

    “而且,他用的一直都是简简单单相同的一招,到现在为止,还没人能逼出他的第二招来。我的本子上记录了一些厉害的高手,其中就有人去看过他们的比赛,结果看到他出手,转身就走。现在都传说,他在比赛中发挥的实力根本不超过两成,而能逼出他全力的,现在都还没有出现过。”

    “他叫什么名字?”

    杨纪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从本子上抬起头来。

    “白圣明。”

    韩宾道:“不过这个名字从来没有人听说,现在都在怀疑他是不是深山中一些隐居,少有人知道的高手。”

    边陲地带,苍荒原始,又距离皇城很远。因此有不少朝廷的罪犯,勋贵中的弃徒,宗派中失意的弟子,以及各种这样那样原因的人,各自逃离原来的住处,跑到了边陲地带的深山之中,改名换姓,重新生活。

    几十年下来,这些来历不明,僻世隐居的人在边陲地带繁衍生息,传下了子孙、徒弟。

    韩宾就是怀疑这个叫白圣明的,是这种身份。虽然祖上身份不明,便朝廷还是承认他们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的。

    杨纪把韩宾的本子翻到那一页,果然找到了“白圣明”的资料。关于这个“白圣明”一切都是神秘,甚至他使出的拳法,完全就是直来直去,类似“黑虎掏心”一样。

    然而就是这么简单的招式,居然没有人挡得了。

    韩宾的记录虽然大部分都语焉不详,不过还是有一些有用的信息:

    “白圣明,年龄未知,出身未知,实力超强,特点,速度快,反应快,悟性高,少有人敌。”

    杨纪继续往后翻了翻,很快找到沈铜的资料。关于“沈铜”的资料,韩宾集思广益,比杨纪独自一个人搜罗的消息就要多得多了:

    “沈铜,巨贾沈万之子,实力武道一重巅峰,使用武技‘万千乱锤法’……”

    “原来他使的那门武技叫做万千乱锤法。仔细想想,还真是名符其实。”

    杨纪心中暗道,继续往下看到,翻到最后一页,眼皮突然。

    “韩宾,你的名册上怎么会有我的名字?”

    杨纪突然扭过头来,看着一门心思吃菜的韩宾道。

    韩宾记录的本子上,最后一页赫然记着杨纪的名字。上面的信息并不是很多,只有一句评价“机敏过人……”

    “嘿嘿,你还不知道。在10号场馆,你和沈铜已经是呼声很高的风云人物。只可惜,你的消息太少,除了一个名字,其他什么都没有。至于最后那个评价——是我自作主张为你加上去的。”

    韩宾嘿嘿笑道,颇有些得意的味道。

    杨纪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他心知肚明,他不只是他第一次参加武科举,更是他第一次到平川城,根本不可能有人认得他的来历。

    韩宾跟随过自己一段时间,一起经历过“双髻岭”的事情,也只有他才会特别注意到自己。

    杨纪没有多说,一直翻看着本子上的内容。

    “王玄、沈铜、左光斗,卢有道,石青,白圣明……”

    杨纪脑海中掠过一连窜的本子的名字,心中若有所思。“武科举”人数太多,韩宾记载的也毫无疑问仅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但是在地龙酒楼这种地方,能让许多人关注,讨论他们。本身也证明了这些人强大实力。自己要想在“武科举”中金榜题名,恐怕还得迈过他们这一门。

    “第一轮的武试还没有结束,应该还有足够的时间,亲自观看他们的比赛。”

    杨纪心中暗道。

    噔噔噔!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突然从楼梯口传来,刹那那,就所有人的感知中好像出现了一团火焰云雾。

    “嗡!”

    地龙酒楼中,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嗡鸣,杨纪开始还没在意,突然发现对面的许多考生都纷纷站了起来,往后退了退,神色颇为忌惮,好像来了个什么大人物一样。

    “嗯?”

    杨纪心中一动,下意识的顺着众人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楼梯口的小二后面,在几名武道境的护卫拥簇下,一名全身白衣,飘逸出尘的年轻男子缓缓走上来。

    “李晨!”

    杨纪眉头微微一跳,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不过转念一想,地龙酒楼本来就是平川城名气最大的酒楼,李晨会到这里也并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

    “这次的武科举,想不到他也参加了。”

    杨纪电光一闪,心中暗暗道。

    李氏宗族的三公子李晨号称“平川三杰”,实力之强无庸置疑。然而最令杨纪印象深刻的,还是几个月前,在百草行内,李晨一个人从容击退数名持刀的绿林悍匪,甚至还击杀了实力最强的一名绿林匪首。

    杨纪那个时候还只是呼吸十段的修为,看到李晨出手也只是觉得他很厉害。如今自己也达到了武道境,再次回想当日的情形,不由暗暗心惊。

    “平常人能匹敌一个武道境的绿林悍匪就不错了,而这个李晨却是一个敌四,还杀死了一个武道二重的,这种实力太可怕了。武科举有他参加,七个名额立即就少了一个名额。”

    杨纪心中暗道,不易觉察的皱起了眉头。

    李晨位列“平川三杰”,本来不应该来参加“武童生”的考试,但仔细想想,李晨位列平川三杰也仅仅是最近一段时间的事。

    “武科举”三年一次,三年前的李晨恐怕还没有这么**!

    “谢谢。”

    杨纪盖起了本子,递还给了韩宾。李氏宗族和杨氏宗族一向关系不睦,杨纪和李晨虽然之前见过一面,也绝对算不上和睦,这时自然也不欲和他过多交集,只是拿起筷子,默默吃饭。

    砰砰砰!

    铿锵的脚步声在楼梯口响起,然后从杨纪饭桌前不远的地方经过,向远处走去。就在杨纪以为李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异变突起,铿锵的脚步声突然转了弯,在停顿片刻后,向着杨纪的饭桌走了过来。

    “杨纪?我们又见面了。”

    李晨停在了杨纪和韩宾的桌前,一脸微笑道。在两名护卫的拥簇下,显出一股浊世贵公子的气度。

    气氛有些微妙,地龙酒楼二重的考生很快被吸引,纷纷望了过来。

    “李公子!”

    韩宾大吃一惊,他本来没有认出李晨,毕竟,李晨出现在平川城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不过,周围嘈杂的议论声,却将李晨的身份清楚的昭示出来。

    韩宾也没有料到,衣着朴素的杨纪居然会和李晨认识,立即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李晨压迫的气息非常强大,对于只有呼吸境修为的韩宾来说,甚至连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

    “三公子有什么见教吗?”

    杨纪皱了皱眉,淡淡道。他虽然不惹事,但却也不怕事!

    李晨笑了笑,不以为意。坦白说,他本来不会注意到杨纪,但是上次的回面,杨纪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上次见面的时候,杨纪才是呼吸十段的修为。然而才短短几个月,李晨却发现杨纪已经达到了武道境。如此进境,李晨就是想不注意到他都很难。

    李氏宗族和杨氏宗族向来关系是很好,如果换了其他的杨氏子弟,李晨理都不会理一下。但是杨纪的身份有些特殊,李晨接触过他的资料,对此再清楚不过了。

    “很快的进境,令人印象深刻。”

    李晨站在餐桌边缘,居高临下,似笑非笑的看着杨纪:

    “上次我和你说的话,考虑的怎么样了?杨氏宗族容不下你,你这样的资质,为什么不来投靠我呢?相信我,这绝对比你留在杨氏宗族内好得多,而且对于下面的人,我也从来不亏待他们。”

    “多谢了。我对于给人当工具,毫无兴趣!”

    杨纪淡淡道,声音里却是毫无回旋的余地。

    杨纪心知肚明,李氏宗族根本不缺一两个“武者”,李晨之所以对自己另眼相看,绝不是看出自己多么的有才华,对自己有多么的惺惺相惜,而是看中了自己“杨氏子弟”的身份。

    如果自己投靠李氏宗族,毫无疑问,对于杨氏宗族是个打击。

    杨纪虽然对于杨氏宗族没有好感,但是对于被人利用同样毫无兴趣。

    “我不习惯被人拒绝。”

    李晨淡淡道,目光寒冷了许多。

    没有人喜欢被人拒绝,更何况还是两次!

    杨纪冷笑,李晨虽然看起来谦恭有礼,胸襟广阔,但大宗族嫡系血脉那种骨子里的骄傲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

    李晨如果好好说,杨纪或许还能和他聊一聊。但是这种一张嘴就是“收小弟”的架势,杨纪真心没什么好感。

    杨氏宗族中,大夫人那么大的势力他都不怕,又怎么可能会怕了李晨的威胁。

    “什么东西都有第一次,慢慢习惯就好了。”

    杨纪平静道

    地龙酒楼突然安静了几分,就算反应再迟钝的人,也感觉到了两人间的异样。

    ★百度搜索雲来阁,万本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