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武无第二!

    “3289号,1233号上台!……”

    杨纪结束比赛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随着比赛进行,很快就轮到了沈铜的上场。依旧是那身妆扮,白白胖胖的,看起来憨态可掬,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敢小觑他了。

    当他眯起小眼睛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感觉到心中发寒。

    “巨贾富商之中,居然能出现这种武道天才,真是异数!”

    杨纪望着台上,心中暗道。巨富之家的子弟一般都对于纸醉金迷的生活更加感兴趣一些,而不是武道。

    这个沈铜是韩宾本子上记录的“武童生”有力竞争者,虽然外表看起来有些可笑,但他却是不折不扣的武道天才。

    沈铜一开始就发起了进攻,肥胖的身体使得他整个人都像一把滚动的巨锤一样,他猛烈的冲出,整座擂台都在他沉重的脚步下颤动,发出嗡嗡的声音,气势极为骇人。

    轰!

    最后一下,气势惊天动地,和沈铜切磋的武者惨叫一声,如遭雷殛,轰隆一声飞出了擂台。

    “3289号沈铜获胜!”

    ……

    “嗡!”

    台下,人群一片轰然,沈铜最后一记给人印象太深了,简直是一头怒象,摧枯拉朽,无人可挡。

    “哈哈哈……”

    沈铜并没有立即离开,在擂台上放声大笑,宏亮的声音在四周回荡:

    “早就说了,让你们放弃,你们非得自讨苦吃!”

    众人怒目而视,但却敢怒不敢言。沈铜或者嚣张,但是他的实力却是无庸置疑的。

    到了这个级别,双方境界几乎相同,战斗一场,游斗上半个时辰都是正常的。沈铜能这么解决对手,本身就说明了自身的实力。

    目光得意洋洋的扫过人群,在发现人群中的杨纪时,沈铜目光一顿停了下来。

    “哼!”

    一声冷笑,沈铜远远的伸出一根手指,朝着杨纪竖起,然后又倒转过来。

    哗!

    人群顺着沈铜的目光,一下发现了站在后方的杨纪,顿时一片哗然。在10号单元的比赛中,杨纪和沈铜无疑是风头最盛的。

    这两人上场从来都是速战速决,谁也没有想到,沈铜居然在快要下去的时候,向杨纪公然发出这样的挑战!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两人之间本来并没有直接的冲突,完全可以相安无事。不过沈铜显然不太高兴同一个地方,有另外一个人像自己那么出风头。

    “嘿,有意思!”

    杨纪初时一怔,继而失笑。他倒不介意和沈铜打上一场,只不过,那也得有遇上的机会再说。

    杨纪淡然一笑,摇了摇头,然后转过离去。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是说沈铜不是他的对手吗?”

    “我看是直接无视吧!”

    “哈哈哈,沈铜这回碰到硬茬了。”

    “有意思,有打意思,打起来吧,打起来吧!”

    ……

    人群开始一片寂静,接着一片轰然。一名名考生纷纷起哄,兴奋的好像打了鸡血一样,似乎恨不得杨纪和沈铜尽快打起来。

    武科举的比赛也有四天了,实力强劲的考生也纷纷脱颖而出。但除了正好对手外,其他并无交集。像沈铜和杨纪这样的还是第一次。

    沈铜站在台上,望着杨纪离去的背影,脸色阴沉下来。他在比赛的时候,台下几乎每次都能看到杨纪的身影,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显然是来打探他的实力的。

    沈铜的举动虽然看似挑衅,其实也是对杨纪的回应。不过,杨纪的应对显然出乎他的预料地。

    “哼!”

    一声冷哼,沈铜也振袖而去。

    杨纪和沈铜,包括台下的人群在内,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名主持比赛,一直沉默寡言的“黑脸大汉”,目光扫了一眼两人,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奇异的色彩。

    “有意思……”

    一个念头从黑脸大汉脑海中一闪而逝。

    “武科举”的比赛对象和顺序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但仅限于第一天。因为没有人知道,第二天之后的比赛有哪些人能存留下来,所有一切都是临时制定的。

    只要不违反朝廷的规矩,特别将两个考生安排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

    到了第五天,10号单元之中,仅仅只剩下六个考生。这六个考生里,每一个都是实战经验丰富,不是寻常只会依样画葫芦的人。

    “3289号沈铜,1201号杨纪上场!……”

    10号单元里人山人海,越到后面,比赛的层次越高,围观学习的考生也就越多。杨纪和沈铜站在人群中,突然听到台上响起自己的名字,都是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搞错吧!”

    不管是杨纪还是沈铜,都是一脸的意外,而脸上的表情也将这种情绪清楚的表达了出来。

    “轰!”

    人群在短暂的寂静之后,突然暴发出一阵山崩海啸的欢呼,就好像节日庆典一样。

    “太剌激了。他们居然真的遇上了!”

    “你们说说谁会赢!”

    “我赌沈铜!这家伙不知道请了多少厉害的师傅,一身武技简直**。而且他的力量太大了,我怀疑擂台都承受不了他爆发的力量。”

    “杨纪吧。我感觉他也不错。沈铜想要战胜他,恐怕并不容易!”

    ……

    人群议论纷纷,兴奋的满脸通红,简直比要上场的杨纪和沈铜还要兴趣。那呼啸的声音,甚至将周围的场馆的人也吸引了过来。

    “嘿,来得正好!”

    沈铜开始还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武科举只有七个名额,他们就算是在这里不会碰到,到了最后还是得较量一场。

    对于沈铜来说,迟还是早,根本没有区别。

    相比于沈铜的得偿所愿,杨纪的反应就平静的多。他站在人群中,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奇怪……”

    杨纪喃喃自语。这件事情他总是感觉有些不对,他和沈铜昨天才发生过冲突,今天就被排到了一起,而且还不是最后一天争夺出线权的地方。

    杨纪看了一眼擂台上面无表情的“黑脸大汉”,这该不会是朝廷刻意的吧?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杨纪想了想,又不由失笑,他和沈铜根本没有什么特别的,朝廷又怎么可能为了他和沈铜专门安排一场比赛。

    “咝!”

    这回杨纪没有保持低调,他深吸了一口气,一个起纵,唰的一下腾空而起,直接从数丈外的地方,飞到了擂台上,动作轻快、灵活,准确无误,显示了高超的身手。

    “嗡!”

    人群一阵躁动,不少10号单元中的考生更是露出吃惊的神色,他们跟随杨纪的比赛很多场了,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反常态,显露身法上的造诣。

    “嘿嘿,好身手!可惜,武科举比的不是这个!”

    沈铜待杨纪刚一落地,立即上前一步,嘿嘿冷笑,显得咄咄逼人。

    “不是比这个,难道还是比身材不成?”

    杨纪淡然自若道。

    台下一片哄笑,杨纪的话显然是在讽剌沈铜,听沈铜立即变了脸色,狠狠的瞪了杨纪一眼,咬紧了牙。

    他生来富贵,天资也不差,只是这身材怎么也改变不了,试过许多方法,统统没有效。他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最恨别人讽剌。

    沈铜正要发怒,突然一想,笑了起来。

    “嘿嘿,你牙尖嘴利,我不如你,你尽管嘴巴上逞能。一会儿,我只希望你能多接我几锤,因为到现在为上,还没有人能接住我四锤的!对了——”

    沈铜说着,瞥了一眼杨纪身上的衣服,突然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扔在地上,一脸鄙夷:

    “看你连一身好衣服都买不起,这个是赏给你买衣服的。”

    哄!

    人群中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沈铜的话分明是在讽剌杨纪的衣服太简陋,上不了台面。以他的巨富之家的身份,这话倒也不算过份。

    “不必了,我想要的衣服,怕你买不起!”

    杨纪淡淡道。

    他的声音不高,但这翻话落在众人耳中,人群突然安静了几分。看向杨纪的目光,也多了几分尊重。

    众人都明白,杨纪说的肯定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衣服”,以沈铜巨贾之子的身份,还没有什么衣服是他买不起的。

    众所周知,唯一金钱买不到的衣服只有一样,那就是“武童生”的功名服。

    所以武科举中金榜题名的“武童生”,都会获得一件朝廷赏赐的青衣,代表着朝廷赏赐的功名。

    这是唯一一样金钱无法到手的!

    众人明白,沈铜当然也明白,顿时脸都黑了。他连连在杨纪面前吃瘪,心中恼火无比。

    “话不投机半句多,我和他这么废话干吗?万千乱锤法是我花了大价钱才练成的,本身和我相契合,在这个阶段,少有人能比得过。我就不信,他还能是我的对手。现在先让他得意一会儿,待会儿,多一句话,砸断他一根骨头。”

    沈铜这么想着,心中反而消气了,索性微闭着眼睛,也不去和杨纪争执。

    “开始!”

    黑脸大汉手臂一挥,沈铜骤的睁开眼晴。

    “吼!——”

    一声暴喝,沈铜喉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喝,同时全身潮水般的涌出一股危险的气息。他整个人就好像一把沉重、坚固的巨锤一样,唰的一步跨出数丈,朝杨纪攻了过去。

    “嗡!”

    擂台颤动,沈铜这一击,倾尽全力,那股无俦的气势,令擂台下旁观的考生纷纷骇然。

    沈铜虽然招仇恨,但是实力却是铁打铁,毫无花巧。

    “好恐怖的气势,沈铜被激怒了,这个杨纪危险了!”

    众人心中掠过一道念头,不由替杨纪暗暗捏了一把汗。《万千乱锤法》是不折不扣的武道境中品衍生武技,杨纪虽然在言语上打压了沈铜,却也激起了他的怒火。

    这一击的力量,除了武道二重的强者,根本没有抵挡得了!

    轰!

    一声惊天动的巨响,没有人可以形容那一刹的速度,随即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掌出现在了沈铜面前,如同一道不可愈越的壁垒一样,牢牢的挡住了那只巨锤!……

    ★百度搜索雲来阁,万本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