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断背小和尚(八更)

    第18章 断背小和尚(八更)

    傍晚六点五十分,秦朗已经火速赶到了生物标本实验室。

    “秦朗,你来了——呀!”

    陶若香本来站在人字梯上整理标本,听见秦朗的脚步声,转身给他打招呼,却没想到转身的刹那,脚底下的人字梯忽地一滑,使得她和梯子一同向侧面倾倒,吓得她惊呼起来。

    “好机会!”

    刚走进实验室的秦朗见到这一幕,心头大喜,今天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这种只会在电影中出现的狗血情景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分明就是老天爷赏给自己一个英雄救美的绝佳机会啊!~

    没有丝毫犹豫,秦朗飞速蹿了出去,敏捷得如同一头豹子,在陶若香落地前的瞬间,先一步躺在了地上,让陶若香稳稳地落在了他身上。

    原本秦朗的动作可以更快,甚至可以狗血地将她拦腰借住,但秦朗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不想表现太过,吓着了陶若香,而且躺在地上给陶若香当弹簧床绝对是一件美差,尽管隔着衣服,这种全方位的触感仍然让秦朗觉得**无比,一时间连骨头都软了,恨不得就这样躺着,永远都不起身。

    陶若香的控制力却是极好,完全不给秦朗产生暧昧的时间,立即起身,歉然道:“不好意思!刚才梯子没有砸着你吧?”

    “小意思,没问题。”秦朗一脸关切之色,“陶姨,你没有摔着吧?”

    “还好,幸亏你动作快,谢谢。”陶若香道谢之后,立即将话题引向正途,“学校为了充实生物标本实验室,新进了一批昆虫、蝴蝶标本,我知道你这方面知识很丰富,所以请你过来帮忙整理分类、上架陈列。”

    “什么充实实验室,说得好听,不过就是应付上级检查、做做样子嘛。”秦朗笑着说,“想不到我们的陶老师也有虚伪的时候呢。”

    “不管怎么说,对学生来说总是好事情。”

    “对别人好不好我不知道,反正对我来说,肯定是好事情!”秦朗一本正经地说,“要是没有这些标本,我哪儿有机会为陶姨效力呢。”

    “少贫嘴!赶紧给我做事!这里可有几百件标本呢。”陶若香将一盒标本递给了秦朗,“注意每一件标本的标签,千万别弄错了,免得以后别人看见了,说陶老师我学艺不精。”

    “放心,错不了!”

    秦朗其它功课一塌糊涂,但这生物课知识比课代表都还强几分,各种标本到了他的手中,就算是不看注释说明,他也不会弄错的,而那些标签脱落的标本,秦朗也能正确地将标签重新找回来贴好,陶若香看着秦朗有条不紊地将各种标本分类放好,不禁微微点头,心说当真是术业有专攻,这小子的生物知识还真是不赖。

    秦朗不仅生物知识过硬,而且动作也挺麻利,很快一件一件地标本就整齐地出现在陈列架上了。

    “陶老师,这件蝴蝶标本名字标注错误了。” 这时候,秦朗将一件精美的蝴蝶标本冲着陶若香扬了扬。

    “你下来说,小心点。”陶若香让秦朗下了梯子再说,免得重蹈她刚才的覆辙

    秦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借摔倒来扑倒陶老师,灵活地从梯子上滑下,然后将标本递到陶若香面前:“陶老师,标签上说这一只蝴蝶名叫‘达摩凤蝶’,其实应该叫‘玉斑凤蝶’才对!”

    “你这么肯定?”陶若香有些怀疑地说,“全世界的蝴蝶种类一共约有一万四千多种,而且你说的这两种蝴蝶,应该都属于凤蝶科,你怎么可以肯定它是玉斑凤蝶,而不是达摩凤蝶呢?你别告诉我,只是因为这只蝴蝶上面没有达摩像啊!”

    秦朗没想到陶若香忽然幽默了一句,忍不住笑了笑:“呵……达摩凤蝶跟达摩和尚其实一根毛的关系都没有。倒是这玉斑凤蝶,跟和尚还有些关系呢——”

    说到这里,秦朗故意停顿了一下,卖了一个关子。

    陶若香果然来了兴趣,忍不住问道:“有什么关系?你可别跟老师胡侃啊。”

    “达摩凤蝶斑点更多、色彩更绚丽;而这玉斑凤蝶,斑点较少,色彩相对也较少,但最明显的区别在于玉斑凤蝶的下翅有两块白斑,像是背靠背打坐的和尚,而且酷似曰本小和尚一休,所以别名也叫‘一休蝶’。你瞧瞧,这两块白斑像不像两个小和尚在玩断背山?”

    陶若香仔细看了看,微笑着点头赞成:“还真是有点像小和尚呢。秦朗,我真是服了你,居然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区分蝴蝶种——不过,你这思想就有些龌龊了,说人家小和尚玩断背山真是缺德。”

    “这个很正常嘛,既然梁祝这一对痴男怨女可以成双化蝶,人家断背山小和尚当然也能化蝶了,不能对同性恋产生歧视嘛,虽然成不了双,但是好歹也可以背靠背不是。”

    “你这家伙呐——还有什么有趣的小故事,说来听听。”

    “……”

    一边做事一边闲聊的过程中,秦朗感觉自己和陶若香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这让秦朗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机会的,看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进行着。

    标本一件一件地摆到陈列架上,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也在一点一点减少。

    “最后一盒标本了,你来搞定,我这会儿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没问题吧?”陶若香接了一个电话后,就准备离开。

    “没问题。”秦朗从陶若香手中接过了最后一盒昆虫标本。

    “出去之后,记得把门带上哦。”陶若香提醒了秦朗一句,这才转身离开。

    没有了陶若香在一旁分心,秦朗很快就将这些标本放好了。

    不过,秦朗没有急于离开,他打算再等等,万一陶若香提早回来的话,他之不能还能“赖”上一顿夜宵,正如秦朗之前所说,不求回报不是他的风格。

    秦朗在标本实验室中转悠了一圈,一件毫不起眼的标本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件标本似乎刚完成不久,透明盒子里面,赫然是已经被风干的“色蚊”!

    秦朗的观察力很敏锐,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只蚊子就是被他毒翻的那只色蚊,想不到竟然落入陶若香的手中,而且还变成了标本。

    “难道陶若香已经察觉到什么?”忽然秦朗心头一阵惴惴不安。

    秦朗并不害怕自己的秘密被陶若香知道,但是他害怕陶若香因为好奇而受伤甚至殒命,因为老毒物行事一向狠辣果决,如果让老毒物察觉到陶若香知道秦朗的秘密的话,陶若香势必危险!

    “也许只是巧合吧?”

    不过了一阵,秦朗渐渐冷静下来,他觉得自己可能是杞人忧天,毕竟他和陶若香认识没多久。尤其是这一只“色蚊”,还是上她的第一堂课留下的,那时候陶若香对秦朗应该没什么印象才对。

    “一定是巧合!” 思考了一阵,秦朗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标本制作台旁边,台式电脑指示灯还亮着,看来陶若香忘记关电脑了,秦朗晃了晃鼠标,电脑从休眠状态中恢复过来,他正要将电脑关机,忽地想起了安德盛的事情,于是他点开了浏览器,在搜索栏中输入了“夏阳市”、“安德盛”、纯美湾”等字眼。

    很快,秦朗得到了一些比较有用的信息。

    但就在这时候,秦朗接到了韩三强打来的电话,片刻之后,秦朗说道:“我这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