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蛮牛设局(十更)

    第20章 蛮牛设局(十更)

    “七中校外一条街的油水足。”韩三强分析说。

    “有火车站那一带足么?”秦朗摇了摇头,“应该是别的东西。”

    “肯定是这家伙想要贩卖毒.品给学生!”韩三强又道。

    秦朗还是摇了摇头:“没道理,单纯是贩卖毒.品的话,学生不是最好选择,他们的消费有限,而且一旦被发现,影响非常恶劣。”

    单单从秦朗的推测,就让韩三强甘拜下风了,韩三强心头不禁暗想:“秦哥毕竟是重点中学的高材生,这脑子就是比我好用,早知道当年就多读两天书了。”

    “那秦哥你觉得桑昆是为了什么呢?”韩三强接着问了一句。

    “这个问题,我会亲自去弄清楚。”秦朗淡淡一笑,“对了,你有蛮牛的电话没有?”

    “有。”韩三强疑惑地说,“秦哥,你想问蛮牛么?他肯定不会告诉你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秦朗拿起韩三强的手机,拨通了蛮牛的电话。

    “我草你韩三强xxx……”

    电话刚接通,就听见马牛破口大骂,不过是冲着韩三强破口大骂。

    等蛮牛骂得差不多了,秦朗才说:“蛮牛,我是秦朗。”

    蛮牛一下子沉默了,对于秦朗他是印象十分深刻的,因为如果不是秦朗的话,他现在就不会在骨科医院里面躺着了。

    “秦朗?我会找你报仇的!”蛮牛恨声地说。

    “随便。”秦朗不以为然,“蛮牛,问你一个问题,桑昆为什么要七中的校外一条街?”

    “麻痹的,你以为我是猪脑子啊,我会告诉你——”隔着电话,蛮牛还是很嚣张的。

    “蛮牛,你还真是猪脑子呢,你这么说就等于告诉我:你知道原因!”说完,秦朗挂了电话,将手机丢给了韩三强,“看来蛮牛这货知道原因。”

    “但是他不会说的。”韩三强说。

    “他必须说!”秦朗淡淡地说,“周六了,闲着也是闲着,蛮牛在哪个医院,你马上给我弄清楚,我去给他送一束花。”

    韩三强一听,就知道秦朗要动手了,但心头却又几分担心:“蛮牛上一次被你打了,肯定已经加强了戒备,我看——”

    “只是蛮牛那种角色,十八个和八十个都没什么区别。”秦朗微微一笑,“要不然,我们一起去?”

    韩三强不禁一愣,但随后心头一阵热血:“好!我就让蛮牛和桑昆两人知道,我韩三强也不好惹!”

    说完,韩三强猛地喝了一口酒,颇有点视死如归的架势。

    但韩三强当然不想死,他相信秦朗的实力。

    两人出了ktv门口,守门的毛哥已经将收刮到的五百送到了秦朗手中:“秦哥,这是你的车费。”

    秦朗知道那出租车司机经常干这种勾当,这五百元钱让他得到一个教训也是应该。

    “毛子,以后眼睛给我放亮点!”韩三强狠狠瞪了毛子一眼,但今天晚上他没有时间教训毛子,开了一辆套牌面包车往夏阳市骨科医院而去。

    二十分钟过后,面包车停在了医院旁的花店门口,秦朗买了两束白菊花,他和韩三强一人捧了一束,就这么遮着脸,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医院住院部。

    韩三强开始紧张起来,他一只手捧着花,另外一只手已经随时准备拔刀了。

    “强哥,淡定一点,我们只是来看望病人。”秦朗向韩三强说。

    韩三强也不知道秦朗这家伙怎么如此镇定,难道他真的一点都不害怕、紧张?

    秦朗的确是一点都不紧张,他还笑嘻嘻地跟值班护士套近乎,非常顺利地知道了蛮牛的病房号,然后跟韩三强一起走楼梯前往蛮牛的病房。

    蛮牛的病房在四楼,这家伙还挺会享受,直接住了一个豪华病房。并且,他在楼梯、电梯口附近留了两个人放哨。

    尽管只有两个人,但是要不动声色地绕过他们却不容易,如今通讯手段如此发达,只要一个电话,对方立即就可以叫来一大群帮手。

    但是已经到了这里,韩三强也不想无功而返,正要硬着头皮上去,却被秦朗按住肩膀:“我来。”

    秦朗捧着鲜花走了过去,那放哨的黄毛小混混看到秦朗,警觉地放下手中报纸,然后站了起来,将注意力放在了秦朗身上,秦朗并不停步,继续向前走,黄毛伸手去拨那一束花,想要看清楚秦朗的面目,就在这时候,秦朗一伸手,一下子捂住了黄毛混混的嘴巴,蒙汗药粉立即送入其口鼻。

    秦朗用的蒙汗药当然是一等一的,眨眼功夫,黄毛混混就昏了过去,秦朗顺势将其放回了一旁的椅子上,然后用报纸盖住了那家伙的头脸,不知情的人只以为这黄毛混混坐着睡着了。

    看见秦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韩三强心头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心说秦哥就是秦哥,这出手干净利落,简直就像是电影里面的超级特工。

    秦朗如法炮制,将电梯口那个混混也弄昏过去,这才向韩三强点了点头,走进了蛮牛的病房。

    “麻痹的蛮牛!你还真会享受呢!”韩三强冲着病床上躺着的蛮牛骂了一声,“你想不到老子会亲自找你算账吧!”

    蛮牛唆使阿武在韩三强的饮水、饮食中加入了大量维生素c,然后让人请韩三强接二连三吃海鲜,造成韩三强砒霜中毒,险些因此而丧命,所以韩三强当然是恨透了蛮牛。不过,现在蛮牛已经是阶下囚了,韩三强已经在想应该怎么折磨蛮牛了。

    砰!

    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忽地反锁了,一个小混混挡住了门。

    而病房洗手间的门却忽地打开,十几个受持砍刀的混混将韩三强和秦朗团团围住。

    “韩三强,老子还真是想不到你会亲自来!”蛮牛的声音响起,他是最后一个从洗手间里面走出来的,他胸口上缠着厚厚的白布条,因为上一次他的肋骨被秦朗踹断了两根。

    韩三强一看这架势,就知道他和秦朗陷入了蛮牛设置的陷阱中。

    蛮牛有些得意洋洋地说:“韩三强,你真是傻.逼!老子这个陷阱是为秦朗这小子准备的,想不到你这傻.逼竟然会跟着他一起来送死。不过这样也好,把你们一起给解决了更省事!还有你,秦朗,你他.妈真以为自己是黄飞鸿,会点功夫了不起么!老子就把电影里面的情节活学活用一下,就把你们两个蠢货都给算计了!”

    “蛮牛,我们是来给你送花的。”即便是掉入陷阱,秦朗也还是镇定自若,“这两束白菊花,就请你笑纳了。”

    “麻痹的,白菊花是送死人的,留着给你们自己吧!”蛮牛一声冷哼。

    嗖!

    腾地,躺在病床上的那个蛮牛的替身猛地腾了起来,手中一把弯刀狠狠地劈向秦朗背部。

    秦朗早就在防备这病床上的“假货”了,听见风声,就知道这厮已经出手,就在对方腾空的瞬间,秦朗猛地转身,一记朝天脚闪电般踹中拿货的肚子上。

    蓬!

    偷袭者竟然被秦朗一脚踹飞,四仰八叉的狠狠地撞在了天花板上,然后再重重地砸落在病床上,这货感觉全身骨头都散架了一样,只能躺在床上呻吟,连刀都拿不稳,掉在了地板上。

    “好厉害!”

    韩三强这一次看到秦朗动真格的, 没想到秦朗如此暴力,随便一脚居然可以将一个接近两百斤的大汉踹飞到天花板上。看到秦朗露了这么一手,韩三强自然信心大增,而蛮牛这边的人,却是被震慑住了,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主动上前进攻。

    “了不起!”蛮牛狞笑了一声,“秦朗,难怪你这么嚣张,果然有真功夫!不过你跟老子蛮牛作对,今天必死无疑!你不是功夫厉害么,你他.妈挡得住子弹么!”

    说完,蛮牛忽地从屁股后面摸出一把黑色的手枪。

    韩三强顿时脸色大变,他已经看出来蛮牛这一支手枪是改装货,但其威力比真货也差不了多少,他赶忙说道:“蛮牛!你疯了么!道上的规矩,不动枪火,你他.妈想惹来警察么!”

    韩三强,这就是你为什么注定要被我们吞并的原因!”蛮牛不屑地说,“我在这里杀了你们两个,随便找个残废的小弟顶缸,替我去坐牢就行了!一切我都想好了,你们两个蠢货,还以为现在是拳头打天下的年代么!”

    “蛮牛!你才是真正的蠢货——这两束白菊花是不是很香啊?”秦朗淡淡一笑。

    秦朗话音一落,蛮牛就看到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就跟醉了酒似的。紧接着,蛮牛自己也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不由自主地瘫倒在地。

    “秦哥,你真厉害——”韩三强满心佩服,却不想自己也已经摇摇欲坠。

    秦朗赶忙将一粒药丸塞入韩三强口中,笑道:“阿强,你可不能倒下,还有好事情要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