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进了局子(四更)

    第26章 进了局子(四更)

    坠楼的女生尽管没有直接摔在水泥地上,灌木丛和草坪起了一点缓冲的作用,但她的情况不容乐观,剧烈的撞击和失血,足以让她在几分钟之内耗尽生命。

    秦朗认得这个女生,并且他们是昨天才认识的,这个女生就是周玲玲!今天,她穿着校服在这里自杀,周玲玲大概也知道她自己生命垂危,眼睛睁得很大,嘴唇微微动着,似乎想要向秦朗说什么,但是她受了如此重的伤,自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过,秦朗仍然看出了她目光之中流露出的求生本能,也许她寻死只是冲动之举。

    “放心,你不会死的,我保证!”秦朗没有选择拨打急救电话,而是将一枚红色的药丸送入了她的口中。这是老毒物给他的“百毒大还丹”,真正的救命丹药!秦朗也只有三枚而已!

    就在秦朗做出这种举动时,正在上课的许多学生和老师都已经蜂拥出了教室,高三十一班的同学也不例外,任凭物理老师如何阻止都无济于事。

    无数双眼睛盯着下方的秦朗和躺在血泊之中的周玲玲,同学们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教师们赶忙想尽办法维持秩序,不允许其他学生靠近秦朗和周玲玲。

    当然已经有人拨打了急救电话,并且有人报警了。

    此时秦朗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周玲玲身上,根本不知道四周已经聚集了很多的围观者,还好先前给周玲玲服下的那药丸效果不错,她身上的伤口流血速度明显减缓,并且呼吸虽然微弱,但却逐渐平稳。

    秦朗不禁松了一口气,耳边已经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看来周玲玲应该能够撑下去了。

    确信周玲玲的命保住之后,秦朗的注意力也就分散了,这时候他才留意到四周竟然有如此多的人围观。

    秦朗站起身,微微一笑,准备接受老师和同学们地赞誉,今天他的做法绝对算是见义勇为,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就算不能凭一个见义勇为奖,至少也可以上一回校报头条、大大露脸一把了吧。

    就在秦朗想入非非之际,学校的两个保安冲了过来,将他扑倒在地。

    随后,秦朗发现四周围观的同学们看他的目光也不是崇拜和赞赏,而是鄙夷和不屑,并且他还清楚地听见了“禽兽”、“畜生、”“流氓”之类的字眼,并且还有人冲着他吐口水。

    这究竟是怎么了?

    当周玲玲被抬入救护车的时候,秦朗也被稀里糊涂地推入了警车之中。

    ※※※

    蓬!

    一个沉稳有力的巴掌狠狠地拍打在秦朗面前的木桌上,一个面相凶悍、嫉恶如仇地中年警察狠狠地瞪着秦朗,“赶紧交代!惹火了老子,有你好受的!”

    秦朗糊里糊涂地就被人弄进了派出所,这会儿还让他交代,这就让他更加糊涂了。作为一个见义勇为的人,怎么要享受犯罪嫌疑人的待遇呢?

    “警察叔叔,你让我交代什么?”秦朗试着搞清楚状况。

    “还不老实!”

    警察又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小痞子,你在我面前装天真是没用的!谁不知道我刘传雷铁面无私,我女儿也在七中读书,你这种禽兽不如的小人渣,就应该去牢房里面呆着。赶紧交代吧,惹火了老子,就有你好受的了!”

    “不是——警察叔叔,你要我交代 ,我实在不知道该交代什么啊。”秦朗一脸无辜,“一个女生从楼上坠下来,我只是去救她,就这么简单。”

    “你去救她?”

    中年警察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看你是阎王殿里面卖狗皮膏药——骗鬼!小子,我跟你说,你这种不想学习、破罐子破摔地小混混我见多了,但是落在我手中,谁都硬气不了多久!”

    “你要怎样?”秦朗有些生气了,“难道你还要严刑拷打?屈打成招?”

    “放心,我是老党.员,也是老警察了,不会干违纪的事情。不过,在我下班之前,你如果不给我一个满意交代的话,恐怕你就只能去看守所里面过夜了。也许你还没去那地方蹲过,不过用度日如年来形容,应该一点都不过分!”中年警察的话中带着一些威胁的味道。

    “我说过,我只是想要去救她。”秦朗可不会接受莫须有的犯罪指控。

    “是么?”中年警察冷笑,“你凭什么救她?你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人,你有拨打急救电话吗?有报警吗?不过,我们有证人看到你向她的口中投入某种不明药物,你不是医生,在这种情况下投药,是什么居心,那就显而易见了!”

    “你怀疑我是想要杀她?”秦朗气得冷笑一声,“我和她是同学,无冤无仇,有什么动机杀她??”

    秦朗渐渐明白,之前他的一时冲动,给自己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不过,就算是重新让他考虑一次,他仍然不会后悔的。

    “这个——就需要你来告诉我了。”中年警察看了看手表,“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下班。在这之前,你可以做出选择,留在这里过夜,还是去看守所的八人间过夜!”

    中年警察显然有丰富地审讯经验,他知道如何摧垮一个少年的心理防御。看守所、监狱里面是什么人,根本不用他仔细解说,现在的少年们早就已经从电影和电视上知道了这些地方关押的是什么人,这些人拥有怎样地变态癖好,并且通过电影“艺术加工”之后,让看守所、监狱这些地方,早就被人视为森罗地狱了。

    砰!

    审讯室的门重重地关上。

    这时候秦朗已经冷静下来了,他开始分析之前发生了的一系列事情。

    当周玲玲坠楼的瞬间,秦朗根本没有功夫去想她究竟是意外坠楼还是自杀,但是现在仔细想想,很可能是后者。而先前那些围观的同学如此鄙视他,多半是猜测他和周玲玲的坠落有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而且警察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真没想到,好心救人,却遭无妄之灾。

    但是想到周玲玲之前那求助的可怜眼神,秦朗并不后悔自己的做法。

    纵然自己会受一些委屈,但只要能够回周玲玲的性命,那都是值得的。

    只是,要如何才能洗脱嫌疑呢?

    从目前的证据来看,显然对秦朗是非常不利的。

    他仔细想了想,如果要洗脱嫌疑,兴许就只能寄希望于周玲玲恢复健康了。

    但这显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没过多久,秦朗的父母赶到了派出所,并且得到了探视的许可。

    中年警察拉开审讯室的门,向秦朗的父母说道:“为人父母,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儿子吧。你们两个,好歹也是知识分子——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让你儿子早点坦白,争取宽大处理——”

    “处理你.妈个头!”

    秦朗的母亲忽地发飙,不仅将中年警察给震住了,就算是秦朗也是一副目瞪口呆地表情:在他的记忆当中,老妈一向都是知书达理、端庄有礼的知识女性,想不到竟然直接爆粗口了,而且还是对警察爆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