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大蛇的尾巴

    “小子,你以为光凭几份合同,你就可以得到我的一切?”

    安德盛的笑声明显中气不足,看来他已经是回光返照了。不过这家伙大概也知道自己活不长了,所以言语之中也没什么忌惮的了,“你应该知道,官场上的那些人,他们可都是吸血鬼,他们也会想要我的一切。你手里面就算有合同,那些吸血鬼也不会轻易让你如愿以偿……嘿嘿,你一番辛苦,也只能给别人做嫁衣裳……好了,我说完了,你给我个痛快吧!不过,我安德盛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呃……听见没有,人家在指点你呢。”老毒物向秦朗看了一眼,他倒是满不在乎地表情,似乎安德盛这价值数千万的资产,对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用不着他来指点了,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在我身上吸血!”秦朗冷哼了一声。

    “这么说,他没什么用了?”老毒物淡淡地说了一句。

    安德盛心头一惊,尽管他早就感觉自己的生命可能已经走到了尽头,但是听到老毒物这话,他的内心之中还是涌出了对死亡的恐惧。

    不过老毒物做事却不喜欢拖泥带水,直接取出一个小瓶子,往安德盛的头顶浇了一些黄色的液体,安德盛立即惨叫了起来,因为他的整个脑袋开始“融化”了,片刻之后,他的身体皮肉、骨头连同衣服都直接“融化”了,变成一滩臭水浸入了山林的地面中。

    秦朗知道,在化尸水的作用下,安德盛算是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老毒物,你交代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秦朗将那几份合同递给了老毒物,“这是你要的东西,你拿着吧。没我的事了,我闪人了。”

    “等等——”

    老毒物并没有接下秦朗递过去的合同,露出一个诡谲地笑容,“小子,你以为这事真的就结束了?”

    “老毒物,你什么意思啊?”秦朗停住了脚步,他感觉自己好像入套了。

    “安德盛,不过是一条‘大蛇’的尾巴,你干掉了安德盛,就等于咬痛了这条大蛇的尾巴,你觉得它会怎么反应呢?”老毒物慢条斯理地说着,然后又笑了笑,“有句老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已经踏上了这条路,想要再退出来,只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老毒物,看来你是存心啊——”

    秦朗气得脸色铁青,他总算明白了老毒物的用意,这老家伙给他的不是一个任务,而是将他推入了这看不见却实际存在的凶险江湖之中。

    “没错,我是存心的。”老毒物肃然说,“因为你是我的徒弟,迟早都要踏上这一条路。与其等到对头找上门来斩草除根,倒不如我先把你推进这江湖之中,让你早点成长起来,可以独当一面!”

    “你这么厉害,还担心什么对头?”秦朗有些不信地哼了一声。

    “一山还比一山高。”老毒物一声长叹,“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说完,老毒物身形一晃,就消失在树林之中了。

    以秦朗现在的本事,也看不清楚老毒物的身法。

    秦朗只好满腹郁闷地将合同拿着离开了。

    韩三强看到已经按了手印的合同书,向秦朗说道:“秦哥,这真是安德盛的手指印?你可真有办法啊!只不过,就怕警方那边卡着,给我们找麻烦。”

    看来安德盛之前说得没错,就算是秦朗有安德盛按过手印的合同,想要顺利接受安德盛的资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这个,我自然会处理。”秦朗说,“对了,你跟蛮牛联手占了桑昆的地盘,现在夏阳市的道上势力分布,应该发生了很大变化吧?”

    “这是当然。”韩三强兴奋地说,“秦哥,火车站那一片油水地,已经在我们的掌控当中了。如今在夏阳市的城南区、城东区,我们的势力大增,完全吞并城东、城南的道上势力,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至于这收入,除去了兄弟们的工资,我和蛮牛各拿百分之十五,秦哥你拿百分之七十。”

    “你们拿百分之十五?”秦朗疑惑地说。

    “秦哥……您要是觉得不妥的话,我和蛮牛拿百分之十就行了。”韩三强赶忙解释。

    秦朗摆了摆手:“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样,你和蛮牛各拿百分之二十五,我拿百分之三十五,剩下的给你兄弟们加工钱或者买保险之类,争取公司化运作,这个我不太在行,反正你跟蛮牛两人去搞。”

    “秦哥,那怎么行!”韩三强没想到秦朗竟然如此慷慨。

    “就这么定了。”秦朗没有多做解释,此时他还在回味之前老毒物说的那一番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现在秦朗也算是江湖人了,既然这已经成了事实,那么他就必须为以后的事情好好打算一翻。按照老毒物所说,如果让“有些人”知道他是老毒物的传人,那么他肯定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甚至连家人都可能被牵连。所以说,他必须要尽快崛起,成为这江湖之龙,拥有乘风破浪的本事。

    “对了,让你手下兄弟们,将刀具上的药粉用就酒精洗掉。”

    “秦哥,那东西这么好用——”

    “洗掉!”秦朗哼一声,“除非你想给自己找麻烦!”

    “是。”韩三强应了一声,不知道为何,韩三强感觉到最近秦朗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给他一种强大的无形压迫力。不过,想到安德盛昨天晚上的无故“失踪”,还有青云山顶的一些恐怖传闻,韩三强明白旁边这位高中生绝对不是外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过来一会儿,秦朗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吴市长,我是秦朗……”

    韩三强手头一个哆嗦,险些让车子失控——

    吴市长,夏阳市的市委之中,只有一个姓吴的,那就是吴文祥,夏阳市的“三当家”,并且传闻他即将提升为“二当家”了。对于这样的人物,韩三强也只能仰视,但是他却没想到,秦朗竟然可以用很随意地语气跟吴文祥通话,那么秦朗这家伙的背景该多强啊!

    就在韩三强震惊之际,秦朗已经跟吴文祥通话完毕,然后向韩三强说:“阿强,麻烦你送我去望江楼茶社,我去跟吴文祥谈几句。”

    秦朗这话,无疑证明了韩三强之前的猜测。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