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尾随

    陶若香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发现居然又飘起了毛毛细雨。

    深夜的校园,终于宁静下来。

    走了一阵,陶若香忽地觉得有些害怕,因为今天晚上似乎太安静了。

    她这才意识到,前几次都是秦朗送她回宿舍的,所以并不觉得害怕,此时一个人回去,总觉得心里面有些不踏实。

    这时候,陶若香才意识到,有秦朗在一旁,果然是让她自己觉得多了几分安全感。

    但是,那天晚上从青云山回来之后,陶若香就一直在考虑她和秦朗之间的关系。在青云山顶,陶若香感受到了秦朗对她的浓烈情意,这可是经过了生死考验的情意,如果陶若香就算是铁石心肠,她也是有些感动的。更何况,当时毒发的她还对秦朗做出一些亲热的举动,现在让她想起来都觉得羞人。

    只是,回到学校之后,陶若香却只能提醒着自己跟秦朗保持距离,她时刻提醒着自己是老师、秦朗是学生,身份决定了她和秦朗之间,是不能产生男女之间的感情。而今天,看到秦朗和洛滨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样子,她心头竟然有一丝嫉妒和埋怨,因此今天给秦朗补课之后,陶若香就拒绝了秦朗送她回去。

    现在想来,陶若香觉得自己么分明是有些赌气。

    就在这时候,身旁的草木一阵风吹草动,陶若香心头不禁一惊。

    “喵呜!~”

    一只野猫钻从草丛中蹿了出来。

    虚惊一场!

    陶若香不禁松了一口气。

    “阿嚏!”

    冷风、夜雨袭来,陶若香忽地打了一个喷嚏。

    感冒了吗?

    陶若香感觉雨夜更冷了,这时候的身体和内心一样脆弱,鼻子一酸,竟然有点想要流泪。

    就在这时候,陶若香忽地感觉到身上一暖,却是一件衣服披在了她的肩背上。

    “感冒了?”陶若香先是一惊,但是听见这声音,却一下子安定下来了。

    自从跟秦朗一起经历了生死关头之后,陶若香就觉得有秦朗这家伙在一旁,的确让她觉得安全。这并非单单因为秦朗的本事很厉害,更重要的是陶若香知道,秦朗为了她甚至可以不惜去拼命。

    “要你管!”陶若香冷哼了一声,但是这话一出,她立即觉得不妥,因为这声音听起来怎么都感觉像是热恋的男女在赌气一样,于是赶紧用正常的语气补充了一句,“我没事。”

    秦朗似乎没有注意到陶若香语气的变化,笑着说:“还说没事,你都已经感冒了。”

    “我看没那么娇贵——阿嚏!”刚说话,陶若香又打了一个喷嚏。

    “还说是没感冒。”秦朗说道,“对不起,都是我让你帮着补课,这才让你感冒了。”

    “知道就好”陶若香冷哼了一声。

    “没错,这事的确是怨我。不过,刚才陶老师你怎么不让我送你回去呢?”

    “你多学习一会儿功课,对你有好处。”陶若香当然不会说出真正的原因。

    “唉,就为这个啊。”秦朗说,“没了你辅导,我哪还有兴趣学习啊,还得为你担心。这黑灯瞎火的,你这么一个美女在校园游走,真是让人很担心呢。”

    “拜托,这是校园,哪有那么危险,而且我还有功夫……阿嚏!”

    “就你那点散打功夫?”秦朗微微一笑,“也就是能够应付一般的小色狼。”

    秦朗同学言下之意,要是碰上他这样的色狼,恐怕陶若香就没辙了。

    “是,你功夫厉害!”陶若香说,“你的功夫厉害,也不能天天保护我啊。”

    “只要陶老师愿意,我就天天保护你。”秦朗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

    陶若香知道这家伙又是一语双关,但是心头却没办法对他生气,口中说道:“那怎么可能啊,以后你有了自己的女朋友,肯定是首先保护女朋友,怎么可能还顾得上老师我了。”

    “那陶老师当我女朋友,不是就一举两得了吗?”秦朗笑着说道。

    陶若香脸上一红,亏得这是晚上,秦朗看不到,她也笑着说道:“开玩笑适可而止啊。况且,你这小子还挺不安分的,对了,你跟洛滨是什么关系啊,今天我看你们挺熟悉的样子,她可很少跟男生说话的。”

    这话一出口,陶若香又暗暗骂了自己一句,心说自己真是感冒头昏了吗,怎么问这样的问题,感觉就像是在吃醋一样。

    “噢,我跟洛滨是幼儿园时候的同学,不过后来分开了,没想到这么多年竟然又重逢了。”秦朗在这一点上没有撒谎。

    “幼儿园同学?那还是青梅竹马了?难怪呢……”

    “拜托,我那时候还是小屁孩呢。”秦朗赶忙解释了一句。

    “洛滨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啊。长得漂亮,而且又很聪明,又有音乐天赋……总之,你要是真的追到她了,那绝对是积了八辈子德。不过,就怕她未必看得上你,因为你成绩太差了嘛……阿嚏……”

    “别说了,我送你回宿舍吧。”秦朗见陶若香感冒严重了,赶忙送她上楼,这一次陶若香却没有拒绝。

    到了宿舍里面,陶若香喷嚏打个不停。

    “怎么感冒得这么厉害?”秦朗皱眉说。

    “下午就感觉头有些昏了。”陶若香说,“你忘记了吗,今天我让人送孙博和蔡卫东去医院,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淋了点雨,下午就不舒服。”

    “既然不舒服,之前不找我?”秦朗有些担心和责备地说,“下午你要是让我瞧瞧,这会儿你不会感冒得这么厉害了——”

    “咦,还发烧了!”秦朗伸手摸了一下陶若香的额头,顿时感觉到她的体温异常,“真是不知道爱惜身体!早点让我给你瞧瞧,就不会发烧了!”

    “拜托,我是你老师,轮得到你教训我?”陶若香不满地说,“小感冒而已,我吃一片感冒药,应该就会好了。”

    “感冒药片不能乱吃!”秦朗用教训地口吻说,“医生没给你说过吗,乱吃要会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你等着,我去给你抓药!”

    “这么晚了,你上哪里去抓药啊?”

    “当然是药铺了。”秦朗说,“夏阳市这么大,难道还找不到一家夜间开的药铺么。”

    “算了,这会儿连学校大门早就关闭了,明天再说吧,感冒而已,扛一晚上也没事。”陶若香听秦朗这么说,心里面还是有些感动,但这会儿还下着小雨,她也不想让秦朗冒雨出去。

    “没事,我从后面那围墙翻过去,很快的。”秦朗说。陶若香的宿舍楼后面,就是学校围墙,翻过围墙,就到了外面的街道。

    “算了吧,那围墙上面钉着铁丝网呢,别在上面挂成太监。”陶若香打趣道。

    “就凭我的功夫,可能么?”秦朗看样子已经是铁了心,“你把头发擦干,等一会儿我就回来。这得了病可不能拖,要不然小病都能拖成大病。”

    说完,秦朗就出门了。

    这家伙动作很快,片刻之后,陶若香就在阳台上看到他翻越围墙的动作:跑不到围墙脚下,一只脚在围墙上一点,借力向上一蹿,伸手在墙头上一搭,忽地就腾上了墙头,轻松翻越过去。这过程,简直比经过专门训练的武警还要娴熟。

    不过,阳台上一阵冷风袭来,让陶若香更加觉得不舒服了,于是赶忙进了浴室,打算冲个热水澡。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