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少女失踪

    第185章 少女失踪。

    派去寻找薛开和王媛媛的人一点消息沒有。

    尸体亦无人认领。

    如此一天过去了,花郎他们一点线索都沒有得到。

    第二天,天气又寒了不少,昨天的雪已经开始融化,可却不出太阳,花郎等人早早起床便去了县衙,而这个时候,一个妇人前來报案,说自己的女儿失踪了。

    妇人梁氏,她女儿叫梁朵,据梁氏说,长的貌美,颇得男子喜欢,而就在包拯要她去停尸房认尸的时候,梁氏说她女儿是昨天下午失踪的,所以那具尸体不可能是她女儿的。

    如此一來,天长县就出现了两个案子,一个是换尸案,一个是失踪案,这两个案子,看起來一点连系沒有,包拯见此,问那梁氏:“你女儿是怎么失踪的?”

    梁氏哭泣,道:“昨天下午,我女儿说出去转转,可是这一转就再沒回來,昨天晚上我寻遍了亲戚朋友的家里,可是仍旧沒有她的踪影,沒有办法,我只好來县衙请包大人帮忙寻找。”

    身为天长县的父母官,有百姓失踪,包拯是有责任帮忙寻找的,于是,包拯请公孙先生根据梁氏的描述将梁朵的像画了下來,随后张贴天长县各处悬赏,并且派府里衙役去寻找。

    梁氏见包拯如此尽心尽力,也就多少放了心,这才肯离去。

    人口失踪案并不是很严重,所以包拯他们将重点放在了换尸案上,只是一个上午过去了,却仍旧沒有一个人來认尸。

    中午的时候,冰雪融化,道路上满是泥泞,一名衙役喘着热气,脸蛋冻的红红的冲进了县衙,他來到包拯跟前之后,连忙说道:“大人,有消息了,有一个人说他认识画像上的人。”

    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包拯连忙让衙役请那人來,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穿着厚厚的棉袄,走起路來一拽一拽的,他拜过包拯之后,随即说道:“我不是天才县的人,我是金陵人,姓董名杰,來这里进货的,今天刚进城便看到了那画像,觉得甚是奇怪,打听之后才知原來是县衙让人认尸。”

    听完董杰的话之后,包拯连忙问道:“那你可认识这画像上的女子?”

    董杰点点头:“认得,她是我在金陵家里那条街祝盛祝大哥的女儿祝如姿,不过十几天前她突然失踪了,祝大哥一直在找她,不知怎会在天长县发现他的尸体,祝大哥知道之后,不知该怎样伤心了。”

    这董杰说的很是清楚,而后,包拯又问了一下祝盛的地址,这才对他说道:“等我们确认过之后,你就可以领赏钱了。”

    董杰连连起身,道:“不敢不敢,我也不过是做了一个百姓该做的事情罢了,不敢领赏钱,而且我在这里只做半天生意,明天一早就离开,货物等不得,所以赏钱就算了,只是请包大人能够抓住杀害祝如姿的凶手,让他的灵魂得以安息。”

    这董杰离开之后,包拯立刻派人去金陵去寻祝盛,金陵离天长并不是很远,但是一來一回,至少也得两天,所以想要确定董杰说的话是否属实,恐怕还必须得等两天。

    而这个时候,花郎眉头紧皱,好像是在替什么担心,温梦见此,问道:“你在担心什么?”

    花郎淡笑,道:“祝如姿金陵人,失踪之后尸体在天长县发现,如果她是在天长县被杀,那么薛开和王媛媛两人极有可能是凶手,可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很小,所以我觉得此事很蹊跷。”

    听了花郎的话,包拯也隐隐不安起來,而且说道:“梁朵也失踪了,你说她的事情跟祝如姿的事情有沒有联系?”

    包拯突然联想到这件事情,让众人有些吃惊,因为他们觉得这两件事情不大可能有联系,祝如姿是在金陵失踪的,而梁朵则是在天长县失踪的,这两个地方相距虽说不是很远,可快马加鞭也得一天路程,两个地方的事情,能有什么联系?

    只是大家虽然这样想,心里却不能够平静,两个失踪案,的确能够让人联想到什么的。

    不过他们就算担心也沒用,一切都必须通过证据來说话,包拯也知如此,最后说道:“看來想要解决换尸案必须等祝盛來了,而祝如姿的失踪和梁朵的失踪有沒有关系,也可以等听了祝盛的话之后再做决定。”

    如今也只好如此,只是在包拯说完之后,花郎说他觉得有必要去打听一下梁朵的事情,她平时跟什么玩,做过什么,这对寻找她都是极其有帮助的,如果能够找到梁朵,那这起失踪案和换尸案也就沒有什么联系了,他们正好可以专注于换尸案。

    因为县衙里的衙役和捕快都去寻找薛开和王媛媛去了,所以去打听梁朵的事情只能交给花郎他们,而在花郎他们准备去打听梁朵事情之前,花郎建议包拯派人盯着王氏,如今王氏怀疑自己的女儿是凶手,她必然是要有所动作的。

    这点,包拯同意了。

    离开县衙之后,花郎他们便來到了梁朵家附近,这是一个很繁华的街道,梁氏见花郎等人來帮忙寻找她的女儿,便连忙请他们进了屋,坐下之后,花郎也不废话,直接问道:“你说你女儿很漂亮,经常有男孩子喜欢她,那你知道你女儿喜欢那个男孩子吗?”

    梁氏听了花郎这话,显得有些不怎么自然,许久之后才答道:“我对她的要求很高,一般的男人就算再喜欢她,我也不会让那个男人接近我女儿的,所以到目前为止,我还沒有发现合适的男子能够配得上我女儿。”

    梁氏的话虽然说的隐晦,可花郎他们都已经听得明白,她的意思是说,她的女儿并沒有喜欢的男子。

    可,这不过是梁氏的一厢想法罢了,女人到了思春的年纪,岂是父母能够管得了的?

    也许,梁朵在外边真的有了意中人而沒有告诉梁氏,而后又害怕梁氏反对他们,这才失踪的,亦或者说是,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