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街头的凝望

    第186章 街头的凝望。

    从梁氏的家离开之后,花郎在他们那条街上一家一家的询问,以便能够问出來,是否有人见过梁朵跟一个男人特别要好。

    换言之,花郎他们是根本不相信梁朵沒有喜欢的男人的。

    这条街很繁华,所以人很多,所以只要梁朵偷偷跟男人见面,总会有人看到的。

    而黄天不负,花郎他们终于从一个人口中问出了结果。

    那是一个住在梁氏家街对面的一个老头,老头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跑不动了,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坐在自家的二楼窗户处向街上张望,看看谁家的小孩又淘气了,那个无赖又在摊前偷了一块烧饼,亦或者是谁家女子偷偷发情。

    老人见到花郎等人之后,显得特别兴奋,因为他很孤独,他的脑海里有许多故事,他需要跟人分享。

    老人坐着靠近窗户的摇椅上,他的牙齿已经沒剩多少了,所以笑起來的时候有些怪异,而他笑完之后,望着花郎问道:“你们想知道有关梁朵的事情?”

    花郎点点头:“沒错,如果老丈知道,还请实言相告。”

    老人显得波澜不惊,道:“这个好说,我会告诉你们的,那个梁朵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每天我坐在窗前看着她,都在想,如果自己再年轻几十岁,我一定要去追她,可惜咯,现在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看到漂亮姑娘,也只能是看着,有时连有点非分之想,都觉得有些吃不消……”

    老人很啰嗦,却就是不肯说花郎他们想知道的内容,好像是他太孤单寂寞了,好不容易有几个听众,他绝不肯放过。

    温梦见老人如此啰嗦不说正題,便想上前制止,可是她见花郎听的认真,也就不好打断老人的话了。

    “有一次,我见一无良少年站在梁朵的家门口调戏她,梁朵吓得急急忙忙跑回了家,我看着心里直乐,那少年却不肯罢休,嘴里说着下流的话语,我看不过去,就吐了一口吐沫下去,你还别说,我吐的还真准,刚好吐到那少年的脸上,少年摸了一把,哎呦,气的直想骂娘,可是呢,他却不知道是谁干的。”老人说完这些,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很开心,只是这开心只是他的,他说的内容,对温梦他们几人來说,很无趣。

    待老人笑得够了,他才终于说到正題。

    “虽然有不少男子经常调戏和追求梁朵,不过因为梁朵她妈的原因,所以很少有男子能够得到梁朵的倾心,不过这并不是沒有,有一次,一少年在梁朵家门前走过,他们两人竟然相望许久,最后那男子微微一笑,梁朵的脸就霎时间的红了,梁朵羞涩的样子,还真是好看。”

    老人说完,花郎连忙问道:“可否看清那男子的样貌?”

    老人摇摇头:“那男子是背对我的,我只是看到了梁朵的表情,而以我多年的阅历來看,梁朵喜欢上了那个少年。”

    听老人的叙述,花郎等人也是猜测到的,只是可惜,老人沒有看清楚那少年的摸样,如果看清楚了,兴许找到那个男子,就知道梁朵的下落了。

    不过虽然如此,他们却是可以肯定,梁朵的确有喜欢的男人,而且,他们两人极有可能私奔了。

    提到私奔,他们几人都有些奇怪,最近怎么这么多女子失踪私奔,怎么女子就不能够抵挡诱惑呢?

    亦或者说,世间突然多了许多美男子,让她们这些女人无法抵挡?

    从老人的家中离开之后,花郎他们又问了许多人,可是他们都沒有见过梁朵跟什么男人很亲密的样子,最后沒有办法,他们只得先回县衙。

    回到县衙的时候已经是未时后了,那个时候天气明显转冷,风也更凄厉了一些,街上的行人并不是很多,可却仍旧有不少小孩子在街头跑來跑去。

    一名衙役见花郎他们回來了,连忙迎上前说道:“花公子,包大人将王氏给抓了來。”

    花郎并沒有多吃惊,只是问道:“她想逃跑?”

    衙役连连点头,并且恭维道:“花公子真是神了,她的确想偷偷离开,后來被我们的衙役给拦住抓了回來,此时包大人正在后衙审问呢。”

    花郎点头表示同意,随后來到后衙,而这个时候,王氏跪在地上,正在解释自己为何要逃跑。

    “我……我怕!”

    包拯一脸怒意,问道:“你怕什么?”

    王氏犹豫许久,这才说道:“如果我女儿真的是杀人凶手,我怕你们找不到我女儿便拿我开刀,再者,如今我女儿沒有了踪影,张家父子两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必将找我麻烦,我一介妇人,又是个寡妇,如今女儿不在,我哪里敢和他们斗,自然是能躲则躲了。”

    这个解释很合理,包拯听完之后眉头这才松弛下來,然后吩咐道:“暂时将王氏关押大牢,待找到她女儿之后再做定夺。”

    王氏一听,连忙跪下,道:“大人饶命,民妇再也不敢逃了,请大人放我回去吧。”

    包拯眼珠子一瞪,道:“本來给你自由,你却不知珍惜,先在大牢里住上几天吧,这样也可免去你被张家父子找上麻烦。”

    听了包拯的话,王氏彻底放弃了求饶,最后只得跟着两名衙役向大牢行去。

    在王氏离开之后,包拯才看到花郎他们,而后,他连忙走上前问道:“花兄弟,可打听出了什么?”

    花郎点点头,将他们在那个老人那里听到的事情说给了包拯,包拯听完之后,叹息一声,道:“世间女子不知自爱,最终还是要受苦的。”

    这个道理花郎很赞同,不过是在宋朝,亦或者是一千多年后的,都是适用的,一个女子,不管是活泼可爱,亦或者是娴雅宁淑,不管是大家闺秀,亦或者是小家碧玉,不知自爱,最终都是要吃苦受罪,甚至是后悔的。

    寒风穿过内衙的空阔,很是强劲的吹进了客厅,客厅的门啪啪响,大家相互张望之后,不由得同时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