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一路向北

    第188章 一路向北。

    回到县衙的时候天色已晚,而且寒风更劲。

    衙役将薛开和王媛媛两人关进大牢之后,也各自回去休息。

    只是这个时候,包拯和花郎他们都沒有休息的意思,因为他们还要继续等消息。

    梁朵失踪了,包拯派了几名衙役去寻找,虽然不多,但总该是有点消息的,所以在那些衙役沒有回來之前,他们实在沒有心思休息。

    客厅外的寒风呼呼的刮着,天色阴沉下來,好像又要下雪的样子,客厅中每人的桌前有一杯热气腾腾的茶,热气旋入空中,淡淡散去,温梦有些坐不住,她起身向外边张望了好多次,可是却沒有一点衙役的消息。

    天黑了下來,夜空之中真的下起雪來,雪有些大,有些寒,县衙内院的地上很快便铺了一层的白,花郎觉得稍冷,不停的搓着手,哈着气,包拯却正襟危坐,虽然着急,却让人看不出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寻梁朵的衙役终于赶了回來。

    他们回來的时候有些兴奋,看來是有消息了,包拯望着他们,问道:“可查出了什么线索來?”

    衙役点点头,道:“今天我们去天长县的几个城门处问了问,他们说见过这么一个女子,她独自一人,在下午的时候一路向北行去,门卫还说他当时还觉得奇怪,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独自一人出城门呢!”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有用的消息。

    而大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有些不解,梁朵一个人一路向北,她要去什么地方?

    难道有人在等她?

    风雪更急了些,要去寻找恐怕是不能,大家复又坐下,喝了一杯热茶之后,包拯开口说道:“从我们今天的调查來看,薛开和王媛媛两人并非是杀死祝如姿的人,因为他们跟杭州的祝如姿一点都不认识,而且连祝如姿身上价值很高的戒指都沒拿,这说明他们纯粹是为了私奔才将祝如姿的尸体藏起來的。”

    包拯说完,大家点头表示同意,如今薛开和王媛媛他们排除了嫌疑,那他们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找到梁朵,弄清楚是谁杀了祝如姿。

    还有便是,梁朵的失踪和祝如姿的失踪,有沒有什么联系呢,若真有联系,为何祝如姿从杭州來到天长县后,又死在这里,那梁朵为何一路向北?

    这些他们暂时都想不通,一切必须等祝盛來了之后再做定夺,当然,如果明天风雪不是很大,他们还是派人去北边寻找一下的好。

    离开县衙的时候,风雪很急,他们走在路上片刻,头发上便是一片雪白,温梦冻的瑟瑟发抖,花郎很自然的握住了她的小手,漫步向侦探社行去。

    风呼啸的厉害,雪在眼前飞舞,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催生着罪恶。

    回到侦探社之后,花郎躺在床上,用手感觉着那枚戒指,戒指很光滑,戴在手上很容易脱落,但却很舒服,如果凶手当时杀了人,很紧张,的确不容易察觉戒指已经丢失。

    只是,祝如姿为何会从杭州來到天长县呢,谁又残忍的杀害了她,这枚戒指到底是怎么回事?

    寒风吹打着窗棂,花郎在不知不觉中睡去。

    雪并未下很久,大概半夜的时候就停了,次日一早,地上积雪并不是很厚,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那些雪好像结成了冰块,走上去滑滑的,用手去抓也有些费力。

    今年的冬天的确太冷了些。

    匆匆吃过早饭,花郎他们便去县衙和包拯一同向北寻找梁朵的踪迹。

    而他们向北走了大概十里地之后,在一家单独开出來的小酒馆打听到了梁朵的消息。

    酒馆的老板长的有些瘦弱,胡子留的很个性,不过给人的感觉却是猥琐,他事先不知包拯等人身份,只当是寻常酒客,所以在花郎他们进了酒馆之后,酒保招呼的时候,酒馆的老板就一直用眼睛盯着温梦和花婉儿两人,就好像是在欣赏一件件艺术品。

    花郎见酒馆的老板如此,觉得他有点变态心理,他甚至怀疑,这个酒馆老板在这里开酒馆,为的是不是在这里看美女。

    酒馆老板的眼睛一直盯着温梦,这让她感觉很不自在,所以在他们刚进酒馆之后,温梦便突然弹去了一粒花生,那一粒花生不偏不倚的刚好打在酒馆老板的左眼上,酒馆老板一声惨叫,顿时捂眼痛苦的叫着,酒杯跑去安慰,却被他给一脚踢开了。

    酒馆老板很气愤,他从柜台走了出來,用手指着花郎他们问道:“谁扔的?”

    花郎冷冷一笑:“我扔的怎么着吧!”

    此时花郎身边有七八个人,客栈老板见花郎一个书生敢这么横,顿时气弱起來,不停的揉眼,并且说道:“沒事沒事,几位客官想要些什么?”

    花郎不屑的笑了笑,说道:“问你几个事情,前天下午,有沒有见一个漂亮女子在这里路过亦或者逗留?”

    酒馆老板扫了一眼花郎,最后才看到包拯,当他看到包拯的黑脸之后,顿时明白过來,于是连忙说道:“有,有,那天的确來了一个漂亮姑娘,我当时还好奇,这个时候这条路,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姑娘,不过可惜了,那姑娘來了之后,便和酒馆里的一个男子一同离开了。”

    梁朵果真是在这里约了人的,花郎心中有着欣喜,连忙问道:“那男子长什么样子?”

    酒馆老板想了想,道:“挺好看的,大眼睛浓眉毛,笑起來有两个酒窝,鼻梁高挺,唇红齿白,反正就是美男子了,有时我看着他,都能产生非分之想。”

    听了酒馆老板的话,温梦有些不屑的说道:“真有那么好看嘛,哼。”

    花郎淡笑,按照他的逻辑,一般男子长的太过漂亮而近乎女化,那么必然有着与他的外边截然相反的心,而这样的男子,幸亏是生到了政令开化的宋朝,若是生到了男风盛行的朝代,恐怕早被人买去当男宠,日日夜夜饱受菊花被残之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