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弄清楚了一些

    第189章 弄清楚了一些。

    在大家反应各不同的时候,包拯突然问道:“那你可知他们两人又去了什么地方,他们有沒有说过要去什么地方?”

    酒馆老板摇摇头,道:“他们并沒有说要去什么地方,不过他们却是一直向北走的,现如今都走一天半了,应该走老远了。”

    如果他们是一直走的,那的确走很远了,只是他们两个人,昨天晚上又下了雪,他们能够走多远呢?

    包拯让人把那男子和梁朵的画像画了出來,随后派人向被继续追踪,而他们几人,则赶回天长县。

    在回去的途中,花郎对温梦说道:“你们的江湖朋友散布四方,让他们帮忙打听消息,应该更快捷一点。”

    温梦点头:“回去之后就让江湖朋友帮忙。”

    路上的雪开始融化,街道上满是泥泞,回到县衙的时候,他们已经累的够呛。

    刚过了正午,梁氏來了一趟县衙,她想知道包拯寻她女儿可有结果,因为梁氏是梁朵的母亲,所以包拯就如实相告了。

    而梁氏听完之后,震惊不已,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真的有了自己喜欢的男人,而且还跟着那个男人跑了?

    她怎么就如此沒良心呢,自己辛苦养她十几年,到最后却抵不过一个男人的甜言蜜语,在男女的事情上,亲情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梁氏回去的时候神情有些萧索,可沒有办法,在男女的事情上,谁都不是专家。

    寒风继续呼啸,梁朵的事情一直沒有消息。

    而在黄昏前,派去杭州的衙役终于赶了回來,而且带着一个中年男子,那男子身材匀称,长的很不错,穿的也不错,可知他的家世也不错。

    那人见过包拯之后,拱手说道:“在下祝盛,听闻我女儿死在了你们天长县,不知这是怎么回事?”祝盛说的话虽然彬彬有礼,可神情却是悲伤不已的,包拯见此,道:“请节哀,其中事情我们也有许多不明白之处,所以还要请祝老能够解惑。”

    祝盛连连点头,道:“包大人有什么要问的只管问好了。”

    包拯嗯了一声,随后问道:“你女儿失踪之前,可有什么征兆?”

    祝盛点点头:“有的,她失踪的前几天,有点心神不宁,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后來就突然失踪了。”

    “那么杭州那方面可有调查出什么來?”

    祝盛想了想,道:“有的,杭州知州经过调查,说曾经有人看到我女儿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一同离开了杭州城,可是我……我真的有些不明白了,她怎么会跟一个男人在一起呢,她可从來沒有说过自己喜欢谁啊,我和夫人都很宠她,她要是真的喜欢谁,说出來就行了,我们必然会满足她的啊,可……可她为何要不辞而别。”

    祝盛说到这里一脸的悲伤,可他刚说完,突然有些温怒的说道:“我女儿死在了天长县,凶手一定是天长县的人,包大人一定要将凶手找出來,我要他替我女儿偿命。”

    这是一个父亲正常的表现,包拯微微点头,道:“这个你大可放心,我们一定会将凶手找出來,还死者一个公道的。”

    说着,包拯给花郎做了个眼色,花郎明白,将玉石戒指拿了出來,问道:“这枚戒指可是你女儿的?”

    祝盛只看了一眼,道:“不是,我女儿失踪的时候,是带着戒指的,不过她的戒指是银的,价钱并不是很名贵,不是这个玉戒指。”

    听完祝盛的话,包拯他们几乎可以确定,这枚戒指必然是凶手的了,而只要知道了这枚戒指的主人,也就知道了凶手是谁。

    只是戒指是玉,通体并无一点标志,他们又如何确定戒指的主人是谁呢?

    不过这并不是包拯和花郎等人最担心的,最让他们担心的是梁朵。

    通过跟对祝盛的询问,他们得知祝如姿是跟着一个男人私奔,然后不知何故沦落到了天长县,最后被人残忍的杀死。

    而梁朵,也是跟着一个男人私奔,那她的命运会跟祝如姿一样吗?

    失踪的都是漂亮女子,这太可疑了。

    而除去祝如姿和梁朵的失踪外,其他的地方有沒有失踪案发生呢?

    此时有些迫在眉睫,花郎连忙让公孙策修书几封,向四周的郡县进行询问,如果每个县都有女子失踪的事情发生,那他们兴许可以协同查办,如此一來,想要拯救那些女子,也就容易得多了。

    对于这点,花郎和公孙策等人都是极其赞同的,从來做任何事情,都是人多力量大,找人也方便的,所以有其他各县的帮忙,想要救出那些失踪的女子,就容易得多了。

    当然,前提是其他各县也有女子失踪。

    公孙策听完包拯的话之后便连忙下去修书去了,包拯派人安排祝盛的住处,然后商议接下來怎么办,如果祝如姿和梁朵的失踪是有联系的,那么这件事情的背后,必然有着一个很大的靠山,而且也有一个很大的阴谋,不然,一个在杭州,一个在天长,两个相距很远的地方,怎么可能发生一样的失踪案呢?

    可悲的是,如今的他们对这件事情的來龙去脉知之甚少。

    而就在他们商议事情,顺便等梁朵消息的时候,一狱卒跑來禀报道:“大人,牢中的薛开、王媛媛和王氏嚷嚷着要离开,他们说自己沒杀人,如今该怎么办?”

    包拯听了狱卒的话,怒道:“将他们几人给我带到这里來。”

    不多时,狱卒押着他们三人來到了包拯跟前,包拯望着他们几人,问道:“你们想出狱?”

    薛开连连点头:“是啊大人,我们沒有杀人,您为何还要关我们呢?”

    听了薛开的话,包拯冷冷一笑,道:“你们是沒有杀人,可是你们发现了尸体而不上报,而且还进行换尸的行为,导致我们错过了许多重要的线索,以至于现如今陷入困境之中,这种罪名,难道不该将你们在大牢里关上几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