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南方女子

    第191章 南方女子。

    黄昏,夕阳将尽。

    寒风刮的整条街道杂乱无章,一拨又一拨的百姓四散亦或者躲在远处静观。

    一群江湖人将一具尸体和一名漂亮女子围在中间,向四周警惕的望着,可是四周除了纷乱的百姓,沒有一个像刺客。

    地上的尸体因为天寒而沒有了体温,梁朵吓得瑟瑟发抖,她的眼珠子不停的转着,她想冲出去回家,可又害怕刺客把她给杀了。

    不远处,包拯和花郎带人赶了來,百姓们见包拯來了,多少有了主心骨,于是就又吩咐围了上來,他们要看一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包拯和花郎他们來到尸体旁望了一眼,只见尸体的胸膛有一枚飞镖,血已经结冰,可有些暗黑,可知飞镖上有毒。

    梁朵并无大碍,她看到包拯之后,立马跪了下去,想要求饶,亦或者她觉得这些江湖人不是好人,要包拯救她。

    包拯望了一眼梁朵,多少为这个迷途女子感到惋惜和庆幸,他心中暗自叹息,随后吩咐道:“将尸体和梁朵带回县衙,去将梁氏叫來。”

    一名衙役得令,立马去办,而包拯他们则走向县衙。

    來到县衙之后,包拯望着梁朵问道:“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兴许梁朵也被最近的事情给吓到了,所以过了许久,她才开口说道:“那个……那个云溪是个坏蛋,他……他根本就不是人。”

    梁朵最先说的话竟然是一句骂人的话,而她所骂的人,显然是被人杀死的那个男子,也是拐她离开天长县的男人。

    大家望着梁朵,希望她能够将事情说的清楚。

    又是许久,梁朵竟然委屈起來,眼角有些湿润,可越是如此,她的情绪也就越发的平静下來,毕竟把心中不快发泄了出來,也就好了。

    “有一天,我在家门口遇到了云溪,他笑起的样子好迷人,让我怦然心动,而他好像也是如此,因为从那之后,他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久而久之,他便找上了我,他说他爱我,我听到他说的话之后,便心向归之了,可是,这件事情我不敢跟母亲说,因为云溪他虽然长的好看,可却并不是天才县的人,我怕母亲不接受他,有一天,他告诉我说,带我回家看他母亲,待我们两人名正言顺了,再來告诉我母亲,我爱他,于是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來。”

    “所以你跟他私奔了?”温梦有些惊讶的问道,因为像梁朵这样的女子,她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她觉得这样的女子真是太傻了。

    梁朵微微点头,然后继续说道:“那天下午,我告诉我母亲要出去走走,我离开家之后,就一直向北行去,因为我早已经跟云溪约好,在那里的一家酒馆见面,见得面之后,我们便继续向北走,可是昨天晚上……”梁朵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说不下去了,就好像是想到了伤心的事情。

    县衙客厅很静,沒有一个人说话,所能听到的只有梁朵的哭泣之声。

    待梁朵哭够,她才继续说道:“昨天晚上,我跟云溪借宿在一间破庙,而就在夜深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云溪在外边跟什么人谈话,我很好奇,这么晚了,云溪能跟什么人谈话,于是,我就偷偷的趴在墙角偷听,我听到云溪对一个男人说,放心好啦,再过一天就到了,这女子长的漂亮,定能卖个好价钱,而另外一名男子坏笑了几下之后,嘱咐云溪说,可一定要忍住,若是……若是破了我……我的身子,价钱就要打折扣了。”

    大家听到这里,都有些惊讶,而梁朵好像已经把最难说出口的话说了出來,所以接下來的话她说的很快:“我听了他们两人的话之后很是害怕,可又不敢大声嚷嚷亦或者让他们知道了我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所以我又连忙回去假装睡觉,心想该如何逃跑,可云溪是个男子,我根本斗不过他,正当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冲进來了一伙人,将我和云溪给抓了起來,然后便带回到了天长县。”

    梁朵说完,一切都已经明了,而包拯和花郎他们,也终于明白云溪这个人的幕后组织到底是做什么的了,他们利用漂亮男子勾引一些漂亮女人,然后将他们运到各处卖掉,当然,若是有富家翁要买,他们就卖出去做妾,要是沒有人卖,那就送到青楼,反正青楼里的老鸨,是不会将漂亮女子拒之门外的。

    只是可惜,云溪被他的同伙给灭口了,如今他们想知道幕后组织的线索,恐怕是不能了。

    大家相互张望一番,都有些无奈,而这个时候,梁氏从外边急匆匆的赶了來,她看到自己的女儿之后,脸色顿时铁青,怒道:“你还有脸回來,你怎么不死在外边?”

    话虽说的很毒,看眼泪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毕竟母女情深,责之切,爱之深嘛!

    而梁朵,见到自己的母亲之后,突然忍不住放声大哭起來,如今的她们终于再次相见,话语难以表达,唯有哭了。

    他们哭够之后,梁氏这才起身,要答谢包拯,可是这个时候,花郎突然说道:“为了令嫒的安全,我觉得让她暂时留在县衙之中毕竟安全。”

    大家一时不解,花郎继续说道:“你女儿听到了罪犯的话,如果罪犯为了以防万一,难免要对你女儿下手,所以,还是留在县衙吧,而且我也想知道,梁朵有沒有看到跟云溪说话的那个男子的面目。”

    梁朵望着眼前的这个书生,感觉很有亲切感,她微微摇头,说道:“沒有,当时我怕被他们发现,所以只是躲在暗处听他们说话,那人的样貌,我是沒有看清楚的。”

    “那么,他们还说了什么沒有?”花郎继续问道。

    梁朵仔细想了想,道:“他们还说,南方女子婉约漂亮,到了北方能够卖个好价钱。”

    之后,梁朵便再想不出其他,包拯让人给她准备了一个房间,然后眉头便紧锁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