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政绩通明

    第192章 政绩通明。

    包拯的脸色很难看,而大家也都明白因为什么。

    如果这些人要把南方的女子送到北方去,那么祝如姿为何被人从杭州送到了天长县呢?

    派去去打听戒指的线索,可是沒有一点消息。

    而这个时候,天色已晚,花郎等人向包拯告辞,最近几天的事情,让他们沒有头绪。

    寒风很紧,冬冷。

    这样的时节,躲在家中享受温暖是最舒服的,可为何这些恶人要在这个时候作案呢?

    阴无错一直不语,快到家的时候,他突然说道:“梁朵不是听到云溪和另外一个人说再过一天就到了吗,如果算一下他们的脚程,是不是就能够知道云溪所说的地方是哪里,兴许他们的老巢就在那里呢?”

    这点是花郎沒有想到的,阴无错说出这点之后,花郎连连称赞道:“阴兄所言甚是,明天一早,我们就让包拯派人去查。”

    夜渐渐深了,大家一夜无话。

    次日,花郎等人來到县衙,将阴无错的话给包拯和公孙策说了一遍,他们两人听完之后连连点头:“好,我这就派人去做。”

    一名捕快刚离开,一名衙役便回來了,手里拿着十几封书信。

    “大人,给附近各州县的信有了回答。”衙役说着,将十几封回信递给了包拯,包拯接过之后,分给众人帮忙查看。

    待大家看完,脸色都有微变,因为信上说,他们的州县也都有女子失踪,有的地方已经发生了好几起,他们派人寻找,一点线索沒有。

    就在大家为之惋惜的时候,花郎却淡淡笑道:“这里有一封信,他的县里却是一个女子失踪案都沒有发生,政绩通明啊!”

    这话好像是夸奖的话,可大家听來,总觉得怪怪的,花郎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而这个时候,大家更好奇的是,那个县的政绩如此的好,竟然让诱拐少女的恶人不敢前去作恶?

    包拯接过花郎递來的信,看过之后脸色微变,道:“这來安县的张贤竟有如此本事?”

    这句话是疑问,而这个时候,花郎淡淡一笑:“那里是有本事,难道包兄沒有发现这里的问題?”

    包拯一时不解,摇头道:“什么问題?”

    “江南的各个州县都有女子失踪,为何偏偏來安县沒有呢,难道不是贼人对來安县单独照顾?”

    花郎这么一说,包拯立马醒悟过來,每年县令的升迁都是要看政绩的,如果县里有人口失踪,亦或者案件未破,都影响升迁,可贼人管你县令升不升迁呢,他们只管赚钱?

    可如今來安县却沒有发生女子失踪案,这是因为什么?

    其实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必然是來安县的张贤跟贼人有所勾结,而为了保持自己的政绩,他沒有让人在他的管辖内动手。

    如此说來,他们只需要调查來安县就可以了,亦或者说,调查张贤就行了。

    而这个时候,公孙策说道:“如果这件事情跟來安县县令张贤有关,那么祝如姿为何会死在天长县,就有理由解释了,张贤的家人张齐和张天福都在我们天长县,如果张齐亦或者张天福觉得祝如姿貌美,想留着自己用,那张贤将祝如姿送与他们,是完全有可能的。”

    公孙策这么一说,大家恍然醒悟,如果事情真是如此,那么杀死祝如姿的人也就是张天福亦或者是张齐了。

    张齐才不过四十多岁,对于女人应该也是有需求的,所以他有可能是凶手完全说得通。

    为此,包拯派了两名捕快暗中监视张府的一举一动,并且派人拿着玉戒指四处寻找,看看有沒有人做过这样的戒指。

    这也算是一点希望了。

    而來安县的事情,包拯不便派人去查,所以花郎请温梦让她的江湖朋友帮忙打听,看看这个张贤有沒有什么特别的行动,亦或者有沒有女子随便进府。

    当然,少不得要调查一下张贤这个人。

    对于花郎的这个请求,温梦根本无法拒绝。

    正午时分,派出去打探戒指下來的人赶了回來,他将戒指交个包拯之后,答道:“回包大人,我们调查了天长县所有的玉石铺,他们都说沒有做过这样的戒指,不过昨天,张天福來过一家铺子,要他们打造一个和这枚戒指一模一样的。”

    听了衙役的话,包拯冷冷一笑,道:“看來这个张天福是害怕我们通过戒指找到了他,所以才要预备一个以防止我们突然调查啊。”

    花郎听了包拯的话之后,淡淡一笑:“也许只是张天福很喜欢这样的戒指,所以丢了一个,想再做一个也有可能,不过单凭戒指,我们无法拿他如何,因为我们不能够证明,这枚戒指是张天福的。”

    这点,大家也都明白,如果张天福坚持说这枚戒指不是他的,包拯他们又能如何?

    沒人能够证明,那就不是他的。

    大家对此很是无奈,明明已经知道凶手是谁,可却沒有办法动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希望能够发现他们的罪恶。

    为此,包拯加派了人力,去调查有沒有人看到过祝如姿进入过张府,亦或者是张家的房产。

    这件事情有些困难,可却沒有花郎他们想象的困难。

    大概傍晚时分,衙役便有了结果,而且还带回來了一个乞丐,那乞丐穿的衣衫破烂,而且穿的非常少,冻的瑟瑟发抖。

    衙役说这个乞丐看到过一个女子进入张府。

    包拯望了一眼乞丐,问道:“把事情说一遍。”

    乞丐搓了搓手,道:“那天我在张府门口要饭,看到一名男子领着一名女子进了张府,那女子长的漂亮,跟你们悬赏的画像长的一模一样,我看到画像之后就想來领赏,可是來到县衙,你们的衙役不让我进,而后來我又想,我不认识这女子,见了大人也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也就放弃了。”

    听完那乞丐的话,包拯望了一眼花郎,花郎淡淡一笑,也许现在,他们可以对张天福和张齐两人做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