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一枚玉戒

    第193章 一枚玉戒。

    夕阳将尽未尽,寒风有些凛冽,一众衙役冲开街道上的人群,向张府赶去。

    來到张府门前,那里的守卫看到是衙门的人,顿时连大气都不敢吭,可他们又害怕被张家父子责骂,所以在他们老远看到那些衙役之后,便急匆匆的跑进府里向张齐和张天福两人禀告去了,另外一守卫见这些衙役來势汹汹,有些害怕,于是顾不得其他,连忙跑进府里把门给关了上。

    可他刚关上门,便有些后悔了。

    衙役在外边拍打,脚踢,可守卫不敢开门,这个时候,张齐带着他的儿子张天福赶了來,怒道:“为何关门?”

    守卫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过所以來,张天福顿时骂道:“你这个兔崽子,会不会长点脑筋,你把门关上不让那些衙役进來,岂不是更让他们怀疑?”

    守卫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于是也不敢辩驳,任由张天福打骂,而这个时候,张齐已经打开大门迎了出去,可他刚迎上去,衙役便将他给捆上了,张天福更是还沒有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被衙役押了起來。

    在赶往衙门的路上,那些衙役很生气,他们甚至踹了张天福一脚,并且怒骂道:“小子,敢把我们拒之门外,看來你是杀人凶手无疑了,就等着去死吧。”

    张天福见这些衙役如此对待自己,便有些生气了,可他刚准备发怒,便看到了他父亲张齐的眼神,那眼神虽然很怪,可他们毕竟是父子,所以话不用说出,便能够明白是什么意思。

    张齐和张天福两人被衙役押着,很快便引來了一众百姓的围观,他们围着笑着骂着來到了县衙,而谁人被抓谁人被押被审,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沒有,他们只管看热闹就行了。

    來到县衙,衙役将张齐父子押进大堂,他们两人跪下之后,包拯随即升堂,几声威武之后,包拯厉声问道:“张齐父子,可知本大人为何押你们而來?”

    张天福不言语,只望了一眼他的父亲,张齐叩头,道:“回大人话,小民实在不知。”

    包拯冷冷一笑:“祝如姿之死,你们可知道?”

    张齐点点头:“这件事情在天长县闹得沸沸扬扬,我们又岂会不知,只是包大人为何这样问?”

    包拯拍了一下惊堂木,怒道:“好你个张齐,巧舌如簧,做下了恶事竟然还來问本大人,來人啊,先给他们两人各打三十大板。”

    这包拯不说明情况便先打犯人,这可是从來沒有过的事情,堂外百姓纷纷表示不解,却也不能够做任何决定,张齐听闻要打自己,连忙喊道:“大人,小民沒有犯法,你凭什么打我们?”

    包拯却是不理会张齐的言语,四名衙役跑來摁住了张齐父子,任何便抡起板子打了起來,一时间整个大堂之上惨叫一片,而张天福更是叫的厉害,哭天喊娘的,堂外百姓本來还有些不解此事,而看到张天福痛苦的样子之后,他们反而乐了。

    张天福是什么人他们最清楚了,欺软怕硬,占街霸市的,如今看他越痛苦,百姓就越发的开心。

    如此三十大板打完之后,他们父子两人连跪都跪不成了,最后只能趴在地上,张齐被打,眼神之中满是恨意,可他又不敢流露出來,最后仍旧央求询问道:“听闻包大人是个青天,可为何不说明理由便对我们用刑,这是青天该做的事情吗?”

    包拯嘴角微微抽动,问道:“你们父子二人做了什么恶事,难道要本大人说出來你们才肯就范吗?”

    张齐趴在地上,样子极其的可怜,问道:“大人这话我们就不明白了,我们父子二人做了什么恶事,要大人这般对我们?”

    见张齐如此顽固,包拯随即说道:“有人说,曾经看到祝如姿被一男子领进了你们张府,而几天之后,她的尸体就被人给发现了,可有这回事?”

    张天福听到包拯的话之后,顿时害怕起來,可张齐却只冷冷一笑:“大人,这纯粹是胡扯,在此之前,我们从來都沒有见过大人口中所说的祝如姿,又何來谋杀一事,大人若是破不了案想拿我们父子做冤枉鬼,直说便是,何必拐卖抹角?”

    这张齐果真心思缜密,口辩巧舌,包拯向堂外望了一圈,仍旧不见花郎踪影,他心中有些着急,可想到他们所说的计谋,于是便忍了下來,望着张天福问道:“张天福,你的玉石戒指可有丢失?”

    张天福眼角有泪痕,是刚才被打的时候痛哭的,他听到包拯问自己之后,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这才答道:“回……回包大人话,小的戒指并沒有丢失,如今就戴在手上。”

    张天福说着,将自己的手举了起來,而他的手指上,戴着花郎在树林里找到的一模一样的戒指,而包拯看到那戒指之后,突然大声呵斥道:“那这枚戒指是不是你的呢?”

    说着,包拯让一名衙役将花郎找到的那枚戒指递给了张天福,张天福看到那枚戒指之后,脸色微变,道:“大人,冤枉,这可不是我的戒指,我的戒指可在我的手上啊,大人可不能够冤枉我们。”

    包拯冷冷一笑:“本大人不会冤枉你的,你那枚戒指,是几天前刚做的,因为你原先的丢了,而且丢在了抛尸地点,可惜,尸体在你回去找戒指之前,被人给偷偷藏了起來,所以你找不到这枚戒指。”

    张天福有些不屑,道:“大人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我是不会承认这戒指是我的。”

    这点包拯早已经料到,所以,包拯望着张天福,冷冷一笑,道:“我有人证看到过祝如姿去你的府邸,你可还要抵赖。”

    说着,一名乞丐上了大堂,然后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可那乞丐刚说完,张齐便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待他笑完,道:“包大人,一个乞丐的话你也信,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可笑,可叹,可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