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一枚银戒

    第194章 一枚银戒。

    张齐的话有些逾越,因为他是百姓,怎能如此嘲笑包拯?

    而包拯听了张齐的话之后,顿时大怒不已,道:“就凭你刚才的话,我就能再打你三十大板,來人啊,给我打。”

    那些衙役听了这话,一点也不犹豫不含糊,抡着板子就又打了起來,这张齐已经人到中年,那里受得住打,所以衙役刚打了十几下之后,他便昏死了过去。

    可是,包拯仍旧不肯罢休,让人用冷水泼醒他之后,又继续的打,那样子好像恨不能打死他。

    堂外百姓忍受着寒风,看着大堂上的惨状,都觉得有股子热血在沸腾,当然,这不能说他们沒有良心,因为他们早就恨透了张家父子,他们仗着张贤是來安县县令,经常作威作福,沒人敢惹他们,如今包拯替他们出气,他们又怎能不高兴?

    在打张齐的时候,包拯又向堂外望了一眼,仍旧沒有花郎的影子,如果花郎再不來,这张齐恐怕就真的打死了。

    三十板之后,张齐气若游丝,就算放他回去,恐怕今生也要落下病根,一辈子病怏怏了,而这个时候,包拯望着张齐,问道:“现如今你们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张齐的嘴角溢血,可他仍旧不肯承认他们杀死了祝如姿,因为承认了,就只有死,不承认,他料定包拯不敢打死他。

    就在张齐不承认的时候,大堂外边突然传來一个声音:“你不承认也不行,你们父子两人,狼狈为奸,害死了一名少女,你们还想抵赖?”

    这句话传來,包拯和公孙策他们两人顿时精神一震,而这个时候,人群散开,花郎和阴无错温梦花婉儿四人走了进來,他们四人來到大堂之后,花郎随即拱手答道:“包大人,此父子二人是shā rén凶手无疑了。”

    张齐见是花郎,强忍着身上的痛问道:“你说我是shā rén凶手,可有什么证据?”

    花郎淡淡一笑,从身上拿出一枚银戒來,道:“这枚戒指是我们刚刚在你们的府邸找到的,而这枚戒指,是祝如姿戴的,你说你们沒有杀她,那她的戒指怎么会在你们的府上找到?”

    花郎这般说完,张天福便有些惊恐了,可他的父亲虽然受了六十大板,昏死过去两次,却仍旧镇定自若,忍者疼痛说道:“一枚戒指,谁能够肯定是祝如姿的戒指,谁又能够肯定你是在我们张府找到的?”

    见张齐如此,包拯冷冷一笑,吩咐道:“來人,将祝如姿的父亲祝盛请來,让他认一认这枚戒指,是不是他女儿的。”

    衙役领命,不多时领着祝盛來到大堂,祝盛看到那枚戒指之后,顿时大呼道:“大人,这枚戒指的确是我为小女买的,那年她刚好十六岁,我就和她母亲一同去集庙里求了一枚,保佑她平安幸福渡过一生的,可是谁曾想,她小小年纪,竟然被……被这两个畜生给杀死了,大人一定要为我女儿做主啊。”

    祝盛说着,跪倒在地,泣不成声,而他看张天福的眼神,就好像要吃了他,张天福一时胆怯,不敢去看。

    不过这个时候,张齐却仍旧不承认,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就算是事实,也不能够承认。

    不过,花郎并不惧怕,他淡淡一笑,拍了拍手,然后两名衙役押着一名小厮來到了大堂,那小厮來到大堂之后,立马跪下说道:“回大人话,那祝如姿的确是张……张老爷和少爷杀死的,他们两人贪图祝如姿美貌,想要她侍候这对父子,可祝如姿不从,他们两人就合伙杀死了她。”

    这小厮摸样的人说完之后,包拯望着张天福问道:“你可认识此人?”

    此时的张天福不敢多言,因为他认识这个人,这个人正是他的跟班张三。

    如今有张三作证,他们恐怕再狡辩,也是不行。

    包拯望着他们父子二人,怒道:“事情可是如此?”

    他们两人不语,包拯眼睛一瞪,吩咐道:“來人,给我打,打死为止。”

    衙役领命之后,也顾不得其他,板子便抡了上去,张齐和张天福两人那里受得了如此的打,他们见人证物证都已经有了,也就不再狡辩,将罪行全部承认了下來。

    原來,他们父子两人看中了祝如姿,于是便想以儿子的名义纳她为妾,可是祝如姿不从,他们一时失手就杀了她。

    听完这对父子的话之后,包拯冷冷一笑,道:“一派胡言,送祝如姿去你府上的那人是谁,你们与倒卖妙龄女子的团伙到底是什么关系,快如实讲來,不然休怪本大人无情!”

    听了包拯这话,张齐顿时震惊不已,忍者疼痛说道:“大人说什么,我听不明白,我们不知道什么团伙,更不知道什么组织,祝如姿是我们杀的,你们想要怎么处置我们,就怎么处置我们吧。”

    这张齐这么说,好像已经视死如归了,可是张天福可不愿,他还年轻,大把的生活他还沒有享够,他不想死,所以这个时候,他突然喊道:“我说,我说,只要你们不要我死,我什么都告诉你。”

    可是张天福刚说出这句话,张齐便突然厉声呵斥道:“不准说!”

    只是这个时候,在父亲的命令和性命面前,自然是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了,所以张天福在地上滚趴着,道:“我招,我什么都招,只求饶我一命。”

    包拯冷冷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如实招來。”

    可张天福刚要开口说话,张齐突然冲上來掐住了张天福的脖子,张天福大呼救命,衙役连忙上前來劝,可那些衙役还沒有冲上來,一枚飞镖从大堂外边飞來,一声惨叫响起,张天福已经一命呜呼了。

    阴无错和温梦两人追去,可是大堂外边除了寒风和看热闹的百姓,沒有一个可疑的人。

    大堂之上,张齐看着已经死去的儿子,眼神之中充满了悲切,可是很快,他却突然大声笑道:“儿子,不要怪爹爹,爹也是沒有办法啊!”

    这句话后,大堂之上徒留两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