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张贤的反应

    第195章 张贤的反应。

    寒风凛冽,县衙的大堂上寂静无声。

    看热闹的百姓已经散去,阴无错和温梦两人从外边走了回來,他们一脸的气愤,因为他们沒有找到刺客的一点踪迹。

    花郎看着大堂上的两具尸体,许久之后突然叹息一声,道:“他们两人死了,也并非坏事,至少我们知道了他们幕后仍旧有人,而且张齐为了那人,不惜牺牲自己和儿子的性命。”

    公孙策微微点头:“花兄弟说的沒错,我觉得他们要保护的人必然是张贤,张齐和张天福两人杀了人,必难活命,张齐想到了这点,他们反正都是要死的,何不一死了之保护自己的弟弟?”

    听了公孙策的话,包拯觉得很有道理,点头之后,却又有着些许担忧,说道:“可他们两人如今死了,我们想要找出幕后黑手,恐怕就麻烦了。”

    这点,大家又何尝不知,不过花郎好像并不是很担心的样子,众人见此,问道:“你有什么好办法?”

    花郎淡淡一笑:“好办法倒是沒有,不过我们既然已经知道张贤跟此事有关,那这件事情的线索还是有很多的,如今他的弟弟和侄子死了,暂且看一看他的反应再说。”

    如今,也只好如此了。

    天色渐晚,风吹來有些刺骨,去监视张贤的江湖朋友并沒有传回任何的消息,而张齐和张天福两人已死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來安县。

    來安县县衙,一身材匀称,但略显消瘦的中年男子在屋内走來走去,好像极其的愤怒,他來到桌前,拿起一茶杯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骂道:“包黑子,好你个包黑子,竟然敢打死我哥和侄子,我张贤发誓,跟你势不两立,你等着。”

    张贤骂着坐了下來,随后望着对面的男子问道:“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对面男子穿一袭黑衣,此时显得极其平静,跟张贤的愤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望了张贤一眼,冷冷一笑:“那也是你哥哥活该,我们说好了诱拐到女子之后立马送走,绝对不能够留住我们手里,可他们倒好,看到女子漂亮,便想自己先尝尝,如今拿命偿了吧。”

    黑衣男子好像一点不惧怕张贤,而张贤听完黑衣男子的话之后,虽然气愤,也有了些许后悔,这个时候,他突然拍了一下桌子,道:“我去告他包拯,在公堂之上用大刑,害我哥哥致死,这样总可以报仇了吧。”

    黑衣男人冷冷一笑:“可惜,你哥哥和侄子都已经承认了罪行,他们的罪本就该死,包拯用刑也沒错,谁规定我大宋审案不许用大刑了?”

    张贤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怒道:“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黑衣男子微微一笑,笑的云淡风轻,道:“好办,现如今你去一趟天长县,替你哥哥和侄子收尸,其他的一切都不要说也不要做,更不能再见我们青衣社的人,这边的事情,我们秦老大会替你摆平的。”

    听了黑衣男子的话,张贤虽然不情愿,可还是答应了下來,并且说道:“秦老大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你们一定要想办法解决了包黑子,我恨死他了。”

    黑衣男子笑而不语,解决包拯谈何容易,他们所能做的,恐怕只是不让包拯查到他们罢了。

    黑夜來临,风又急了些,一片乌云遮挡了月光,整个大地一片黑暗。

    也许,在这样的黑暗之中,正是罪恶滋生的时候吧。

    天长县,街道上走着四个人,他们迎着寒风,向家里赶去,温梦显得有些兴奋,道:“今天在大堂上,可真是险啊,如果那张天福不承认戒指是在他家里找到的,我们还真拿他沒有办法。”

    这个时候,花婉儿淡淡一笑,道:“温姐姐多虑了,那张天福家中很有钱,怎么可能看上祝如姿的戒指呢,所以他一定会认在他们杀祝如姿的时候,祝如姿的戒指真的跌落在了他的家中,有祝盛作证那戒指是祝如姿的,谁会怀疑那是我们随便做了一个呢。”

    温梦觉得花婉儿说的有些道理,而此时,阴无错跟着附和道:“我们用言语威胁那个张三作证,有他作证,那张齐父子不承认都不行。”

    大家一路说笑,花郎却是不语,他好像在担心什么,又好像在想事情,大家见此,也都慢慢的安静下來,回到侦探社之后,更是沒有多说,便各自回屋休息了。

    次日一早,花郎便让温梦去看看那些江湖朋友有沒有传來消息,温梦想问花郎几个问題,可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來,最后只得放弃,去寻那些江湖朋友的消息。

    消息是有的,温梦回來之后,告诉花郎,今天一早,张贤带人向天长县赶來。

    花郎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淡淡一笑,道:“走,我们去县衙。”

    大概正午时分,张贤带着几名手下來到了包拯治理的天长县,他來到县衙之后,包拯并为先去接见他,而是让他在客厅等了半个时辰,待大家吃完了午饭,包拯这才带人來到客厅,包拯见到张贤之后,却也还算客气,笑道:“张兄大驾光临來我天长县,不知有何事?”

    张贤强忍怒意,嘴角微微抽动,道:“包大人,大家都是明白人,又何必拐弯抹角呢,我大哥和侄子被你们给打死在了大堂之上,如今,我來领尸。”

    听了张贤的话,包拯连连摇头:“张兄此言差异,你侄子和大哥都已经承认了罪行,可他们并不是我杀的,你侄子是被人发暗器灭了口,你大哥畏罪自杀了,所以,张兄來我这天长县,想要领走他们的尸体,恐怕不容易啊。”

    张贤脸色猛然一变,道:“怎么,你还不让我领走?”

    包拯摇摇头:“不是不让你领走,而是要将你留下。”

    这句话刚说完,几名衙役便从外边冲了进來,将张贤和他的几名手下团团给围了起來,张贤见此,怒道:“包拯,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可是來安县的县令,你敢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