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黑风镇

    第196章 黑风镇。

    张贤的话充满了威胁,可包拯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不仅不吃这一套,而且还带着几分戏谑似的说道:“并非是要拿你,是因为你的哥哥和侄子供认,祝如姿是你的人送给他们的,而且你还派人诱拐少女,带到北方去卖,鉴于此,我们要对你好好审问一番。”

    张贤听得这话,突然有些后悔起來,他后悔听那个黑衣人的话了,沒事回來收什么尸体嘛,现如今落入包拯的圈套,他想脱身都难。

    可就算如此,张贤也不是个笨人,他望着包拯冷冷一笑,道:“你我同为县令,你凭什么扣我留下?”

    包拯望了一眼公孙策,公孙策连忙站出來,说道:“此时在这天长县县衙,你张贤不再是县令,而是一个涉案的嫌疑人,所以,我们有权拿你。”

    张贤不知道大宋的律例上有沒有这一条,花郎更不知道,不过这张贤自投罗网,他们就绝对不能够放过他,所以不管是用什么方法,都必须扣住他。

    张贤见自己辩不过公孙策,便想要逃,他身边还有几个手下,冲出去应该沒有什么问題,而且他也不相信包拯敢杀了他,沒有确凿证据,便杀一朝堂命官,这罪名可是不轻的。

    所以这般想定之后,张贤给他的几个手下做了暗示,他的手下明白,在张贤一声令下之后,他们突然扶着张贤向外冲去,可包拯的的手下也不是吃干饭的,那些人一冲,包拯的衙役便冲了上去,他们跟张贤的人厮杀,一时间打的有些难解难分,张贤闯不出去,只好躲在刀光剑影之中。

    最后,张贤的手下毕竟不敌包拯的人,他的手下全部被zhì fú之后,包拯冷冷一笑:“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张贤冷冷一笑:“我是清白的,我要将此事上奏皇上,我要告你包拯乱用职权,并且不按规矩办事。”

    包拯并沒有理会张贤的话,而他也知道,张贤此时是什么都不会招供的,所以包拯让衙役将张贤押进了大牢。

    这个时候,那些江湖朋友又传來消息,他们偷偷潜入到來安县县衙查看了一番,可是沒有发现一点线索。

    也许,他们诱拐的那些女子,并不在來安县。

    在听完江湖朋友的消息之后,花郎想到了梁朵说过的话,她听那个云溪和另外一名男子说,再走一天,他们的事情就完了,那么他们是要将梁朵送到那个地方,然后再从那个地方将诱拐來的女子送出去了?

    那个地方在哪里?

    包拯已经派人去查了,怎么还沒有消息?

    大家都显得有些着急,因为去的晚了,不知要有多少女子被人给卖出去,他们必须尽快阻止这些人的罪行。

    下午,又下起了雪。

    红泥小火炉,可惜,天已经下雪,大家坐在屋内烤火,花郎对包拯说道:“包兄可知我为何让你冒着被弹劾的危险也一定要将张贤扣留,你又为何一定都不怀疑呢?”

    花郎问出这话的时候,包拯正在饮茶,他浅浅的喝了一口,笑道:“对于花兄弟的话,我是一点不怀疑的,至于为何要我扣下张贤,我却是不知的,毕竟那张齐父子,并未供出张贤。”

    这点,温梦和阴无错他们也是不知,他们望着花郎,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花郎见此,淡淡一笑,道:“其实很简单,随着我们调查的深入,那伙诱拐少女的人一定会害怕,而为了保全自己,他们必然会shā rén灭口,张天福已经被杀,若我们真的威胁到了那伙人,那他们也是不会放过张贤的。”

    大家听了花郎的话之后豁然开朗,而听完之后,他们大家都有些惭愧,这件事情是如此的明显,他们却要在花郎说出來之后,才能够想到。

    黄昏将尽未尽,雪将停未停的时候,包拯派出去的人终于有了消息。

    “按照脚程计算,一天之后到的地方是黑风镇。”

    那些人将诱拐來的少女带到了黑风镇?

    大家从未听说过黑风镇,不过听其名字,好像不是个什么好地。

    可如果那些被诱拐來的女子真的在黑风镇,那他们却是必须要去闯一闯的。

    时不我待,他们一行人收拾一番之后,便冒着还未停歇的雪上路了。

    而在赶往黑风镇的途中,温梦向江湖朋友传信,一同前往黑风镇,因为不知道黑风镇的势力如何,所以去的人多一点是好事。

    而江湖上的朋友,都很讲义气,只要温梦有了困难,他们必帮。

    出得城门,大家一路向北行去,因为天寒,又下了雪,所以他们走的并不是很快,天黑下來之后,他们在郊外的一处破庙里休息,但他们却不敢休息的太长,毕竟,那里有不少女子等着他们去救。

    天黑了下來,大家都进入了梦乡,雪仍旧未停,包拯起身來到破庙外边的雪地里,雪落在他的肩膀上,经久不化,望着满天白雪,包拯忍不住叹息一声,他是在为那些受苦的少女叹息,也是在为自己叹息。

    自己有治国之才,有系百姓安危之心,可奈何他身卑位地,难以为天下众多百姓谋福祉。

    现如今皇上虽然圣明,可朝中奸臣却也不少,而且大宋四周番国林立,边境随时都有被扰之危,这也让他担心。

    漫步在庙前,包拯担心了很多,也想了很多解决这些问題的方法,而当想到自己的这些方法根本无法上达天听的时候,又忍不住叹息一声。

    而就在这一步一叹息中,包拯竟然不知不觉间离开了破庙好远,当包拯醒觉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四周是一片杂林,而白雪仍旧纷飞,他的头发上已经满是白雪,白雪应着他的黑脸,将他的脸显得更加分明。

    离开的太久了,包拯这般想着,便要沿原路返回,可就在包拯刚转过身,却发现自己回去的路上站着一黑衣人,那人一脸冷笑,手中的刀瑟瑟发抖,不知是因为天冷,还是因为要shā rén而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