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包拯和展昭的故事

    第197章 包拯和展昭的故事。

    四周的寒风刮着,包拯却有些害怕,他害怕的都不敢紧一紧自己的衣服。

    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干嘛在这么晚了还独自一人跑出來呢?

    就算真的想出來走走,他也应该叫上一两个人才行吧。

    眼前的这个人包拯根本不认识,可看他的样子,是要shā rén,如今自己该怎么办?

    迎上去恐怕死的更快,可逃?跑得过他吗?

    现如今,恐怕只有一个办法了。

    而当包拯想到这个办法之后,他突然向后跑去,而且边跑边喊:“救命啊,shā rén啦,花兄弟快來救我。”

    平时严肃端庄的包拯,此时喊出这些话來显得有些滑稽可笑,可一个rén miàn临生死危险,喊出这些话是再正常不过了。

    包拯跑的很快,是他今生跑的最快的一次了,可他跑那么快,他身后的那个黑衣人却只是冷冷一笑,并不是急着追,好像他要玩一玩包拯,就像是一只猫抓到了一只老鼠,他要玩够之后再一口吃了他。

    包拯拼命的跑,而这个时候,那个黑衣人已经开始追了,不过他追的方式很特别,他就是用步子去走,不是跑,而是走,可就是走,却让人觉得比跑都快。

    包拯被追,就更加的急切,于是顾不得其他,更顾不得方向,拼命的向前跑去,可是他忘了,现在的雪仍旧在下,而一个人在雪地上跑的太快,只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滑倒,而包拯真的滑倒了,他跌倒之后在雪地上滚了好几滚,以至于弄的全身都是雪,而当他准备站起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一个膝盖好痛,痛的他连站都站不起來。

    黑衣人越來越近,包拯不停的向前爬,他要能逃多远就逃多远,他必须为自己争取时间,只要花郎和阴无错他们几人赶來之后,他就有救了。

    可是,花郎和阴无错他们到现在都沒有赶來。

    黑衣人越发的近了,近的他只要一出刀就能够kǎn dāo包拯的肩膀,而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真的抽出了刀,并且奋力的砍去。

    包拯害怕的闭上了眼睛,他不过去看,在这样的雪夜,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他甚至想到刀切入自己肌肤时的痛,以及鲜血顺着自己的臂膀流下时的情景。

    兵器交接声突然传來,包拯大喊了一声,可他并沒有感觉到痛,他听到了声响,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他看到一白衣男子在雪地上更那名黑衣人打的难解难分。

    他并不认识那个白衣男子,不过凭借多年经验,他可以肯定那白衣男子是來救自己的,而且这个白衣男子是个侠士。

    只是,这么晚了,这个侠士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地方,莫不是以救自己为名,想图他点什么?

    可包拯这般想着,又觉得自己这些想不对,如果那白衣侠士真的想图自己点什么,又干嘛救自己呢?

    两人越大越激烈,而白衣侠士渐渐占了上风,可要将那黑衣人给拿下却不容易,而就在这个时候,从不远处突然飞奔出两人來,那两人飞來之后,立马将那黑衣人给围住了,一时间四人厮杀起來,寒风白雪飘來,像是入了战场的风尘。

    待厮杀结束,那黑衣男子已经全身是伤,他想逃已然不可能了。

    他望着眼前围着他的三人,有些后悔,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杀了包拯,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

    打斗结束之后,花郎带着花婉儿也一些捕快赶了來,花婉儿去搀扶包拯,花郎望着那黑衣人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杀包大人?”

    黑衣人冷冷一笑:“我是替张齐张老爷报仇的,他曾经救济过我,可你们却害死了他。”

    听了这黑衣人的话之后,花郎觉得甚是可笑,道:“张齐那个畜生会救济你这样的人,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看你必然是张贤的同谋,想要杀包大人以避免我们捣毁你的老巢吧。”

    黑衣人脸色微动,随后哈哈大笑了几声,就在包拯他们几人有些不解的时候,一口鲜血从黑衣人的口中流出,喷了一地。

    雪中有血,雪是红的。

    黑衣人竟然跟张齐一样,宁肯死也不要说出幕后主使,难道,这幕后主使就这么可怕?

    风吹來寒寒的,尸体已经开始僵硬,白雪慢慢的覆盖开來,包拯的膝盖已经好多了,他显得有些惭愧,如果不是自己莽撞的跑來,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不过,大家都沒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而花郎看到那白衣侠士之后,有些震惊,连忙问道:“展兄弟怎么在这里?”

    原來,这白衣侠士竟是展昭,包拯听得,对这展昭充满了感激,他连忙上前,拱手道:“多谢展大侠及时出手相救。”

    展昭连忙回礼,道:“包大人客气,包大人为了百姓肯出來受苦,我这点事情,又那里敢劳包大人的谢,我也是受到了江湖朋友的消息,來黑风镇助几位一臂之力的。”

    展昭游戏江南,听到这消息赶來并沒有不妥,而花郎从來沒有怀疑过展昭,所以听了展昭的话之后,花郎连忙说道:“展兄弟肯來帮忙,那自然是最好的了,我们先回去休息一下,等包兄的膝盖好些了,我们马上上路。”

    马上上路对包拯和公孙策两人來说有些为难,可阴无错展昭等人都是江湖人,他们过惯了月明好渡江湖的日子,在夜间赶路,对他们來说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回到破庙暖和了大概一个时辰,包拯的膝盖觉得并无大碍之后,他们便继续上路。

    风雪不停,离黑风镇还有大半天的路程,不知去了那里,他们要面临怎样的危险。

    大家就这样赶着夜路,花郎望着包拯和展昭两人,心里想道,这两人在这种情况下相遇,是不是缘分已到,要他们两人在一起呢?

    若真是如此,自己是不是应该煽风点火,促使一下呢?可看他们现在的情况,却让花郎有些怀疑,因为他们两人谁都不怎么说话,难道是展昭不想跟官府的人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