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涉水之险

    第198章 涉水之险。

    雪在天渐亮的时候停了,而那个时候,大家都困的要命。

    轮流赶着马车,在路边的一小酒馆将就了一顿早饭之后,他们几人继续赶路。

    大约巳时的时候,他们一行人终于來到秦淮河沿岸,要赶往黑风镇,必须横渡秦淮河,沒有办法,他们一行人弃马车渡船而行。

    船是在岸边租的,半吊钱送对对面,而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秦淮河上结着淡淡的薄冰,船沒行驶一段路程,都要在前面进行凿冰,以保证船能够顺利飘过。

    如此,一段并不是很宽的秦淮河,他们就要走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对他们來说太重要了,所以在船行驶的时候,温梦不停的催促,最后催促的急了,那掌舵的也不耐烦,道:“姑娘,你再催也是沒用,不先把冰砸碎了,我这船就沒法要了。”

    这点花郎他们是理解的,所以最后还是花郎拉住了温梦,让她稍安勿躁。

    寒风有些刺骨,花郎不停的搓手,心中感觉很是奇怪,怎么今年的冬天这么冷,南方不是应该很暖和才对的吗?

    正想间,从对面冰面上突然出现一群人來,那些人个个身手矫健,穿一双很大很长而且很宽的鞋子,这鞋子让他们站在冰面上不至于踩破冰块而掉进去。

    那些人的突然出现,让包拯等人很是吃惊,而看他们的样子,來者不善,船家见这种情况,顿时吓的要掉头,可他们已经上了船,包拯又岂容他掉头逃走?

    可若是不逃,就必须跟那些人打上一架。

    不多时,那些人将花郎等人的船给包围了起來,他们的手中有一根像是扁担似的木棍,木棍支住冰块便能够停下來,他们停下來之后,花郎立马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拦我们的去路?”

    那些人相互张望一眼,随后其中一人冷冷一笑:“要你们命的人。”

    这句话后,那些人顿时不顾一切的冲了上來,花郎见此,立马发射暗器,而温梦也连忙甩出了飞镖,可这些人在冰上滑行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们扔出的暗器大多是十有九不中,片刻间,他们便都已经來到了船边。

    他们來到船边之后,右手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长刀,那刀就好像是长在了他们的手上似的,耍來好生的灵活娴熟,眼看这些人的刀就要把船给毁了,展昭和阴无错他们两人突然飞身來到船沿,一刀一剑与这些人奋力拼杀起來。

    只是,他们两人站在船上,行动难免有些受阻,可那些人在冰上滑行,可以來回后退前进,所以阴无错和展昭两人打的很艰辛。

    不过包拯带來的几个捕快也抵挡了几个人,而花郎和温梦两人,就在这个时候发出安全和飞刀,这个时候,那些人无暇分心,多半都躲闪不开。

    于是几番打斗下來,对付死的只剩下了三个人。

    三人见一时之间无法毁船,便突然在冰面上滑行起來,他们这是要逃,可他们在逃之前,却不是奔跑,而是将船周围的冰给滑开了,如此一來,船便被限制在了他们滑开的那一小片水域里,这个时候,他们要逃,就沒人敢追他们了。

    可事情并不如他们想的那样,就在他们准备逃的时候,阴无错温梦和展昭三人,突然从船上飞身而下,他们好像并不惧怕那些冰块,他们踩在冰上之后,随即又飞身跃起,如此往复,很快追上了那三个人,那三人见此,虽然有些吃惊,却也不是很怕,因为他们看得出來,阴无错等人不敢在冰面上长久的站着,因为这样他们就有可能掉进河里。

    如此,他们还有可能一战。

    可事情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他们的鞋子太大了,滑行很快而且不会掉进冰洞里,可他们抬不起脚,他们的身姿不够灵活,而阴无错三人轻功绝佳,在冰面上虽然担心掉进水里,可只要不在冰上站太久,他们就无后顾之忧。

    而且,他们在冰面上來回的跃起,更加有助于他们对敌,因为敌人不擅长的就是这点。

    两刀一剑,在冰上起舞,霎时间便传來阵阵惨叫之声,待声音停下,整个秦淮河安静一片,而在那冰面之上,十几具尸体淌着鲜血,鲜血顺着冰块缓缓的流着,有些因为流的慢了,而凝结成了冰血。

    这些人,花郎本是要留活口的,可看他们杀伐的样子,想來问不出什么,既然如此,又何必留他们呢?

    再次回到船上之后,阴无错忍不住叹息起來,这些人是受命于谁,难道黑风镇的人已经知道他们要去那里,如果真是如此,去了那里,会不会有危险?

    阴无错的担忧是很必要的,不过展昭就沒有这种担忧,他初闯江湖,对于任何的危险都不怕,他就是要当一个大侠,要行侠仗义,而为了这个目的,他不惧怕任何的恶势力。

    这次帮花郎他们对付黑风镇,他是乐意至极的。

    船靠岸的时候,巳时已过,而这个时候,出了太阳,阳光暖暖的,似乎是一种很好的预兆。

    大家上了岸,找个地方吃了午饭,任何雇了马车便继续向黑风镇赶去,因为在路上的耽搁,他们到黑风镇的时候,恐怕要天晚了,而在这一路上,不知道会遇到怎样的危险和麻烦。

    这一路,大家吃了许多的苦头,先不说被人暗杀,就是这寒风冷冽的天气,也够他们受的了,不过想到那些人竟然诱拐少女卖掉,他们就感到无名的愤怒,而想到他们是去救那些少女脱离苦海的,他们又兴奋异常。

    原來,在这个世界上,做好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可也正是因为这些代价,让做好事显得更加的有意义和有意思。

    当然,对花郎來说,做好事还有钱赚,如果破了这个大案,包拯这个黑炭头就算是再抠门,至少也得给自己几两银子花花吧。

    到时候,这个冬天就过的更加的悠然了,想到这里,花郎忍不住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