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险险险险

    第200章 险险险险。

    阴无错和展昭两人听得花郎的话之后,都震惊不已,口技他们也是听说过的,不过听说口技很难学,不是一般人能够学会的。

    更甚者,他们跟花郎认识这么久了,却从來沒有听他说过自己会口技,如今的他们觉得,这个花郎简直就是一个百宝箱,你永远不知道他会突然拿出点什么东西來。

    他是一个神秘的人,让人想不停的从他身上发现些什么來。

    口技的事情讨论完之后,阴无错和展昭二人将在黑风镇遇到的情况说了一遍,众人听完之后,更是惊讶,他们沒有想到,这一个小小的黑风镇,竟然有这么多高手,让阴无错和展昭二人都难进退。

    现如今,想要攻下黑风镇,恐怕只有等众多江湖朋友到來之后了。

    夜色更加深沉,寒风更冷,为了防止被人偷袭,花郎他们一行人轮流站岗,如此一夜下來,大家也断断续续睡了一个多时辰。

    次日,风冷,云浓,好像要下雪的样子,花郎望了一眼天空,叹息一声道:“如果江湖朋友们再不來,我们恐怕要强行攻进去了。”

    这点,大家都不质疑,因为他们的干粮沒剩多少了,而想要有吃的,必须走半天路程到前面的村庄,可如此一來,黑风镇的人有可能反扑,有可能逃走,到那个时候,他们不仅救不了那些被诱拐的女子,甚至还有可白跑一趟。

    白跑一趟他们倒不怕,可他们担心的是那些被诱拐的姑娘,如果救不下她们,那她们的将來恐怕将一片黯淡。

    辰时左右,江湖朋友陆陆续续的來了,到最后竟然有三十人之多,花郎他们几人见來了这么多江湖朋友,都兴奋不已,于是不再多言,立马向黑风镇奔去。

    黑风镇一如昨夜的平静,他们一行人走在长长的街道上,向四周警惕的望着,而就在这个时候,阵阵怪叫声传來,听了让人不寒而栗。

    声音陆陆续续的传來,接着,昨天晚上的鬼魅再次出现,只是他们出现之后,大家并沒有觉得惊恐,他们的脸虽然各自可怕,可在白天看來,花郎等人倒觉得十分滑稽。

    一群在脸上画鬼的人,在这里自欺欺人。

    那些鬼魅飞出來的时候,的确很快,而他们十几个人,将三十多名江湖人给围了起來,那些江湖朋友都不想在同道跟前失了面子,所以看到那些鬼魅之后,其中一人便立马喊道:“跟他们拼了。”

    一时间呐喊声不绝于耳,那些江湖朋友的热情顿时高涨起來,然后奋力的向那些鬼魅杀去,那些鬼魅与江湖人拼杀,可终究是人少,难以敌众,那些鬼魅与那些江湖朋友厮杀一段时间之后,渐渐的落于下风,可此时的他们,却沒有要逃走的意思,以他们的轻功,要逃应该是很容易的,可他们并沒有逃,这是因为什么?

    花郎望着那些鬼魅,觉得此事怪异的很,他带着温梦离开战团,在整个黑风镇寻找了一遍,可是待他们寻完,却发现整个黑风镇除了那几个鬼魅,其他的一个人都沒有。

    那些人已经将诱拐來的女子转移走了,而这些鬼魅,不过是一群死士罢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拦住花郎的这些人,以便将那些女子转移走,而这个时候,花郎他们才终于明白,为何昨天晚上,那些鬼魅沒有追出來,如果黑风镇里有许多高手的话,他们又岂会让花郎他们等到今天?

    一切都明白了,花郎连忙带着温梦赶了回去,想要知道那些女子被转移到了那里,必须问那些鬼魅,虽然他们是死士,可就算如此,也必须试一试。

    赶回去的时候,那些鬼魅被杀的只剩下两个人,那两个人被众多江湖朋友围着,他们举棋不定,不知是送死,亦或者是逃走。

    花郎赶來,告诉喊道:“留下活口。”

    这句话一出,阴无错和展昭二人飞身上前,一人zhì fú一个,随后让衙役将他们押到了花郎和包拯跟前,花郎让人洗去这两个鬼魅脸上的画,望着他们两人问道:“你们诱拐來的女子转移到了那里?”

    两人望着花郎冷冷一笑,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不用再问,我们是不会说的。”

    可有些事情却由不得人,花郎望着眼前的两人,冷冷笑道:“我会让你们说的。”

    那两人好像不信花郎的话,所以他们的表情很不屑,而花郎却只是淡淡一笑,然后让人端來了几桶水,随后,让人将那两人的衣服给扒了下來。

    在如此寒冷的天气,穿上棉袄都觉得冷,更何况是光着身子?

    那两人冻的瑟瑟发抖,可却仍旧不肯开口,花郎嘴角微微上扬,让衙役将一人押了來,然后给那人灌水,让他一直喝冰冷如雪的水,而且一直喝到他的肚子微微膨胀,再难喝下一口。

    此时那个喝水的人在地上滚來滚去,他除了冷之外,肚子还很难受,可这样的刑罚,并不能够让他出卖自己的组织。

    不过,花郎似乎并不指望他说出來,花郎望着在地上打滚的人问道:“你可肯说。”

    对方摇摇头:“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说的。”

    花郎并沒有杀他,他只是让一名衙役在他的肚子上猛踩了几脚,以至于刚才他喝的那些水全部从那人的各个身体的孔里喷了出來,嘴里,鼻子里,耳朵肛门等处都有水流出,他痛的在地上打滚,样子凄惨可怜。

    包拯和公孙策见此,隐隐有些不忍,这种刑罚,就是大牢里也是不用的,包拯望着花郎,问道:“花兄弟,这样折磨他们,是不是有些不妥?”

    花郎见包拯动了恻隐之心,道:“包兄此言差矣,这些人以贩卖女子为乐为生,他们可曾对那些女子动过恻隐之心,那些女子都是无辜的,可这两个人,却是最大恶疾,死百次都难辞其咎,这点惩罚,才是开始罢了,包兄想替他们求情,可曾想过那些将要被卖进青楼将要被人**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