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秦老大的命运

    第201章 秦老大的命运。

    对付恶人,就要用恶毒的方法,花郎的话说完之后,包拯和公孙策两人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寒风吹过黑风镇的街道,地上的两个赤luo男子瑟瑟发抖,而其中一名男子在地上滚來滚去,他的身子实在难受,被灌进去的水已经被那些衙役给踩了出來,如今他的避开嘴里耳朵肛门等处,不仅有水逼出,甚至还夹杂着血丝,他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他想死,可如今的他却死不成,因为花郎不让他死。

    如果花郎不想让他死,那么花郎会有一百种方法让他想死死不成。

    黑云压城,看來是真的要下雪了,风吹來更冷,花郎耽搁不起,他望着地上的那名男子,问道:“现在的你,可愿意说出那些女子在什么地方?”

    那名男子已经受了这么多苦,恐怕他就是说出來,也难活命了,既然如此,还说他做什么呢,只是他想错了,若是不说,他恐怕比死还难受。

    见此人如此嘴硬,花郎给衙役做了个眼色,衙役明白之后,继续给那男子灌水,待他的肚子灌的鼓起來之后,又再次恨恨的踩上去,那名男子就像是漏了气的布袋,水从各个有空的地方喷射而來。

    那样子好残忍,让温梦和花婉儿两人看过之后,都忍不住呕吐起來。

    如此反复灌水踩出之后,那名男子已经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了,花郎嘴角冷冷一笑,让衙役住手,然后转身望着那个一直看着,此时浑身除了发抖,还表现出恐惧的那名同伴,问道:“你可知着刑罚的名字?”

    另外一人连连摇头,他害怕的甚至不敢去看花郎。

    花郎微微一笑:“这刑罚叫水落石出,专门对付不听话的犯人,你可想尝试一下?”

    那人望了一眼自己的同伴,脸色变成了紫色,随后他连连摇头:“不想。”

    这个结果正是花郎想要的,想要才死士口中打听出消息,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感觉到害怕,而自己受苦不如让别人看着受苦,花郎这样做,不过是让眼前的这个男人产生心理恐惧罢了,这比打在他身上更让他害怕。

    “既然不想受这种罪,就老实交代吧,老实交代了,兴许我还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可你若是不老实交代,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比刚才的那个人还要痛苦十倍。”

    都是死,为何不死的痛苦一点呢?

    另外一名男子犹豫许久,道:“那些女子都被秦老大给带走了,我们是留下來断后的。”

    “那你们的秦老大将那些女子带到了什么地方?”

    男子又是犹豫,这个时候花郎咳了一声,男子害怕,连忙说道:“秦老大本想杀了那些女子之后先逃的,可又有些舍不得,所以他想带走那些女子一路向北,在前面的凤凰县将那些女子全部脱手,换成钱之后再逃。”

    包拯听得这话,连忙说道:“我们赶快赶到凤凰县去。”

    一众衙役和江湖朋友准备动身,可花郎并不是很急,他望着那人继续问道:“你们秦老大叫什么名字,你们诱拐少女多久了,一共有多少同谋?”

    男子脸色难看,道:“秦老大叫秦飞,诱拐了多少女子我这样的小喽啰不清楚,同谋我就更不知道了,只知道秦老大隶属青衣社,而有关青衣社的事情,我们更是不知。”

    众人听得这话,顿时惊讶不已,他们从來沒有听说过青衣社,怎么江南突然就冒出了一个青衣社呢,而这青衣社是做什么的?

    从这名男子身上再难问出什么來,花郎给一名衙役做了个眼色,那衙役会意,一刀解决了他们,然后不再废话,他们一行人一路向北,向凤凰县赶去。

    离开黑风镇的时候,已经过了正午,天色阴沉,雪花突然就落了下來。

    江南又雪,在这风雪之中,一众衙役和几十名江湖人,浩浩荡荡的快马奔去。

    凤凰县离黑风镇并不是很远,大约走了一个下午,他们便來到了凤凰县,而此时的凤凰县已经被白雪所覆盖,街道上人迹罕至,寒风吹过街道屋檐,不是传來几声狗吠。

    如此清冷的街道,让人不敢大意,而他们行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突然听到阵阵戏耍之声,而这戏耍之声,大多是女子的吟笑,男人的无耻。

    不用去看,花郎他们就知道他们到了青楼,而只有青楼这种地方,才有男男女女的笑,才不会因为下雪而停止营业。

    相反,在下雪的时候,青楼的声音异常的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人在这个时候,更加依恋女人的体香,更加向往那些温暖的地方。

    香味夹杂在风雪中传來,让男人闻了立马有了反应,有些冲动起來,花郎静静的望着人來人往莺莺燕燕的飘香楼,很是平静的说道:“那秦飞手中有不少女子,想要全部脱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卖给青楼恐怕也要和这里的老鸨商议一番,不如我们派两人进去打探一番,有了线索再动手不迟。”

    这自然是万全之策,最后商议一番,由阴无错和花郎两人进飘香楼。

    他们两人一番打扮之后,便如同暴发户一般的走进來飘香楼,飘香楼的姑娘看到來了两位有钱又长的帅的公子,于是纷纷迎了上去,你一句公子可要人陪,我一句公子來嘛,这般戏谑中,阴无错和花郎两人便进了里面。

    里面的香味更浓,也更温暖些,一些男男女女相互拥抱着亲吻抚摸,呻吟的声音到处都是,花郎和阴无错两人望着这里荼靡景象,都有些震撼,这里才算是真正的青楼吧。

    这里沒有花魁和入幕之宾,这里有的只是一个个出卖**的女子和來此掏钱寻欢的男人,他们要的就是刺激和钱,其他的什么才子佳人诗词歌赋,跟他们一点关系沒有。

    进得飘香楼,并沒有老鸨出來迎接,花郎望着围住他们的那一群女子,淡然一笑道:“我们二人累的厉害,上楼找间房我们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