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雪中劫杀

    第203章 雪中劫杀。

    展昭走來,突然清醒了许多,看到花郎之后,连忙说道:“打听出來了,秦飞将那些女子藏在了凤凰县城东的一处废宅里,他们正准备进行交易呢。”

    听得之后,众人一阵欣喜,花郎更是兴奋不已,道:“既然如此,我们马上赶去。”

    寒风欺雪,大家顾不得严寒,向城东的废宅行去。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他们來到了那处废宅外围,此时的废宅有不少黑衣人把守,看他们的样子,那些女子真的关押在这个地方。

    事不宜迟,花郎一声令下,那些衙役和江湖人全部冲了上去,那些守卫废宅的黑衣人突然被袭,还沒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做了刀下鬼。

    厮杀并沒有持续多久,待他们解决了所有的人之后,花郎带人冲进了废宅,废宅里有一个房间,此时亮着微弱的灯光,隐隐能够听到女子的shēn yín声,花郎带人冲了进去,接着微弱的灯光,他们看到十几名少女被人用绳子捆着,嘴巴被人塞了上,此时蜷缩在地上,样子极其的可怜。

    顾不得多说废话,花郎连忙让人帮他们松绑,做完这些之后,花郎对包拯说道:“现如今虽然救下了这些女子,可那秦飞却沒有归案,我们不如将这里清理一下,让那些江湖朋友换上黑衣装扮,等那秦飞入饵。”

    这自然是个办法,花郎找了几名江湖朋友,给他们换上衣服之后便让他们守在门外,而花郎他们几人则在屋内静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好渴,而后大家就纷纷抱怨,赶了这么长的路,竟然沒有水喝,太说不过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女子中的一人起身说道:“几位恩人若是渴了,我去给你们倒些水來?”

    包拯也有些渴,于是说道:“好,不过你要小心一点。”

    那女子微微点头:“有几位恩人在此,我怕什么。”

    女子说着离开了,花郎望着她离去的身影,突然觉得这女子好生的媚态,连腰肢都是那样的美,那样的勾人魂魄。

    不多时,女子端着茶走了來,给沒人倒了一碗,然后退了出去,说道:“几位守卫大哥也累了,我去给他们送一碗去。”

    大家将碗里的水一饮而尽,目送那名女子离开。

    可女子刚离开,他们手中的碗便啪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声音清脆,在这样的雪夜听來,很是入耳。

    接着,那几名黑衣守卫也纷纷倒地,端着茶水的女子嘴角冷冷一笑,然后吹了一声口哨,口哨声起,不多说,一名长相英俊,身材高大的男子领着一名小厮飞身來到了废宅,那身后小厮踢了一脚那些黑衣江湖人,冷笑道:“你们也太小看我们秦老大了,我们秦老大何等厉害,能够看不出这里面有问題嘛。”

    这个时候,那名女子也连忙笑道:“还是秦老大深谋远虑,先是派了蓉蓉姐在飘香楼监视,然后又让我混在那些女子中间,就算花郎他们救下了那些女子,到最后还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此时的秦老大秦飞有些得意,不过这得意并沒有持续很长时间,因为他是老大,他知道,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够太过得意,太过得意,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走,进屋看看,那些人现在是不是都晕倒了。”秦飞说着,领着那小厮和那名女子进了屋。

    屋里躺着一地的人,可当秦飞带人走进來之后,却有些惊讶,因为在他们的前面,坐着一人,此时正望着他们笑,那有些很诡异,就好像是看到了鬼。

    秦飞望着花郎,冷冷一笑:“真沒想到,那些毒竟然沒能将你毒晕。”

    花郎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道:“很抱歉,我是百毒不侵的,所以你的这些毒对我來说一点用都沒有。”

    听到花郎说他有百毒不侵之体,秦飞他们一开始都有些惊讶,不过惊讶过后,秦飞淡淡一笑:“你有百毒不侵之体又如何,你躲得过我手中的刀吗?”

    这句话刚说完,秦飞和他身后的两人突然拔出了wǔ qì,他们就不信了,花郎一个小小书生,能是他们三人的对手,兵器拔出之后,秦飞不再言语,飞身向花郎杀來,可花郎却只是淡淡一笑,好像根本就被把他当回事。

    就在秦风的刀快要刺到花郎的时候,本來躺在地上的阴无错突然飞身迎來,一刀挡住了秦飞的刀,而温梦也突然醒來,甩手飞出一枚飞刀來,飞刀射到秦飞的大腿上,让他突然跌落在地,一只脚跪地挡住阴无错的刀。

    可温梦的飞刀很快,一个接着一个,秦飞逃无可逃,双腿上很快就中了七八枚飞刀,鲜血顺着秦飞的腿向下流去,他双腿跪地,想逃已然是不可能了。

    而他的两个手下,在准备救他的时候,突然被醒來的展昭给解决了。

    秦飞被俘,却有些不服,道:“你们中了毒,怎么可能沒事?”

    花郎仍旧坐在前面的椅子上,脸色平淡,好像刚才的厮杀一点都沒有影响到他,花郎望了一眼秦飞,道:“因为你的手下演技太差,一眼就被我给看出猫腻來了。”

    秦飞忍着痛不屑的笑了笑,问道:“哦?愿闻其详。”

    此时的花郎好像很愿意跟秦飞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所以花郎淡淡一笑,道:“你的手下是被我们救下的诱拐女,在这种情况下,一个诱拐女应该是怎样的心态,应该做些什么呢?其他女子都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瑟瑟发抖,可你的手下竟然主动给他们tí gòng茶水,你不觉得这太可疑了吗?”

    这本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秦飞一开始还不信,可当花郎说出这些话之后,他突然有些懊悔的大笑起來,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啊,自己觉得天衣无缝的密谋计划,在花郎眼中,却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lòu dòng。

    这是一个可怕的人,谁跟他为敌,都必将遭受灭顶之灾,秦飞哈哈大笑,喊了一句话之后便自行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