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身兼数职

    第206章 身兼数职。

    抬尸体的两个年轻人见众人将他们两人围了起來,顿时有些慌乱,可他们并沒有将尸体放下,而是向众人争辩道:“这具尸体真是我们父亲的,我们怎么可能谋杀我们的父亲,他真是冻死的,我们可以作证。”

    可是,大家却并不相信他们的话,因为证据已经摆明,这具尸体的确不是冻死的。

    花郎见那两个年轻人不肯承认,于是说道:“将尸体放下,我验证一番,即刻证明你们的父亲是被人谋杀的。”

    两个年轻人相互张望,好像不怎么相信,可若是不让花郎检验,这里的百姓恐怕不会放过他们,于是再三犹豫之后,他们终于将尸体放在了地上。

    地上的雪很厚,踩上去吱吱响,花郎蹲下身子仔细检验了一下尸体,发现尸体已经僵硬,而且被冻的冰冷,尸斑已经出现,说明是昨天晚上死的,全身上下并无外伤,可是也沒有中毒的迹象。

    当花郎检验到这些之后,他有些怀疑,怀疑自己判断错了,这个老人的确是被冻死的,可才尸体的迹象來看,尸体根本不可能是冻死的,只是,为何找不出死因來呢?

    就在花郎为此有些着急的时候,突然发现死者的后颈处渗出点点血丝來,花郎伸手去摸,发觉里面好像有根针,花郎眉头紧皱,随后不停的挤压那一块地方,直到里面的针露出了头,能够拔出來为止。

    针拔了出來,足有十寸长,而这么长的细针,扎在要命的穴道上可是会死人的。

    如今在尸体身上找出了这枚细针,也就可以确定死者的死因,自然也就知道死者是被人给谋杀的了。

    当花郎拔出那枚细针之后,那两个年轻人顿时惊呆了,他们望着花郎手中的针,简直不敢相信的问道:“我父亲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长的针?”

    而他们两人刚说完这句话,那些看热闹的百姓便嚷嚷起來,甚至有人要拉这两个年轻人去见官,年轻人跪下求饶,说他们真不知道这事,可那些百姓那里肯依,拉着他们便去了县衙,而且还自有人帮忙抬尸体,花郎见此,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然后跟着这些百姓去了县衙。

    不多时,包拯升堂,那两个年轻人跪下之后,先报了姓名。

    他们分别叫田思、田念,死者是他们的父亲,人称田老六。

    如此报过姓名之后,包拯问道:“你们的父亲昨天晚上死的,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一遍!”

    田思二人不敢隐瞒,连忙说道:“回大人,昨天晚上是年三十,我们父亲难得不去值班,于是我们一家人就在一起做了几个菜,想喝喝小酒庆祝新年,昨天晚上我们父亲喝了不少,醉了之后就上床睡觉了,可是谁曾想,次日一早起床我们叫父亲吃饭的时候,发现他……他老人家竟然死了,起初我们以为是父亲喝醉了酒不知盖被子冻死的,于是我们便想着将他给埋葬了,也让他老人家早日入土为安,可是,我们走在街上,被一伙人给拦住了,他们说我父亲是被谋杀的。”

    包拯抬眼望去,恰巧看到花郎等人站在一旁,包拯有些奇怪,望着花郎问道:“是你们拦住了他们说死者是被人谋杀的?”

    花郎淡淡一笑,拿出那枚细针,道:“回包大人话,的确如此,而这枚细针便是证据。”拿出细针之后,花郎将发行细针的经过说了一遍,包拯听完之后,便不再怀疑,只是望着堂下跪着的两个年轻人问道:“快说,你们是如何杀死你们父亲的?”

    两个年轻人听包拯如此呵斥他们,顿时吓坏了,趴在地上求饶道:“大人明鉴,我们真的沒有杀死我们的父亲啊,大人冤枉啊。”

    这个时候,花郎站出來说道:“包大人,他们两人的确不可能是凶手,先不说用细针扎人需要一定的力道,就是对穴位的辨认也是极其讲究的,他们两个贫苦百姓,那里知道这些,所以我觉得凶手另有其人。”

    听得花郎的话,那两人连连叩头求饶,要花郎救他们,花郎微微点头之后,说道:“我虽相信你们两人不是杀人凶手,可你们却是必须老实回答我的问題,若我们找不出真正的凶手,你们两人恐怕不好脱罪。”

    两个年轻人连连点头,表示一切都听花郎的。

    包拯望了一眼花郎,意思是让他尽管问,得了包拯授权,花郎随即问道:“刚才你们说你们的父亲难得不值班,他以前都做什么工作?”

    田思有些悲痛,道:“我父亲年纪大了,一般的活做不了,现如今只做了两份工作,一份是在天长县大户人家吕员外家做门卫,另外一个便是打更了,我父亲做门卫只负责守夜,所以这两份工作可以同时做。”

    听完天思的话之后,花郎有些不解的问道:“当门卫最重要的便是寸步不离,你父亲为何能够边当守卫边打更呢?”

    田思见花郎不解,随即解释道:“我们父亲打更只在吕员外所在的那条街上,离开不过很短的时间,所以并不影响看门,这点也是征得吕员外同意的。”

    听完田思的话之后,花郎多少有些明白了,只是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他们兄弟两人的嫌疑还是很大的,所以包拯并未放他们离开,而是先将他们两人关进了大牢。

    却说众人散去之后,包拯望着花郎说道:“花兄弟可真是会找事,大过年的,竟然也能够发现谋杀案。”

    花郎听了包拯的话,淡笑道:“包兄此言差矣,我发现了谋杀案,也是在替你提高政绩啊,再者说了,你身为父母官,难道希望自己治理的县下有冤案发生吗?”

    包拯的话有着玩笑的成分,花郎却说的严肃了不少,以至于包拯本來淡笑的脸,在听完花郎的话之后,突然面无表情了,但看只是一片黑。

    最后,包拯也只得暗自叹息,看來以后少拿谋杀案跟花郎看玩笑,他的职业病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