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夜不归宿公子哥

    第208章 夜不归宿公子哥。

    对于吕有钱的话,包拯不怎么相信,花郎更是不信。

    不过虽然不信,包拯还是让他离开了,就好像叫他來县衙,只是告诉他田老六被人谋杀了,然后问他一个问題而已。

    在吕有钱离开之后,包拯望向花郎问道:“花兄弟觉得这吕有钱如何?”

    花郎有些尴尬,笑了笑,道:“有些话说出來不雅,可若是不说,又显得我太过矫情。”

    大家何时见花郎如此犹豫过,所以在花郎说完这话之后,大家都催促他赶快说出來。

    无奈,花郎只好说道:“吕有钱身材消瘦,气色很差,必是每晚行床事所致,一看就知道是色中饿鬼,所以此人的话,必须仔细掂量才行。”

    众人听得花郎说出色中饿鬼这话,的确觉得有些不雅,可花郎刚说完,温梦便有了异议,道:“可衙役不是说吕有钱很吝啬的吗,他怎么可能是色中饿鬼?”

    见温梦这样说,花郎耸耸肩,有些无奈的答道:“一个人吝啬跟一个人是否好色是沒有关系的,吕有钱虽然吝啬,可这并不影响他好色啊。”

    花郎虽然这样说了,温梦却是不信的,除非有证据证明,她就不信了,花郎看吕有钱一眼,就能够看出他是色中饿鬼?

    派人监视吕有钱之后,花郎又让人监视吕富和吕贵二人。

    这两人是经常不在家的,吕富喜欢嫖,吕贵则喜欢赌,二人经常夜不归宿,天天沉溺于此,而吕有钱屡劝不听之后,他也就懒得管自己的两个儿子了,有时甚至说得上是纵容。

    其间缘由,沒有外人知道。

    整个下午,花郎等人都显得无所事事,除了在县衙跟包拯聊天之外,便再无其他,一直到了深夜他们离开的时候,派出去监视吕家父子的人仍旧一点线索沒有。

    而这个时候,花郎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调查的方向出了错误,他是不是应该让吕府的人认一认那血梅花玉,看看是否有人知道是谁的?

    夜渐渐深了,整个街道上空无一人,家家户户都已经熄灯休息,而就在这个时候,街道远处慢慢走來一人,那人微胖,走起路來摇摇晃晃的,待走的近了才看清楚,原來他是喝醉了。

    那人走在街上,不停的嘟囔着,喝光了酒壶里的酒之后,也不看方向,朝着一户人家的窗户就砸了过去,酒壶破碎声,窗户破烂声,以及屋内人的尖叫声,随后的怒骂声,一时间突然全部传來,可那酒鬼却是一点不顾,只是径直走自己的路,待被砸窗户的那户人家跑出來查看究竟的时候,那酒鬼已经走的不见了踪影。

    那户人家站在家门口怒骂了许久,这才突然想到天冷,于是赶紧回屋多穿了一件衣服,可待他穿好衣服,又觉得大过年的,跟一酒馆置气不合适,于是又搂着自己的婆娘进入了梦乡。

    酒鬼摇摇晃晃,最终來到了吕府,一个下人见是大公子吕富,于是连忙给他开门,并且谄媚似的要來扶他,可吕富那里肯,他一把推开那个下人,打着酒嗝进了自己的房间。

    吕富刚进自己的房间,便大声嚷嚷道:“臭婆娘,赶快给老子打洗脚水去,老子要洗脚,老子要喝酒。”

    正说着,一名妖艳妇人从床上坐了起來,一脸的不快,许久之后才冷冷说道:“你这个沒良心的,一回家就把我当丫鬟使唤,你怎么不让外边的狐狸精给你端洗脚水啊,你回來干嘛啊,你死在外边好了。”

    吕富酒意正浓,突然听到自己的夫人说出这些花來,顿时恼怒不已,道:“你个臭不要脸的婆娘,你还有脸说老子,看老子不打死你。”

    一时间,整个房间都是啪啪和求饶怒骂的声音,而那夫人被打的急了,也还起手來,有时不仅还手,还用言语怒骂,道:“你说我不要脸,我不要脸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你说你整天跟那些狐狸精鬼混,这偌大的家业怎么办,你说?”

    可吕富打的兴起,那里管这妇人说的是什么,只是不停的打,一直打到自己解气为止。

    次日一早,花郎等人早早的起床了,他们三人一番洗漱,随便吃了点早饭之后,便直接去了县衙,他们要看看昨天晚上监视吕有钱的人有什么线索。

    可他们刚來到县衙,便看到一微胖男子跪倒在大堂只是,一身材消瘦的男子立在一旁,大堂下面站在许许多多的百姓,花郎和温梦见此,有些奇怪,这么大早的,谁來报案?

    正想间,那站立的男子说道:“回包大人,小民要状告自己的大哥醉酒打死了他的妻子我的大嫂,所以请包大人一定要严惩此人。”

    听完这话,花郎他们更是吃惊了,怎么还有弟弟状告哥哥的,而且还是自己的哥哥打死了自己的大嫂。

    包拯望着堂上两人,很是威严的问道:“吕富,你可承认此事?”

    听了包拯的话,花郎和温梦花婉儿等人更是惊讶,怎么,堂上跪在的那人竟然是吕家大公子吕富,那站着的那人岂不就是吕贵了?

    惊诧间,人群之中突然冲出一人來,那人消瘦的很,冲上大堂之后便哭泣道:“包大人明察,我的儿子不可能shā rén的,真的不可能。”

    來人是吕有钱,吕贵见自己的父亲袒护自己的大哥,顿时有些生气,道:“爹爹,不管你怎么说,大哥杀死了大嫂,这是不争的事实,你改变不了什么的。”

    吕贵这句话一说,吕有钱立马呵斥道:“你给我闭嘴,你还是我儿子吗,难道为了得到我的家产,你宁愿冤枉你大哥去坐牢做杀头吗?”

    “爹……”吕贵有些气愤的喊出了这一句,可是下面的话,他却是说不出來的,自己的爹爹突然袒护自己的大哥,他能够怎么办呢?

    吕贵将目光投向包拯,拱手道:“包大人,此案证据确凿,若非如此,我又怎肯狠心状告自己的哥哥,一切事宜,还请包大人定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