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需要钱的公子

    第210章 需要钱的公子。

    将吕富押走之后,吕有钱哭的厉害,可就算如此,包拯还是制止了他,问道:“从命案发生,还有谁人进入过吕富的房间?”

    吕有钱摇头称不知,沒有办法,花郎等人只好离开。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花郎看到一名丫鬟从吕有钱的房间走出,端着一个盆子,小手冻得通红,走的缓慢。

    花郎迎了上去,问道:“这是什么?”

    丫鬟下了一跳,连连答道:“从老爷房间里收出來的垃圾。”

    花郎等人望了一眼,只见盆子里是一些燃尽的纸片,花郎眉头一皱,此时吕有钱连忙走了來,道:“昨天晚上思及亡妻,便想着祭拜一下,请诸位莫要见怪。”

    听了吕有钱的话之后,花郎淡淡一笑:“吕员外能够想到自己的亡妻,并且烧纸钱给她,我们又怎会见怪,告辞了。”

    离开吕府的时候,花郎浅浅的笑了笑,温梦见此,问道:“怎么,你察觉到了什么?”

    花郎一惊,道:“怎么,你看得出來?”

    温梦笑了笑,道:“每当查案时候,你有些轻蔑的浅浅一笑的时候,就说明你发现了什么重要的线索,是不是?”

    花郎有些兴奋,笑道:“原來温大小姐这么懂我,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我的确发现了线索。”

    “既然如此,那还不赶快说出來给他们听听。”

    花郎点点头,道:“那便是吕府丫鬟端出來的灰烬,那并不是吕有钱给自己妻子烧的值钱,我想他烧的可能是纸人。”

    众人听得花郎这话,虽然惊讶,却是不解的,吕有钱给自己的妻子烧纸人?

    花郎淡笑,继续说道:“他用纸人的目的便是为了迷惑众人,让人以为昨天晚上他一直都在自己的房间沒有出去过,其实他是离开过的!”

    这样的把戏算是高明的了,利用灯的投影,让人以为自己一直在房间,若是沒有花郎,其他人恐怕很难想到这一点,可花郎这个未來人,对这些小把戏简直已经见怪不怪了,那吕有钱又如何骗他花郎?

    只是这个时候,包拯却不肯相信,道:“这怎么可能,难道吕有钱发现我们派人监视他了?”

    这点,花郎他们也是想不通的,他们相信那些探子的能力,不可能被吕有钱发觉才对,而且,如果吕有钱发觉有人监视他,他那里还敢再耍这样的把戏?

    解释不通这点,花郎也只好无语了,可花郎相信,事情一定是这样的,而吕有钱为何要这样做,兴许也是有他自己的理由的。

    回到县衙,包拯派人去调查了一下吕贵,这个不像弟弟的人,很是可疑,因为不管兄弟两人如何的不合,也很少有人会大义灭亲的。

    调查吕贵并沒有花费多长时间,不多时,衙役回來之后,说道:“回包大人,那吕贵这几天一直在赌博,输了很多钱,现在外边还欠债呢。”

    这么说,吕贵很缺钱了,而如果他大哥做了牢被判了死刑,那吕家的所有财产最后都是他的,那他就可以还钱了?

    如果事情真是如此,那花郎他们倒可以有这样一番解释。

    吕贵夜半回家,发现自己的大哥跟大嫂争吵的激烈,好奇的他趴在窗户后面观望,一直看到吕富推到吕氏,而这个时候,吕贵突然产生了一个很是疯狂的想法,杀死吕氏,然后嫁祸给吕富,这样他就可以继承吕家的全部家产了!

    这样想着,吕贵悄悄进了他大哥的房间,然后摁住他大嫂的头,奋力的向床沿上磕去,一直到确定吕氏断气为止。

    疯狂的画面在花郎脑海里不停的出现,他甚至能够想到当时的夜很冷,凶手杀人时的兴奋。

    可这些突然被花婉儿的一句话给打破了。

    “那个田老六的死呢,跟吕府到底有沒有关系,他发现了什么秘密?”

    大家不再言语,对于田老六的死,他们在吕府是一点沒有查到,他们甚至想不出吕府能够有什么秘密可以导致田老六被杀?

    杀死田老六的人是不是杀死吕氏的人呢?

    那枚血梅花玉跟吕府有沒有什么关系?

    鉴于此,包拯派人将吕贵请了來,吕贵來的时候,有着小兴奋,见到包拯之后,行礼说道:“包大人是不是已经找到证据,证明我大哥是凶手了?”

    对于这样的人,包拯是有些鄙夷的,所以包拯并沒有给他好脸色,而是冷冷说道:“暂时沒有,我且來问你,你最近是不是赌博输了很多钱?”

    包拯这么一问,吕贵的脸色立马大变,许久之后才微微点头,但却有些不屑的说道:“我输钱是我的事情,跟我大哥杀人有什么关系,再者说了,我一直赌博,一直都是输输赢赢的,有什么好奇怪的。”

    包拯又是冷冷一笑:“可如果你输了很多钱,又欠了很多钱,沒有能力偿还呢,你是不是打自己家财产的主意呢?”

    吕贵并非笨人,听了包拯这话,他立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他连连摇头,道:“大人明鉴,我虽然输了钱,可也不至于杀死大嫂诬陷我大哥來取得家里的财产吧,我们吕家有的是钱,就算我跟我大哥平分,那一辈子也是吃不完的,我又何必霸占我大哥的那份,大人明察啊。”

    对于这话,花郎不信,连站在一旁的衙役都是不信的,在这个世界上,谁会嫌自己的钱多呢?

    而为了钱,更是各种人间惨剧都可能发生的。

    不过如今沒有证据,包拯也不过是询问一下,随便敲山震虎,看看吕贵的反应,如今看完之后,也就准备让他离开。

    可这个时候,花郎突然拿出了那枚血梅花玉,望着吕贵问道:“这枚梅花玉是你们吕府的东西吗?”

    吕贵看到那血梅花玉之后,先是一惊,随后连连点头:“沒错,沒错,这的确是我们吕府的东西,我记得一直在仓库里放着的,怎么到了你的手里?”

    花郎等人相互张望一番,随后花郎说道:“这是在田老六家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