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确是上吊

    第212章 确是上吊。

    次日天晴,温度有所上升。

    江南的春天來的似乎很早,而且快的出人意料。

    包拯带人來到小玉的坟前,命人开棺。

    待棺材抬出,花郎在地上铺了一层白布,随后打开棺材,里面的腐味散尽之后,他才将那些尸骨一块块的拿出來拼凑好。

    如此一副完整的骸骨就呈现在了大家面前,花郎在尸骨的脖颈处仔细检验了一番,并为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也就是说,小玉的确是上吊自杀的。

    可她为何要上吊自杀?

    花郎觉得还需再仔细验证,因为这个时节的阳光不是很好,就算是天晴空中也是阴阴的,所以花郎命人找來一口大锅,任何用炭火煮醋,并且将盐和白梅、人骨一起放在锅里煮,待锅里的水已经滚了许多次之后,花郎才命人将骨头取出,用清水冲洗之后,放在阳光下照晒。

    而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发现有几块骨头上有赤色亦或者青黑色,甚至有几处的骨头有裂痕。

    待将那些骨头还原之后,花郎发现,有赤色和青黑色的骨头大多是臂膀和胸部的骨头,而有裂痕的则多出现在颈部。

    裂痕处有可能是上吊的时候留下的,而那些臂膀和胸部的赤色和青黑色,则大多是是被人殴打所致,也就是说,小玉在上吊之前,被人打过。

    于此,小玉的死也就有了疑点,而包拯可根据这几个疑点,将小玉的自杀立案。

    回到县衙之后,包拯立刻提审吕府的人,而吕府的人听说包拯要重审小玉的案子,一时间都很是惊讶,这小玉都已经死了有一年了,这包大人怎么还要调查?

    最先被带进公堂的是吕有钱,此时的吕有钱神色慌张,到了大堂便立马给跪下了,他跪下之后,包拯随即问道:“经我们验骨所得,小玉在你们吕府曾被人殴打,你可知殴打她的是何人?”

    吕有钱跪倒在地,摇头道:“小民不知,那小玉不过是我们吕府的一个丫鬟,我又整日忙碌,那里管得了她,不知是谁打的她。”

    “这么说你对她并无多少印象了?”

    吕有钱连连点头:“是的。”

    “那小玉自杀那天的事情,你可知道?”

    吕有钱想了想,道:“这个小的倒是记得的,那天早上我刚起床,跟小玉房间挨着的丫鬟翠儿便急急忙忙跑出來喊小玉上吊了,小玉上吊了,我和府上的人急忙赶去,见到小玉果真上吊而亡,不过一个丫鬟嘛,我也沒怎么在意,就让管家给了一点钱,将她给埋了。”

    吕有钱说完,衙役将吕贵押了上來,吕贵对包拯突然提审小玉的案子也很吃惊,不过他好像并不是很害怕,到了公堂之上,竟然很是从容。

    包拯见此,冷冷一笑,问道:“吕贵,小玉身上的伤可是被你所殴打?”

    听了包拯的话,吕贵淡淡一笑:“客人,这可真是冤枉,小人平生最喜欢赌博,对女人的兴趣不是很大,要问是谁殴打了小玉,我觉得大人应该提审我大哥才对,他风流成性,府里的那个丫鬟沒有被他玩过?”

    这句话一出,满座哗然,这可算是吕府的丑闻了,大家真真沒有料到,那吕富竟然如此禽兽,而这个时候,温梦和花婉儿他们,已经觉得,shā rén凶手必是吕富无疑了,吕富强迫着要了小玉的身子,而小玉倔强,自认身体不再干净,于是便自杀以谢世。

    如今,似乎一切都说得通,也能够解释清楚了。

    吕富就是一个shā rén狂,一年前他强迫跟小玉发生了**上的关系,以至于小玉含恨自杀,几天前,田老六以此事作为要挟,他又残忍的杀死了田老六,而他的夫人吕氏,更是被他发疯似的杀死了。

    这个吕富,就是shā rén凶手。

    大堂上沉寂了许久,而那个吕贵则显得更加的悠哉,他的父亲吕有钱站在大堂一侧,满脸的惊慌和怒意,好像是为自己的儿子陷害自己的另外一个儿子而感到耻辱。

    这个老人,突然发觉自己的一生真是白活了,两个儿子竟然如此的不成材。

    不过,沉寂过后,包拯并沒有因此而做出判决,因为证据不够,虽然吕富是shā rén凶手说得通,可这并不能作为证据。

    不多时,狱卒将吕富从大牢里押了來,此时的吕富看起來羸弱了不少,而且也消瘦了不少,他的眼神无关,跪在地上头低着,好像对生活已经沒有了希望。

    吕富跪下之后,包拯随即问道:“小玉身上的伤可是你打的,你可曾欺负过小玉?”

    吕富抬眼望了望包拯,用不屑的神情笑道:“是我打的小玉,是我侮辱了她,她的死是我造成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你们想要定罪,就定吧。”

    众人一惊,吕富如此痛苦的认罪,是大家所沒有想到也沒有料到的,为何昨天询问他,他只说小玉是上吊死的,其他的一概不知,而今天他却如此痛苦的承认了呢,难道是因为花郎他们发现了小玉身上的伤?

    可他若是不承认,而花郎他们几人又沒有证据的话,也是无法定他罪的啊?

    事情有些奇怪,包拯望了一眼花郎,随后对吕富继续问道:“那守门的田老六也是你所杀了?”

    吕富冷冷一笑,点头道:“沒错,是我所杀,那老东西,我早看他不顺眼了,每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吗,他对对我很是不屑,杀了他正好解我心头之恨。”

    “那么,你是怎么杀死田老六的呢?”

    吕富犹豫片刻,许久才开口说道:“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我偷偷的潜入到了田老六的家,用银针刺入了他的穴道之中,致他死亡的。”

    听完吕富的话之后,外面的百姓已经认定吕富是凶手了,可花郎却有疑问,他在街头发现田老六是被人谋杀的事情有很多人知道,天长县不大,必将到处传扬,那么吕富听说过此事并不为奇,只是他一个富家大少爷,懂身体穴道之说吗?他肥胖的身躯,又是如何悄无声息的刺入田老六体内的呢,那个血梅花玉又如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