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一桩丑闻

    第213章 一桩丑闻。

    虽然有多处不解,可包拯和花郎他们并未对吕富进行继续询问,而且也沒有对他进行审判,只是让狱卒将他押进了大牢。

    待狱卒将吕富押走之后,包拯又陆续的询问了吕府的下人,不过从他们的口中并未问出其他來,直到问及翠儿的时候,她的表情有些奇怪,好像有些话想说,可在这大堂之上,却说不出來的感觉,花郎见此,让衙役将翠儿带到了后衙。

    如此一番审问之后,包拯让吕府的人全部回去了,独独留下了翠儿。

    如翠儿所说,那天早上发现小玉尸体的的确是她,不过除此之外,她却好像还有话要说。

    在内衙,包拯望着翠儿问道:“有什么话,你直说无妨。”

    得了包拯的允许,翠儿这才开口说道:“小玉是真的上吊沒错,可是在小玉上吊之前,她跟我说,说……说老爷经常骚扰她,她不想在吕府继续干下去了。”

    “吕有钱?”众人都有些吃惊,因为他们以为骚扰小玉的人是吕富,可是沒有料到,竟然是吕有钱。

    翠儿点点头:“老爷……他……他就是一个色魔,府里的丫鬟几乎全被他给玩遍了,而且,有一天晚上我去给老爷端夜宵,发现……发现大少爷的夫人竟然在老爷的房间里,他们两人……我真的不敢相信。”

    翠儿说的话并不是很清晰明了,不过花郎和包拯等人听完之后,却也能够明白,吕有钱跟吕氏有什么,这绝对算是是吕府的一桩丑闻了。

    而这件事情,绝对是震惊的,只是震惊之余,却也有几点让人不能够明白的地方,吕富为何承认自己有罪,他知道自己的夫人和自己父亲的事情吗,他真的杀了田老六和吕氏?

    按照翠儿所说的情况,凶手极有可能是吕有钱。

    因为,是他烧扰了小玉,是他跟吕氏有了不伦的关系,而在花郎看他的第一眼,就觉得此人是色中饿鬼,身子都快被掏空了。

    如果说他逼死了小玉说得通,那么吕氏是谁杀死的呢,是吕有钱吗,既然他们两人有了肌肤之亲,他又为何要杀死吕氏?

    田老六呢,他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杀的,一个门守,实在沒有理由杀他啊。

    联想到吕有钱房间里的纸灰,花郎似乎明白了什么,如果哪天晚上吕有钱并沒有在自己的房间,那么他最有可能做的,便是去杀吕氏,而之所以要这么做,恐怕跟衙门突然找上他有关吧。

    亦或者说,跟吕府的门卫田老六的谋杀有关。

    如今,他们所要做的,只是如何让吕有钱认罪而已,只要吕有钱认罪了,他们所不解的地方,也就都明白了。

    可单凭翠儿的几句证词,是无法证明吕有钱的罪责的。

    为此,包拯他们一行人去了大牢。

    吕富表情无光,神情萧索,蜷缩在大牢里,就连包拯等人來了之后,他也是如此,好像根本沒将包拯放在眼里。

    不过这并不重要,來到大牢之后,花郎对吕富说道:“你说你用银针杀了田老六是吗?”

    吕富机械性的点点头:“沒错,是我杀了他。”

    花郎淡淡一笑,道:“那好,你來告诉我,这是什么穴道。”花郎说着,在吕富喉结处旁开一点五寸的地方指了指。

    吕富被花郎这么猛然一问,有些惊愕,他用手摸了摸花郎刚才指的地方,用手用力按了按,发觉自己顿时头晕起來,可他按过之后,立马松手,然后犹豫了许久才开口答道:“哑门穴。”

    听了吕富的话之后,花郎淡淡一笑:“错,哑门穴在顶部后正中线上,第一与第二颈椎棘突之间的凹陷处,而我刚刚给你指的地方,是人迎穴,虽然哑门穴和人迎穴都会让人发晕,可这两个穴道相差的实在是太远了,你用银针刺入田老六的穴道让他致死,如今竟然把两个相差如此之大的穴道搞混,你如今还说是杀死田老六的凶手吗?”

    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花郎为何问吕富穴道的问題,原來他是要吕富自己承认自己说了谎,他连穴道都认不准,又如何利用银针和穴道杀人?

    吕富的眼神有些惊恐,他望着花郎,许久不语。

    而这个时候,花郎冷冷一笑:“我们知道你在替你父亲顶罪,可是你替他顶罪值得吗,他可曾拿你当儿子看待,他连你的老婆都玩,这样的人,值得吗?”

    花郎说的这几句话有些难听,所以吕富听完之后,脸色顿时通红,怒道:“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花郎并沒有再继续说下,这种事情,他说出來都觉得恶心,都觉得玷污了自己,可为了破案,他却不得不这样做。

    愤怒之后,吕富的神情显得有些激动,可是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來,许久后的许久,待他平静了,他才悠悠说道:“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又何必再來问我。”

    这一句话,算是承认他不是杀人凶手了吧。

    只是有些事情,却是必须要问的,花郎望着吕富问道:“你的夫人是不是吕有钱所杀?”

    吕富点点头:“的确是的,当时我醉倒在地,已经近乎昏迷了,可是我还是看的清楚,是我父亲摁住我妻子的头将她杀死了,可是……他是我的父亲,我的一切都是他给的,我……我实在不想出卖他。”

    可人在愤怒的时候,有些事情是心所不愿,嘴却无能的。

    如今有吕富这个证人,一切都顺理成章了,从大牢里出來之后,包拯立马派人去吕府将吕有钱缉捕归案。

    在这个过程中,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不过因为此事太过重口味,所以包拯和花郎等人并沒有在大堂上对吕有钱进行审理,而是在内衙对他进行了询问。

    那个时候,已经快到正午了,可因为案件要破的关系,他们几人都沒有因此而感觉到饥饿,他们只是感觉到了兴奋,而在兴奋之余,还有一抹淡淡的感伤,因为这件事情,几乎超出了他们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