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第214章 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阳光虽然普照,可因为新年刚过的原因,风仍旧是寒的。

    吕有钱跪在内衙客厅,瘦弱的身子瑟瑟发抖,只是他却不会如此轻易承认自己罪行的。

    “包大人将小民押來,不知所为何事。”

    包拯冷冷一笑,道:“吕有钱,现如今你就休要狡辩了,快将你的罪行如实交代,不然休怪本大人不客气。”

    吕有钱望了一眼包拯,随后连忙低头,道:“包大人明鉴,小人冤枉啊,一切罪行吕富都已经承认,大人为何又來询问小民呢?”

    众人听得这话,都愤怒不已,他们从來沒有见过这样的父亲,竟然要自己的儿子替自己顶罪,这样的人,简直太无耻了,不仅无耻,而且下流,不通人伦。

    大家把所能想到的恶毒词语都放在吕有钱身上都不为过,只是痛骂并不能够解决问題。

    包拯传翠儿上來,将她所见一五一十说了个清楚,而当她说到吕有钱跟吕氏在一起的时候,吕有钱的脸色顿时大变,几乎有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

    所有的罪恶,在一人知道的时候根本不算什么,可当被众人所知的时候,这罪恶也就被无形的放大了。

    所有人都知道吕有钱跟他的儿媳妇有一腿,那他吕有钱就算再不要脸,恐怕也不能继续在这个地方生存,就算是到了其他地方,恐怕也很难。

    古时的消息虽然不是很发达,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却是真实存在的,对于这种惊悚见闻,恐怕听到的人都会相传,大家口口相传,传到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有可能的。

    在翠儿叙述完之后,包拯又派人将吕富叫了來,吕富将那天晚上的事情诉说一遍之后,吕有钱已经彻底死心了,他望着包拯,有些无可奈何的叹息一声道:“沒错,你们说的一点沒错,小玉是我侮辱的,吕氏也是我杀的。”

    包拯见吕有钱承认,于是愤怒的呵斥道:“将你的罪行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吕有钱点点头,道:“一年去,我看上了小玉,于是对她多番试探,可是这个丫鬟竟然不吃我这套,我给她买首饰她退还给我,我给他买衣服她也不要,最后我实在沒有那么好的忍耐力,便将她给办了,可谁曾知,她第二天就上吊自杀了。”

    吕有钱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并未意识到自己所犯的罪恶,就好像玩丫鬟,逼死小玉,都不过是平常事情罢了,就好像他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情节,所有的下人他弄死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似的,而有那个人会觉得捏死一只蚂蚁是罪恶呢?

    包拯的脸已经被气的黑红了,如果不是还有事情要问,他真想现在就将他给乱棍打死在当堂。

    “那吕氏呢?”

    包拯这么一问,吕有钱的脸色又有些尴尬,许久才答道:“我跟吕氏私通,无意间在床上将此事告知了她,本來,我用钱财來打发她,她并无多说,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她也知道提出來无人会信,可她却经常以此事作为要挟,要我将家产留给她丈夫吕富,这点我倒也沒有什么意见,毕竟两个儿子当中,吕富还算是孝顺的,而且我玩了他老婆,不再给他一点补偿,实在有些说不通,可是那天包大人告诉我说门卫田老六被人谋杀之后,我便隐隐担心起來,田老六被杀,你们必然要到我的府上进行调查,我怕你们问出小玉的事情,又害怕发觉我跟吕氏的事情,于是我便想着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吕氏,这样一來,一切就都瞒过去了。”

    “然后呢?”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纸人,借以表示我一直在屋,这个方法我以前经常用的,为的便是跟吕氏tōu qíng,让人以为我在房间,我这么做之后,便一直等待机会,而机会很快就來了,吕富回來之后,与吕氏大吵大闹,最后吕富失手推了吕氏一把,路上额头磕到床沿上昏死过去,而吕富则醉倒在地,我将吕氏未死,便又摁着她的头在床沿上磕了了几下,直到她断气我才离开。”

    此时,小玉和吕氏的死都已经清楚了,花郎望着吕有钱问道:“那门卫田老六呢,是不是你所杀?”

    吕有钱听了花郎的话,连连摇头:“沒有,我真的沒有杀田老六,他不过是个门卫,我杀他做什么,再者说了,我已经承认逼死了小玉,杀了吕氏,如果我真的杀了田老六,我又怎会不承认?”

    这句话说來,让花郎和包拯等人无法辩驳,承认杀了两人和三个人并无多少分别,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可吕有钱只承认杀了两人,那就只能说明,最后一个人不是他杀的。

    可田老六若不是吕有钱所杀,那是谁所杀,难道吕府之中,还有凶手?

    这般想着,花郎将那枚血梅花玉拿了出來,问道:“这枚玉可是你们吕府的东西?”

    吕有钱看过一眼之后,连连摇头:“不是,我们府里沒有这种玉。”

    听了吕有钱的话,众人更是不解,那吕贵明明说这是他们府上的东西啊,难道那个吕贵有问題?

    如此,包拯立马派人去将吕贵押來。

    吕贵此次被押,并无往常那般轻松,因为他从衙役对待他的态度已经发觉了不对。

    來到内衙之后,包拯厉声问道:“你说这血梅花玉是你们吕的东西,可你父亲却说不是,你做何解释?”

    听了包拯的话,吕贵顿时吓坏了,连连磕头认罪,道:“大人饶命,小人之前看这枚玉佩值钱,便想着承认是我吕家的,之后你们便会将玉佩还于我们,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钱嘛,可我真不知道这玉佩跟田老六被杀有关系啊,包大人明察。”

    可包拯并沒有明察,他被吕贵的几句话给弄生气了,只听他一声大喝,几名衙役便将吕贵给拉了出去,不多时外边便传來阵阵犹如杀猪似的惨叫声來。

    待惨叫声停止,包拯这才稍微觉得舒坦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