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顺远镖局

    第216章 顺远镖局。

    柳长风的被杀和田老六的被杀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唯一有联系的便是那枚血梅花玉,可通过血梅花玉,花郎他们暂时什么都调查不出來。

    所以,花郎想从长风镖局入手。

    柳毅來县衙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前了,那个时候天边有一抹晚霞,云彩淡淡的飘着,好像在预示着明天的晴朗。

    风吹來凉凉的,可街上的百姓却慢慢多了起來,毕竟新年已过,热闹的日子沒了,他们要为新的一年而谋生。

    柳毅的神色并不是很好,而且他比初见时更坚毅了一些,见过包拯和花郎之后,他随即问道:“不知花公子想问什么?”

    花郎请他坐下,然后问道:“从凶手在半百坡等候可知凶手对你们长风镖局很是熟悉,所以凶手很有可能是你们长风镖局以前的敌人,亦或者有过节的人,我想请柳公子好好想一想,你们长风镖局可有什么仇人?”

    柳毅想了想,道:“做镖局生意,在江湖上行走,最重要的就是与江湖各路人马的关系,只有关系好了,我们才能够更快更安全的将镖送到,所以在江湖上,我们与各路人马的关系都是不错的,每年孝敬那些山贼大王的也不少,这次的镖虽然值钱,可为了这个便断了财路,于他们也是不大可能的,如此想想,跟我们长风镖局一直不和的,就只有顺远镖局了。”

    花郎等人虽然在天长县很久了,可对镖局这个行当并不是很了解,所以在柳毅说出顺远镖局之后,花郎他们几人并无任何反应。

    随后,柳毅继续说道:“顺远镖局在江南也算是个大镖局了,一直想建立一个联盟,让江南所有的镖局都归附于他,这样每次走镖,大家相互扶持,以避免镖被劫,可是我父亲独來独往惯了,不喜欢手顺远镖局的束缚,所以就沒有同意,因此,顺远镖局的镖师龙应琼來我长风镖局好几次,有时甚至想大打出手呢!”

    听了柳毅的话之后,花郎等人觉得这个顺远镖局的人的确有嫌疑,如果柳长风被杀,他想要实现镖局行业的统一,恐怕就容易得多了吧。

    为此,花郎从柳毅的嘴里又多了解了一些有关顺远镖局的事情。

    比如,顺远镖局的总镖头龙行天、镖师龙应琼等等。

    这般了解之后,花郎又问道:“不知这次所押运的货物,是谁家的?”

    柳毅不明白花郎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題,但还是答道:“我们运的这批货是城东张见之张老板的,他要我们把一批上好瓷器运到他在扬州的店铺,佣金一百两。”

    听了柳毅的话之后,花郎微微点头,然后便让他离去了,而他离开之后,温梦煞有介事的说道:“看來,他们行镖和我们做私家侦探差不多嘛,都是帮人,然后抽取佣金。”

    温梦说完,笑着望了望花郎,花郎耸耸肩,道:“的确差不多,只不过他们是送货物,而我们是查案,当然,有些地方我们也是共通的,比如,如果有人委托我们保护他去一个地方,这样的生意我们也是接的,而有些镖局对运人的事情,他们也接。”

    听完温梦和花郎的话之后,花婉儿有些开玩笑似的说道:“既然如此,大哥你何不也开个镖局,这样一來,我们就可以多些收入了。”

    花郎摇摇头,笑道:“开镖局可比我们开侦探社要麻烦的多了,开侦探社,我们只需要三四个人就可以了,可你要是开镖局,就必须有镖头,镖师以及趟子手,而且人越多越好,如此算下來,每个几十人根本难有发展,这么麻烦的事情,你大哥我怎么可能去做呢!”

    大家这般说笑,也并未放在心上,而这个时候,一直不语的公孙策突然站出來问道:“花兄弟,如今我们是不是该去一趟顺远镖局了?”

    公孙策这么一问,大家顿时明白,既然顺远镖局跟长风镖局不合,那么很有可能是顺远镖局雇人杀了柳长风的,他们有必要去询问一番。

    离开县衙,向顺远镖局行去,而走在半路上,他们发现一人脸色很差,气愤异常的从他们一侧赶了过去,那人身材修长,长的魁梧,只是看他生气的样子,实在让人有些不明白。

    不过花郎他们几人并沒有在意,毕竟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会生气,他们总不能因为看到一个人生气,就上前寻根问底吧。

    半柱香的时间之后,他们來到了顺远镖局,顺远镖局很大,大的超乎了花郎等人的想象,而他们也明白,若不是顺远镖局很有实力,又怎敢做统一江南镖行的打算。

    镖局门口站着几个守卫,包拯报出姓名之后,守卫虽然有些不屑,可也有些吃惊,有些不敢怠慢,所以他还是连忙进去通禀了,不多时,一少年走出,花郎等人见那少年,顿时惊讶不已,这少年正是刚刚从路上气愤奔走之人。

    那守卫做了介绍,这少年是他们的镖师,也是少镖头龙应琼。

    原來此人便是龙应琼,只见龙应琼向花郎等人一拱手,道:“家父正在与客人商讨生意,先由在下代为接待,几位请跟我來。”

    这龙应琼说话还算是有分寸的,花郎对他的印象不错,他们一行人跟着龙应琼进得顺远镖局,先见到的是一个大场地,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兵器,以及练武场所,而在靠边的地方,有几个大库房,里面装的全是客人要他们运送的货物,看到那些库房,让花郎想到了二十一时间的物流行业,当然,花郎也清楚,镖局本就是物流的前身。

    走过大大的广场,他们越过了一个弓形门,进得那门,里面又是一番场景,里面的场景比之外边要雅致不少,小桥流水,假山水榭,腊梅盛开,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居住的好场所。

    他们一行人跟着龙应琼走过假山小桥,最终來到了客厅,而这个时候,下人已经将茶水备好放在了茶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