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是个人物

    第217章 是个人物。

    从这一路行來所见,这顺远镖局的确是有实力的。

    大家坐定之后,龙应琼先向包拯一拱手,随后说道:“包大人來我顺远镖局,可是为了柳长风一事?”

    这龙应琼竟然先将此事提出,包拯和花郎等人有些吃惊,不过他们也都是身经百战之人,自然沒有透露出什么來,而包拯更是面不改色,平淡说道:“正是为了这事,所以不知龙公子有何要说的沒有?”

    龙应琼冷冷笑了笑,道:“并无什么可说的,刚才在路上你们也是遇到我的,我之所以生气,是因为我去了长风镖局想要表示悼念,可却被赶了出來。”

    众人相互张望,却并不言语,而后,龙应琼继续说道:“柳毅不肯见我,你们又突然來我顺远镖局,定然是为了柳长风被杀一事,但是我必须说清楚,柳长风并非我们所杀,我们虽与长风镖局有过节,可这种杀人越货的事情,我们还是不会去做的。”

    龙应琼说完,便不再言语,好像他已经把事情说明,信不信是别人的事情。

    听完龙应琼的话,花郎淡淡一笑:“龙公子也是豁达之人,肯将这些如实告知,我等心中甚是感谢,只是贵镖局想要排除嫌疑,却还是不能。”

    龙应琼望了一眼花郎,道:“你就是人人称赞,最近在江南人气很盛的私家侦探花郎?”

    花郎微微点头:“正是在下,沒想到区区一点名气,却还能让龙公子有所耳闻,荣幸。”

    龙应琼淡淡一笑:“花公子谦虚了,我们做镖局生意和你做私家侦探是一样的,都是抽取佣金,而我们顺远镖局,会把一起跟镖局生意有联系的人或者情况都想到,花公子名气如此之盛,我们又岂会考虑不到。”

    花郎有些尴尬,原來别人认识自己,并非是自己真的名气很大,而是因为他把自己当成了对手。

    不过今天,花郎却不想跟龙应琼考虑镖局生意上的事情,他是來调查命案的,所以这个时候,花郎淡淡一笑,道:“听柳毅说,你去过长风镖局好几次,要他们加入你们顺远镖局,是吗?”

    龙应琼淡淡一笑:“算不上是加入,不过是合作罢了,让江南镖局的实力更大,让我们不用向那些土匪大王交孝敬就可以运货畅通,这是我们镖局事业上的一件大事,可惜,柳长风老顽固,以为我们顺远镖局要吞并他的长风镖局,说什么都不肯合作,有时说的激动了,我也会面红耳赤,可杀人一事,我们是绝对不会做的。”

    听了龙应琼的话,花郎心中顿时惊讶不已,按照龙应琼的说法,镖局之间相互合作,是极其有利的,如此一來,他们不知要省去多少孝敬钱了,只是,他们的目的只是这样吗,难道真的沒有吞并长风镖局生意的意思?

    如果镖局合并,必然要推选以为盟主的,如此一來,谁家镖局接什么生意,恐怕就要由盟主说了算,那么如果盟主偏袒顺远镖局呢?

    就在花郎这般想着的时候,一阵笑声从门外传來,龙应琼听到这笑声之后,里面站了起來,众人惊诧间,一个半百老人大步走了进來,他的身材魁梧,而且不怎么显老,他笑着望了一圈屋内的人,随后径直走到包拯跟前,拱手道:“包大人肯來我顺远镖局,真是我镖局的荣幸啊。”

    声音洪亮,一听之下就知道功夫底子不弱。

    包拯淡淡一笑,请龙行天坐下,然后说道:“冒昧打扰,还请龙总镖头见谅。”

    龙行天也不含糊,道:“柳长风的事情我听说了,刚刚还让犬子前去悼念,唉,做镖局生意的,最怕的就是被劫镖啊!”

    包拯并不想跟龙行天套近乎,所以他只淡淡一笑,随后立马转会正題,道:“柳长风被杀,我们对贵镖局是有怀疑的,所以还请龙总镖头能够体谅。”

    龙行天脸色微变,随后立马笑道:“理解,包大人想怎么询问,就怎么询问,我一概支持。”

    见龙行天支持,包拯倒突然沒有什么要问的了,难道问他们今天早上都在什么地方吗,这显然沒什么用,包拯望了一眼花郎,花郎明白,随后望向龙行天问道:“龙总镖头可以把顺远镖局做这么大,功夫一点不错吧,不知可否有杀人一滴血的功力呢?”

    听花郎这么问,龙行天突然尴尬起來,许久才说道:“实不相瞒,在下的武功很差,顺远镖局之所以能够做这么大,完全是因为诚信以及镖局里的几位老镖师帮忙,杀人一滴血的功夫,我走镖这么多年,还实在不曾见过。”

    这话不知真假,可也无法验证,沒有办法,他们几人只好先离开。

    只是在离开之前,龙行天突然请花郎留下,而花郎也想听听他说什么,于是就留了下來。

    客厅之中,只有花郎和龙行天龙应琼三人,龙行天望了一眼花郎,道:“花公子的本事我是听说过的,不知花公子有沒有考虑过做镖局生意呢?”

    花郎用奇怪的眼神望着龙行天,有些无奈的耸耸肩,道:“我花郎只知道断案,却是从來沒有考虑过做镖局生意的。”

    龙行天听了花郎这话,并不气馁,道:“花公子若是看得起我们江南镖局,我可以请你当江南镖局总盟主。”

    龙行天这话说完,花郎更是吃惊,难道江南的所有镖局都已经依附于顺远镖局,可如果真是如此,龙行天沒有必要请自己当这个盟主吧,难道是想要找替死鬼?

    花郎淡淡一笑,道:“这怎么使得,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私家侦探罢了,在你们镖局行又沒有威信,当不得盟主的,再者说了,长风镖局你不是还沒有搞定吗,怎么算得上盟主呢?”

    龙行天并沒有掩饰自己心里所想,道:“如今柳长风已死,长风镖局失了镖,能不能够继续存在都是个问題,所以这江南镖局联盟,是一定能够成立的,花公子若是同意,大可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