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危险来临

    第218章 危险來临。

    对于龙行天的请求,花郎并未作出任何回答。

    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

    在这个时候,他觉得龙行天突然要自己当镖局行的盟主,是一种阴谋。

    世人争名夺利,为的不都是自己,那有辛苦多年,终于要成立联盟了,却把盟主的位子让出去?

    现如今柳长风被杀,矛头直指顺远镖局和镖局联盟,龙行天让自己当盟主,是不是想拿自己当替罪羊呢,亦或者让自己替他抵挡各种流言蜚语?

    可他这样做有用吗,花郎不是贪图富贵之人,更不是喜欢驱逐名利的人,如果花郎不答应,龙行天说的那些话岂不是一点用都沒有,不仅一点用沒有,而且还会让人对他产生怀疑,他竟然认定长风镖局再难经营下去?

    天色渐晚,花郎跟温梦等人碰头之后,立马说道:“给阴无错写封信,让他赶紧回來,这里的事情恐怕缺不了他。”

    这里的事情的确很危险,一个可以杀人一滴血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花婉儿听得这话,连连点头,而这个时候,花郎继续说道:“我们去一趟长风镖局吧。”

    大家有些不解,这个时候,去长风镖局做什么,他们最不愿看到的便是哭泣。

    可花郎却坚持要去,因为听了龙行天的话之后,他觉得那个雇主张见之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就算不找麻烦,至少该有的赔偿却是一定会要的,而这个时候,长风镖局拿得出那么多钱吗?

    风刮來很冷,可他们一行人还是去了长风镖局,他们來到长风镖局的时候,里面哭声一片,而一个长相富态的人,正在跟柳毅交涉,柳毅强忍着怒气和悲伤,一语不发。

    看到这种情况之后,花郎等人立马明白过來,这个长相富态自然,必是张见之无疑了。

    而此时,张见之张老板正在跟柳毅商讨赔偿的事情,除去那些瓷器的价钱,还有他的误工费,以及等等各种杂费,最后要柳毅给他拿出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银子对任何人來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长风镖局如此逢此巨变,那里拿得出來?

    可此事的确是柳长风丢了镖,所以就算柳长风死了,这批货物的损失也必须由长风镖局來赔偿,柳毅小小年纪,显得比同龄人坚毅了不少,他望着张见之,希望张老板能够宽限几日。

    可张见之那里管别人家死活,他只是一味的要柳毅赔偿,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把长风镖局要的倾家荡产,他就不肯罢休似的。

    这种情况,温梦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冲上前跟张见之理论,道:“如今长风镖局遭难,已经很不好过了,你为何还要如此纠缠,难道沒有那些银子,你就会死吗?”

    可温梦的理论并沒有吓到张见之,他只是望着温梦冷冷的笑了笑,随后说道:“沒有那些银子我的确不会死,可沒有银子,我的生意怎么做,镖丢了,按照规矩就是要这么赔偿的,怎么,我要自己应得的东西有错吗,就是告到县太爷那里,也是如此。”

    温梦跟随花郎的时间不短了,跟包拯也经常聊天,对法律知道的也不少,所以她很清楚张见之所说的话,可他就是看不惯张见之如此,而一个江湖人在说不过对方的时候,最常用的便是武力解决。

    这个时候,温梦就想用武力解决这件事情。

    可是,温梦刚要动手,花郎突然笑道:“原來你就是张见之张老板,真是幸会幸会。”

    张见之一脸迷茫,有些不屑的说道:“你是什么人,我认识你吗?”

    花郎走上前來,微微一笑,道:“你并不认识我,不过我却是要來找你的。”

    “找我,找我做什么?”张见之更加的不解了。

    花郎耸耸肩,道:“我是县衙请來侦破柳长风被杀一案的,如今柳长风被杀,货物被劫,我怀疑是你这个雇主在背后搞鬼,为的便是这巨额的赔偿金。”

    听完花郎的话之后,张见之顿时气的用手指着花郎骂道:“放屁,我沒事劫自己的东西做什么,我一个商人,为的便是自己的生意,有必要为了赔偿金杀人吗,你不要血口喷人。”

    可花郎却只是微微摇头,道:“你当然不会杀人了,可你会雇杀手杀人啊!”

    这个时候,包拯带人走了上來,道:“花兄弟说的沒错,现如今的你的确是有嫌疑的,所以这赔偿金,暂时不可以给你。”

    张见之见包拯跟花郎说同样的话,顿时不敢言语了,最后被气无奈,只得说道:“好,好,我就暂且不要这赔偿金,但是还我清白之后,我要将利息也要回來。”张见之说完,气冲冲的离开了。

    而张见之离开之后,温梦连忙问道:“你真以为他会雇杀手杀柳长风?”

    花郎耸耸肩,淡笑道:“这怎么可能,以他的财力,恐怕请不起杀人一滴血的杀手,此事背后迷雾重重,我们跟凶手的较量才刚刚开始而已。”

    众人脸上愁云惨淡,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柳毅赶來向花郎等人道谢,众人这才恢复过來。

    柳毅一袭孝服,眼神显得空洞了许多,拜过包拯之后,便开口说道:“一切事宜,拜托包大人了,但请包大人查出凶手之后,最先告知于我。”

    这柳毅竟然还想着自己报仇,花郎心中暗叹,并未多说其他,有些事情,是需要自己想通才行的,别人多说无益。

    如今帮柳毅化解了被张见之要赔偿金的危险,这里的事情也就算是结束了,花郎等人准备离开,背后的哭泣之声时不时的传來,闻之让人心中很不舒服。

    街上已经沒有多少行人,风吹來凉凉的,可此时的花郎却有些喜欢这凉风,因为凉风让他变的更加清醒,也因为凉风过后,春天便要來了,到那个时候,一切都将慢慢变好。

    一切都将慢慢变好,希望如此吧,花郎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世间事情,总是要慢慢变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