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意想不到的被杀

    第220章 意想不到的被杀。

    次日,花郎等人起的很早。

    他们准备将昨天晚上龙应琼拜访的事情告知包拯,这样一來,也可以让包拯不要松懈对顺远镖局的怀疑。

    只是当他们來到县衙的时候,包拯和公孙策等人正急急忙忙的要离开县衙,花郎见此,有些奇怪,连忙迎上去问道:“包兄公孙兄,你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包拯见是花郎,顿时兴奋不已,道:“快,跟我们一同去顺远镖局,昨天晚上,龙行天被杀了。”

    听到这个消息,花郎和温梦他们顿时惊讶不已,他们本还怀疑龙行天是杀人凶手呢,如今他竟然被杀了,这可真是太过奇怪了。

    來不及多说,他们一行人急匆匆向顺远镖局赶去,而在路上,公孙策将事情说了一遍。

    “今天一早,顺远镖局的下人前來报案,说他们的总镖头被杀了,具体事情,我们也不清楚,去了再说吧!”

    來到顺远镖局的时候,只见顺远镖局上上下下都是哭泣之声,完全沒有昨天來时的气派,一下人领包拯和花郎等人來到案发现场,发现龙行天躺在自己的床上,脖间的一滴血已经凝固,嘴角落着一枚血梅花玉,龙应琼跪倒在地,泣不成声。

    杀死龙行天的人和杀死柳长风的人是同一个人。

    仔细检查过龙行天的尸体之后,花郎更加肯定这点,当时龙行天一定在睡觉,可这个时候,凶手突然冲了进來,龙行天还沒來得及起身呼喊,一剑便已刺來,凶手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一剑的手之后,立马离开,并不检验被杀者是否真的被杀。

    不知过了多久,龙应琼才从地上起來,才从悲伤中稍微恢复了些,他望着自己父亲的尸体,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昨天他刚看到柳长风的尸体,那个时候,他并沒有感受到柳毅的悲伤,如今他父亲被杀,他才真正知道什么的痛。

    而那个时候,他突然明白,人生是一场又一场的悲喜剧,别人永远都只是看客,欢喜自知。

    花郎的怀中还踹着昨天晚上龙应琼送给他的地契,这个时候,他突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将地契交给包拯了,如果龙家父子是真的想让自己当这个盟主的话,他也是非常乐意的,毕竟能够让自己有个不错的收入,而且与各镖局打好关系,对自己的事业也是极其有帮助的。

    房间里静极了,谁都不知该如何开口,过了许久,龙应琼突然给包拯和花郎跪下,道:“两位,一定要帮我们找出凶手,我要替父亲报仇。”

    这话之前柳毅说过,如今龙应琼又说了。

    可花郎他们能找到凶手吗?

    凶手太过莫测了,如今的他们除了知道死者身旁都会留有一枚血梅花玉外,再无其他。

    只是,柳长风和龙行天都是镖局里的人,可田老六并非镖局的人啊,他怎么也被杀了呢?

    这样想着,花郎等人突然意识到,田老六被杀,血梅花玉并不在尸体身上,而是在房梁上,也就是说,田老六的被杀,是因为他无意间得到了一枚血梅花玉,而这枚血梅花玉,导致了他的被杀。

    事情朴素迷离,从龙行天尸体的硬度上來看,他应该昨天晚上夜半时分被杀的,那个时候,大家都已经熟睡了吧?

    花郎望着龙应琼,问道:“昨天晚上你可听到任何声响?”

    龙应琼摇摇头:“我住的地方离父亲住的地方很远,并沒有听到任何声响,第二天一早我喊父亲去走镖,这才发现父亲被杀。”

    花郎仔细思索的时候,龙应琼突然给花郎跪了下來,道:“如今我父亲已经被杀,还请花公子答应当我们江南镖行的盟主。”

    此时,龙应琼竟然还在考虑这件事情,花郎不知该如何回答。

    许久,花郎才开口说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等找到杀人凶手再做讨论吧。”

    可龙应琼不依,道:“父亲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将江南镖行联合起來进行联盟,因为只有这样,我们的镖行才能够走的更远更畅通无阻,只是奈何,我虽有一身武功,可脾气暴躁,不适合当盟主,我父亲虽有头脑,可年纪太大,所以在父亲初见你的时候,就认定你是个人物,可以担负起这重任來,所以还请花公子答应。”

    这话说的,让花郎根本无法反驳,包拯听完这些话之后,顿时起了恻隐之心,道:“花兄弟,你就答应下來吧。”

    听包拯劝自己答应下來,花郎心中暗叹,这包黑子自己他们拿什么条件來让自己当这个盟主吗,就让他答应下來。

    花郎的眼珠子转了又转,许久之后才继续说道:“好,我就暂时答应,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还是以后再说,对于花郎而言,他不能够给龙应琼一个准确的答复。

    江南的两大镖局镖头被杀,顿时引起了整个江南镖行的恐慌,以至于龙行天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再无人敢独子走镖。

    而与此同时,包拯和花郎等人一直派人打探血梅花玉的消息,如今他们也只能从这方面下手了。

    不过后來,花郎又突然让包拯派人打听田老六打更的那条街上,有沒有江湖人士出沒,因为按照花郎的推测,田老六一定是撞见了凶手的阴谋,并且在打更的时候拾得那枚血梅花玉,如此才引來了杀身之祸。

    如果是这样,那么凶手必然在那条街上出沒过,亦或者是就住在那条街上,因为,如果两人商讨机密,自然是越近越好,离的远了反而麻烦。

    听了花郎的推测之后,包拯和公孙策等人都很赞同。

    如此几天过去了,天长县再沒发生任何命案,只是花婉儿送给阴无错的信已经好几天了,可阴无错却沒有回來,甚至连个回信都沒有。

    一想到这里,花郎的心中就隐隐感觉不安起來。

    为此,花郎又让花婉儿写了一封信去询问情况,并且在信上说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必须给个回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