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

    第221章 意想不到的消息。

    信很快送出去了。

    而且很快就有了回信,不过回信的并不是阴无错,而是阴无极。

    信上并未多写其他,只是很端正的写着:大哥在接到第一封信的时候就已经赶回,怎么如今还未到?

    这算是反问吗?

    花郎他们怎么知道阴无错怎么还沒到?按照路程,阴无错一天就能够从淮南赶到天长,可如今几天过去了,他竟然沒到?

    这事太奇怪了,阴无错虽然孤傲,而且江湖习气很重,可却并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如今花郎写信让他回來帮忙,他应该不会临阵逃脱才是啊。

    想不通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为此,花郎只好求助于温梦。

    “温大小姐,这事就摆脱你了,让江湖上的朋友注意一下阴无错的消息。”

    花郎说的还算轻松,可花婉儿却有些担心了,问道:“他会不会出了什么事情?”

    见自己的妹妹如此担心阴无错,花郎笑了笑:“阴无错武功那么高,怎么可能出什么事情,你放心好了。”

    温梦跟阴无错认识已久,也有些担心,于是在花郎说完那些话之后,她便马上发出消息,让江湖上的朋友注意阴无错的行迹。

    而这个时候,包拯派人调查田老六打更的那条街也已经结束。

    在县衙,包拯有些无奈的说道:“那条街我已经派衙役仔细调查过了,并无任何江湖人出现过,而且,那条街上住的人,也沒有江湖人,花兄弟可能推测错了,凶手可能并不在那条街上住,而是在另外的地方。”

    如果衙役真的沒有调查出任何线索來,那花郎也只好暂时认同了。

    任何事情都在不紧不慢的做着,本來还是仇敌的柳毅和龙应琼突然关系要好起來,这天黄昏,他们两人在醉仙居摆下了一桌子酒菜,不过只有他们两人。

    他们两人谁都不说一句话,先喝干了一壶酒,柳毅虽然年轻,可此时看來,却老道了许多,就好像是说,男人只有经历过磨难和悲伤痛苦,才能够真正的长大。

    一壶酒喝尽之后,龙应琼望着柳毅,用很平静的语调问道:“你要报仇?”

    柳毅并未点头,只是说道:“是!”

    龙应琼又开了一壶酒,猛灌一大口之后,道:“好,给你!”

    柳毅也不介意,接过酒壶就是一口闷下,喝过之后,大呼:“好酒!”

    此时的他们,已经喝了三壶酒,不过菜却并未吃一口,他们好像本就不是來吃菜的,他们就是來喝酒的。

    一口接着一口的酒,他们两人再无任何言语,可有些话,就是不说,他们也明白。

    如今他们有共同的敌人,而这个敌人很厉害,既然如此,他们何不合作呢?

    一个男人一旦成长起來,就会慢慢明白,过程并不重要,最后的结果才重要,所以就算他们心中满是仇恨,他们对自己的条件还是很清楚的,要报仇,单靠他们自己不行,靠他们两人也不行,还必须有包拯和花郎他们才行。

    夕阳将尽,花郎等人在侦探社焦急的等着消息,柳长风和龙行天被杀虽然事关重大,可事情再大,都只是别人的事情,可阴无错不同,他们是兄弟,是朋友,阴无错的安危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敲门声响起,一个花郎他们并不认识的人走了进來,那人手里拿着一封信,走进來之后随即问道:“谁是花郎?”

    花郎连忙赶了出去,道:“我是,请问?”

    那人将信递给花郎,道:“我受朋友之托送封信给你。”

    那人送完信之后,也不待花郎多问,便直接离开了,花郎打开信,发现是温梦的江湖朋友送來的,信上说,他们找到了阴无错的踪迹,只是阴无错的踪迹遍布了整个江南,如今他在什么地方,却是不知。

    看完信之后,大家不解了,天长县如今有命案需要他,他怎么游历起江南來了?

    可又不像,短短几天时间,他怎么可能走遍整个江南,如果是游历,就更加不可能了,旅游,要的是休闲,是慢慢的享受,快马加鞭的走过,算什么游历嘛。

    如果不是游玩,那必然是有重要的事情,以至于阴无错必须去办,而且來不及通知其他人,可阴无错遇到了什么事情?

    他们必须赶快找到阴无错,他们必须知道阴无错遇到了什么事情,以他的脾气,是很有可能出事的。

    为此,花郎他们动用了所有可以动力的力量。

    终于,在次日天还未亮,寒风吹來有些刺骨的时候,他们等來了消息:阴无错在淮安。

    阴无错在淮安,他去淮安做什么?

    來不及多想,花郎和温梦等人立马向淮安赶去,淮安离淮南不远,离天长县也不是很远,半天时间即可到达。

    所以从天蒙蒙亮出发,正午之前,他们便來到了淮安。

    而來的淮安之后,通过江湖朋友的消息,花郎他们终于在一家酒楼找到了阴无错,那个时候,阴无错正在喝酒,而且好像是喝闷酒,他正喝酒间,猛一抬头看到了花郎他们,在这个地方见到花郎,实在是一件太过惊奇的事情。

    所以阴无错立马放下酒杯,有些兴奋的喊道:“花兄弟,你们怎么來了?”

    阴无错是兴奋的,可花郎和花婉儿他们却是有些生气的,他在这里喝酒,却不写封信给他们,这已经不仅仅是奇怪了。

    生气,懊恼,各种情绪一股脑的上來了。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花婉儿,她跟阴无错隔着一张桌子,有些生气的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天长县出了大事需要你吗,你怎么连封信都不寄去?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

    这几句话说的气愤,可阴无错听來,却感动的要命,他浪迹江湖,家里的人虽然担心,却并不管他,更不会派人去找他,可如今,花郎他们却不顾寒冷路远,为了确定自己安全,竟然跑到这里來找他,这样的温暖,他从來沒有感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