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圈套

    第222章 圈套。

    一时间,嘈杂的酒楼于他们几人而言变得宁静起來。

    许久后的许久,花郎才漫步走到阴无错跟前,问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不给我们写封信?”

    请众人坐下之后,阴无错有些气愤的喝了一口酒,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接到你们的信之后,便连忙从家里向天长县赶去,可是在回天长县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人……”

    “遇到了谁?”

    众人很是惊讶,一个怎样的人,让阴无错不能赶回天长县办正事?

    “萧乐凝!”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众人一时嘴巴长得好大,许久都未能合上,这件事情真是太奇怪了,为何在阴无错准备回天长县的时候,遇上了萧乐凝呢,她又为何会突然出现,以前江湖朋友找了她许久,可是一点线索沒有的啊?

    “然后呢?”花郎望着阴无错问道。

    阴无错又喝了一杯酒,道:“说來惭愧,我见是萧乐凝,便不想放过她,遇上便追踪她,可是谁曾想,她领着我把整个江南都转了个遍,可我却连她的影子都沒找到,昨天我发现了她的踪迹,在淮安出现,于是我便急忙赶來了,可赶來之后,她又消失了。”

    听完阴无错的话,大家总算明白了,为何阴无错会沿着整个江南跑了个遍,原來是为了追踪萧乐凝。

    亦或者说是,上來萧乐凝的当,她就是要让阴无错跟着她到处转,当然,这并不是萧月凝觉得好玩,亦或者是她喜欢上了阴无错,而是她要引阴无错远离天长县的事情。

    如果事情真是如此,那这个萧乐凝和天长县发生的命案就是有关系的了,可她不可能是凶手,除了她的功夫做不到shā rén一滴血外,再有便是龙行天被杀的时候,她并不在天长县。

    如此说來,萧月凝还有同伙,那么她的同伙会不会是江南狼谷的萧十三呢?

    从來沒有人知道萧十三的情况,当然也就沒有人知道萧十三的武功有多高,如此一來,shā rén凶手极其有可能是萧十三了。

    只是,如果凶手是萧十三,他为何要杀死两大镖局的镖头呢,杀死他们,对他又何好处?

    凶手shā rén的目的和动机到底是什么?

    这般想着,一股烦恼袭上心头,花郎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可他刚喝下,便被辣的咳嗽起來,那酒好烈,花郎连忙夹菜吃了一口,心中想着,这阴无错如何喝得下这么烈的酒?

    吃过午饭,阴无错问道:“如今你们都來了,不如我们先找到萧乐凝,然后再离开吧?”

    花郎摇摇头:“萧乐凝独來独往,想要找到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们在这里继续呆着,并无一点好处,反而是天长县,虽然有包拯坐镇,可他的得力手下毕竟太少,连个可以跟凶手打的人都沒有,如果凶手再作案该怎么办,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如果萧乐凝真的跟凶手有关联,她必然会去天长县的。”

    沒有办法,阴无错只好听从花郎的安排。

    回到天长县的时候,天色已晚,而在花郎他们几人离开的这一天时间里,天长县发生了一件重大事情。

    又有一人被杀了。

    不过最先告诉花郎他们这个消息的人并不是衙门的人,而是温一刀。

    他们赶回侦探社的时候,温一刀已经在里面等候了,花郎等人见到温一刀的时候,有些吃惊,而他们还沒有反应过來,温一刀便连忙说道:“出大事了,一刀斩风入流被人给杀了。”

    一刀斩风入流花郎并不认识,也沒有听说过,可温梦和阴无错两人听到这句话之后,顿时惊诧不已,道:“风老前辈已经隐退江湖多年,怎会突然被杀?”

    温一刀叹息一声,道:“唉,今天中午,风入流人发现死在了自己的房间里,而他的身上,留下了一枚血梅花玉,我知道你们在调查最近柳长风和龙行天被杀一事,我便想着找你们,兴许你们能够找出凶手來。”

    听了温一刀的话之后,花郎连忙问道:“风老前辈可是脖间一滴血?”

    温一刀连连点头:“的确如此,如今整个江南江湖都有些胆颤啊,风入流虽然年老了,可功力犹在啊,凶手竟然一剑就将他给杀了,而且只在脖间留下一滴血,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这样功力的人,在整个江湖都是极其少见的。”

    “此事包拯可知?”花郎继续问道。

    温一刀点点头:“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包大人了,现如今他应该已经去了风入流的风流山庄。”

    “那我们也赶快赶去吧!”

    不再多说,他们一行人连忙向风流山庄赶去,而他们赶到风流山庄的时候,发现整个山庄除了一众衙役外,还有不少的江湖同道。

    而在这些江湖同道中,有一少年尤为惹眼,这少年淡笑嫣然,一袭白衣胜雪,微卷的秀发散落下來,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而他的眉目一扫,似乎就能够迷倒万千少女。

    这少年站在那众多江湖人之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不仅如此,那些江湖朋友对这少年也极其的客气,就好像他的辈分挺高似的。

    花郎从他身旁走过,突然有一种被打败的感觉,他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有这种感觉,难道是那少年的气势太过强大了吗?

    走过去之后,花郎便沒有再想此事,因为现在在他的面前,有一具尸体,而包拯和公孙策等人,正在检验。

    死者是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长的极其英俊,很合他的名字风流,只是他的眼睛瞪的很大,好像到死都不相信自己竟然就这么被人给杀死了。

    包拯见到花郎之后,说道:“跟柳长风和龙行天的被杀一样,都是被人用剑划过咽喉致死,脖间一滴血。”

    这点,已经毋庸置疑了,只是,凶手为何要杀死这样一个老人呢,当时是正午,想來应该有人发觉异样才对吧,花郎这般想着,扫了一眼整个屋子的人,随后问道:“是谁最先发现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