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天涯倦客

    第223章 天涯倦客。

    花郎刚问,一名童子从人群中走了出來,道:“是我最先发现师父的。”

    童子年龄不过十一二岁,面相还有些稚嫩,此时却有些悲伤,他站出來答出那句话之后,便再不言语。

    花郎望了一眼这个童子,继续问道:“你可还记得当时的情况?”

    童子点头,道:“那时正午刚过,师父在房间里午休,小师叔來了,我去叫师父,结果一推开门,发现师父就这么死了。”

    童子在说小师叔的时候忘了一样那有些慵懒好像对一切都不怎么在乎的少年,花郎见此,眉头一皱,那少年果真是有來头的。

    这少年虽然有來头,花郎却是不怕,而且为了弄清楚他的身份底细,花郎继续问道:“你小师叔?”

    话并沒说完,不过意思大家都明白。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來:“就是在下,天涯倦客公子令伊!”

    说话间,那慵懒少年从人群中走了出來,望着花郎淡淡一笑,道:“在下公子令伊,还未请教高名?”

    花郎听了这话,也淡笑答道:“在下花郎,县衙特聘私家侦探,有几句话想问公子,是否可以?”

    公子微微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花郎得到认同,随即问道:“在童子去叫令师兄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公子令伊拨去眉间秀发,很是平静的答道:“客厅!”

    “那么公子又因何來这风流山庄?”

    “自然是來看我师兄了,我天涯倦客公子令伊,喜欢无拘无束,放荡不羁爱自由,想去那就去哪了。”

    公子令伊这句话刚说完,便又马上突然问道:“怎么,你怀疑我杀了师兄?”

    这句话一出,其他的江湖同道立马站了出來,道:“公子怎么可能杀死风入流呢,这绝对不可能,我们相信公子。”

    在这些说话的人当中,包括温一刀。

    花郎见温一刀也如此相信公子令伊,眉头一皱,浅浅一笑道:“公子想多了,我只是奇怪,为何你师兄被杀的时候,你突然來了!”

    公子令伊好像并不在意被花郎怀疑,耸耸肩,道:“沒关系,你是侦探嘛,想怎么查就怎么查了。”

    众人渐渐散去,公子令伊也随童子下去休息了,花郎和包拯等人在房间里又搜查了一遍,可是什么都沒有找到,就好像凶手一冲进來,立马就将风入流给杀了,而shā rén之后,迅速离开,一点踪迹都不留。

    离开风流山庄之后,花婉儿有些难以忍受,道:“那个公子令伊,真是可恶,竟然一点沒把我大哥放在眼里,而且他师兄死了,他竟然一点也不伤心,真沒有见过这样的人。”

    花婉儿刚说完,阴无错一时犹豫,不知该说不该说,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温梦开口道:“这也怪不得他,他名号天涯倦客,便是倦了天涯,既然倦了天涯,对一些红尘俗世又如何牵挂,他不将花郎放在眼里,是因为他谁都沒放在眼里。”

    见温梦说了,阴无错这才开口说道:“听闻公子令伊武功高强,十六岁出道那年,便一人单枪匹马独挑了黑龙山上的整个山寨,一时名声大噪,在他十六岁到二十岁这四年间,他独走江湖,逍遥天涯,每到一处,必管当地不平事,一时间他的名字是整个江湖侠义的象征,只是在他二十岁之后,突然销声匿迹于江湖了,江湖再无他的消息,如今的他突然出现在这里,实在是让人又惊又讶的。”

    听完温梦和阴无错两人的叙述之后,花郎和花婉儿两人一时无语,如果公子令伊真是一个如此行侠仗义的人,那今天那些江湖朋友肯站出來替他辩解也就说得通了。

    只是,他二十岁之后,为何突然销声匿迹于江湖,今天又为何突然出现在风流山庄呢?

    大家这般聊着,包拯和公孙策两人是一语不发,花郎扭头望了一眼他们二人,只见他们二人脸色甚差,而且隐隐间有着不安,花郎见此,忍不住在心中暗叹,包拯和公孙策两人,这是在为天长县频繁发生的命案而担忧啊。

    如果命案再不告破,朝廷恐怕就要下公文追究责任了。

    整个下午,案件都沒有任何的进展,而一些打听萧乐凝踪迹的江湖朋友也沒有一点消息。

    但是在傍晚时分,寒风正浓烈的时候,温一刀急匆匆來到了县衙,他來到县衙之后,立马把一封信递交了上來,道:“凶手的亲笔信。”

    众人一惊,立马拆开來看,只见信上写着:三天之内,取你性命。

    连忙查看信封,赫然有五个大字:公子令伊收。

    众人相互张望,心头颇有些沉重,而这个时候,温一刀叙述道:“你们走了沒多久,风流山庄的人便发现了这封插在门板上的信,我已经将此信拿给公子令伊看过了,他不过一笑置之,根本沒有在意,可我仍旧有些担心,于是拿來跟你们一同参详。”

    听了温一刀的话,温梦有些不屑的说道:“凶手要对公子令伊下手,这有什么好参详的,我看他最后找上公子令伊,凭公子令伊的本事,一定能够拿下他的。”

    温梦的话就像是一个小女子对于偶像的崇拜,花郎听了之后心中多少有些醋意,所以他连忙打断温梦的盲目崇拜,道:“凶手要对公子令伊下手,我们可趁此设下埋伏,以便伺机将凶手缉捕归案。”

    阴无错连连点头:“沒错,我马上去安排。”

    可这个时候,温一刀摇摇头:“不行的,公子令伊脾气古怪,根本不喜欢被人监视着,更不喜欢被人保护,向他提出这些,他是不会同意的。”

    众人无奈的叹息一声,心中都有些埋怨,沒见过这样的人,明知道自己有危险,竟然还如此不怕死活。

    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他们也不能够强求,但是不强求,并不代表他们不会不管,不管怎样,抓捕凶手是包拯和花郎的责任,他们必须利用一切办法,将凶手缉捕归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