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公子令伊

    第224章 公子令伊。

    夜渐渐深了,整个江南都陷入宁静之中。

    而在江南的天长县的一座小小山庄外,每隔几步便有一个暗哨。

    而在山庄后面,一堆人跻身在黑暗之中,忍受着寒风的吹拂。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声音从黑暗中悠悠传來:“大哥,你真的确定凶手今天晚上会出现,这可是第一个晚上啊?”

    说话的是人花婉儿,她有些冷,有些等的不耐烦。

    这个时候,花郎的声音悄声传來:“凶手一定会在今天晚上出现的,今天他刚送信來,一定以为大家不会在意亦或者不会认为凶手送了信就马上來,而且信上说了三天,那么根据人的习惯,一般都会认为是明天和后天,如果凶手懂得人的这个心理,那么今天晚上动手,是最有把握的。”

    这些心理分析温梦等人虽然不懂,可听着也觉得挺有道理,沒有办法,他们只好在黑暗之中静静的等待。

    夜半,寒风袭來,犹如怨妇的哭泣。

    一只黑猫在山庄的墙上漫步走着,它走的很慢,是不是的四处张望,躲在暗处的花郎他们,猛然抬头,看到一双发亮的眼睛,若不是听到了猫叫,他们恐怕要忍不住四散开來的。

    黑猫仍旧悠闲的漫步,可就在这个时候,它突然嗖的一下窜的不知了踪影,众人正惊讶间,突听花郎悄声说道:“凶手來了。”

    四周突然静寂下來,风似乎也停了,一道人影突然飞上了墙头,转眼间不知了去向,阴无错和温梦两人见此,连忙飞身追了上去,花郎见了凶手快速的身法,眉头一皱,顾不得其他,对包拯嘱咐了一番之后,便也跟着冲进了风流山庄。

    包拯望了一眼花郎离去的背影,随后在黑夜之中吩咐道:“把风流山庄给我围起來,绝对不能够让凶手给逃了。”

    黑暗之中,一双发白的眼睛很是显眼,只有离的近的人,才能够隐约看到包拯的脸庞,花婉儿一直跟着包拯,看到他的脸之后,忍不住想笑,可又觉得这样太不礼貌,最后还是忍住了。

    就在包拯刚吩咐外沒多久,一条黑影突然从风流山庄中窜出,包拯见此,立马喊道:“围住他。”

    可是,这些衙役根本就围不住那黑影,黑影犹如鬼魅一般在夜空下,很快的消失不见了,那些衙役东张西望,还沒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见凶手跑了,众人顾不得其他,连忙冲向风流山庄,此时的风流山庄灯火通明,亮如白昼,而公子令伊的房间里里外外,站满了人。

    阴无错和温梦花郎三人站在屋内,公子令伊坐在床上,淡淡一笑,望着他们三人问道:“现在你们看到了?”

    他们三人不由自主的点点头:“看到了。”

    “既然看到了,那就回去睡吧,时间不早了!”

    这句话好像有一种魔力,让人无法抗拒。

    众人纷纷散去,包拯和公孙策等人站在屋外望着里面散去的人,都有些不解,他们看到了什么?

    夜色更晚了,不知何时,月亮透过乌云露出了头,包拯望着花郎问道:“你们看到了什么?”

    “凶手的剑!”

    “刺向了公子令伊的咽喉。”

    “那一件很快,而公子令伊当时刚睁开眼睛。”

    他们三人一人说了一句,虽然是三个人说的,而且不是很连贯,可让人听來却是有着十足的紧迫感。

    紧迫的让人都忘记问一句:然后呢!

    虽然沒有人问,但他们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可就在那个时候,剑突然停在了公子令伊的咽喉处,当时应该只有一寸,这一寸刺下去,脖间便有一滴血,可是凶手刺不下去,因为公子令伊的两个手指,突然夹住了剑尖,凶手**不动,只好弃剑逃走。”

    这话是阴无错说的,说的很快,而且很畅意,而包拯和公孙策他们几人听完之后,惊讶不已,他们沒有想到,公子令伊的武功竟然这么高,高的连凶手都沒有办法。

    而这个时候,他们也才真的明白公子令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既然看到他如何夹住那剑的,自然也就应该明白,凶手杀不了他,既然杀不了他,花郎和阴无错等人,又何必留在这里保护他?

    他是天涯倦客,他根本就不需要保护。

    夜晚的风很冷,在阴无错说完那些话之后,大家一路走着都沒有再说其他,他们都在惊讶于今晚的一剑,他们的神情有些萧索,好似在迎合这寒冷的风。

    在侦探社门口,大家相互道别,可就在这个时候,公孙策突然说道:“从凶手杀人的手法上來看,他恐怕不会就此罢休的。”

    众人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只是相互张望,是啊,凶手可以杀人只留一滴血,可知他也是一个孤傲自大的人,这样的人又岂会甘心失败?

    他杀公子令伊不成,必然会继续出手,一直到达到目标为止。

    而且,他信上所写,三天之内,如今,恐怕连半天都还沒过,他有的是机会和时间。

    想到公子令伊高超的武功,花郎心中猛的一震,凶手杀人从來不讲规矩,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如公子令伊,他又怎敢与公子令伊正面交锋,如果是这样,他必然会用下三滥的手段,反正对于凶手來说,只要能够杀了对手就行。

    大家各自回去了,只是每个人心中都在想,如何才能够防止凶手耍花招呢,他又会用怎样的阴招來对付公子令伊?

    搞偷袭,可今天晚上的事情不就是偷袭吗,搞偷袭他都杀不了公子令伊,他又怎会傻到再用偷袭?

    在公子令伊所用的饭菜里下毒?

    这是极其有可能的,所谓刀剑难防,难不过下毒,有些毒无色无味,不论你武功再高,都难察觉,这恐怕是让人最难防备的吧。

    除了下毒呢,利用公子令伊本身的弱点,可他是否有弱点?

    大家在这种冥想中进入了梦想,而第二天醒來,他们发现,他们所想的种种情况,对他们來说一点用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