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天生悲悯

    第225章 天生悲悯。

    次日一早,风流山庄的人送來消息,风入流的一名童子不见了踪迹。

    一名童子不见,算不得大事,可风流山庄刚发生命案沒多久,如今又有童子失踪,那这件事情就有些不同寻常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花郎和包拯等人急匆匆的去了风流山庄。

    此时的风流山庄仍旧是吵闹的,而这吵闹在无形中驱走了寒意,让人觉得春天马上就要到來了。

    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只是在春天到來之前,人们都必须忍耐很长时间的严寒。

    如今的花郎他们,也如这季节一般,想要等到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必须经历这严寒的考验。

    进得客厅,不少慕名公子令伊的江湖朋友都已经就坐,在花郎等人也都坐下之后,温一刀这才起身说道:“风兄的童子无辜失踪,恐怕跟风兄的被杀很有关系,很有可能那童子就是被凶手给劫去的。”

    温一刀刚说完,堂上便有些乱了,而后一人站出來说道:“可凶手劫走一童子做什么,他还不过是个孩子,对他构不成威胁。”

    大家这般嚷嚷着,公子令伊坐在堂前,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好像他根本不关心那童子的性命,可他虽然如此,众人也并未有什么颇词,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公子令伊的性格,他不喜欢把自己的想法都表露出來。

    而更多时候,想要了解一个人,是不能够看他的表情的,必须看他的行动。

    在大家这样议论纷纷之后,公子令伊望了一眼花郎,道:“听完你足智多谋,你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办呢?”

    公子令伊的语气虽然平和,可让花郎听來却总觉得不是很舒服,只是让他说出哪里不舒服來,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來,如今公子令伊问,花郎也不好不回答,于是淡淡一笑,道:“如今童子已经不见了踪迹,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等了。”

    公子令伊喝了一杯热茶,浅笑道:“很好,那就等吧!”

    花郎和公子令伊两人的话让众人不解,童子丢失,不应该去找吗,为何要等,难道他会自己走回來?

    童子当然不会自己走回來,但是当一封信被人送來之后,众人立马明白花郎和公子令伊两人的意思了。

    信是一名乞丐送來的,从他身上问不出什么來,公子令伊打开信看了看,淡淡一笑:“果真如此!”

    众人相互传阅,发现信上写着:想要小童子活命,來万丈崖。

    看过信之后,众人在惊讶之余,已经明白,花郎和公子令伊两人已经猜到小童子是被凶手抓去的,既然如此,想要救下小童子,恐怕只有等凶手的消息了。

    如今,凶手的消息來了,见面的地点在万丈崖。

    万丈崖离天长县城只有五里地,不过那个地方却少有人去,因为万丈崖真的有万丈深,而且附近山石很是陡峭,稍微不小心便有可能跌落崖下。

    而跌落山崖的人,从來沒有一个能够再见天日的。

    如今,一切都已经知道了,不过大家却还得等,等公子令伊的决定,很明显,这封信是凶手送给公子令伊的,其他人就算去了,恐怕也是无用,只有公子令伊去了,才有可能救下小童子的性命!

    可公子令伊会为了一个小童子的性命而去冒险吗?

    对于这个问題,花郎犹豫过,可其他对公子令伊有耳闻的亦或者有更多了解的人却并不犹豫,因为他们知道,公子令伊一定会去的。

    在这个世上,有一种人活着从來都沒有考虑过危险,他们所考虑的,只是别人的安全,他们的外表或许放荡不羁,亦或者好像对任何事情都不屑一顾,可若是看到别人有危险,而自己又恰巧能够去救,那他定然会义无反顾。

    而,恰恰,公子令伊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沒有过多的言语,只是一个看似平淡,可却能够看出炙热的眼神。

    一众江湖朋友簇拥着公子令伊去了万丈崖,而在通往万丈崖的途中,他们越來越感觉到冷,甚至隐隐觉得能够触手可及天上的云。

    只是,并沒有人真的伸手去触摸那天上的云,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明知不可能而还要去做,岂不是显得太傻?

    通往山崖的风是冷的,但去山崖的人的心却是热的,甚至是沸腾的。

    花郎跟随着人群,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第一次听演唱会时的心情,那是一种对偶像的极其崇拜时才会有的心情,而在这个时候,花郎暗自在心中发誓,今生今世,一定要像公子令伊那样,让所有的朋友对自己深信不疑。

    让朋友对自己深信不疑看似很简单,可若真的做到公子令伊这样,却是非常难的,毕竟一个人要有多大的魅力,才能够让所有的朋友都深信自己,从不怀疑自己的决定,甚至在自己不用多说话语的情况下,就能够了解自己的决定。

    山风袭來,花郎紧了紧衣衫,而越向前一步,他的内心就越激动一分,就好像他很期待,期待再次看到公子令伊的风采一样。

    來到万丈崖的时候,凶手已经在等待了,而在凶手跟前,一名童子被捆着手脚,甚至连嘴也给堵上了,凶手很平静,穿一袭黑纱,蒙面,在他看到公子令伊之后,先是冷冷的笑了两声,随后说道:“沒想到,对付我一个人,你们这些武林正派却來了这么多人。”

    对于凶手的讽刺,公子令伊并不放在心上,他微微扭了一下头,淡笑道:“其实來多少人又有多少分别呢,只要达到目的就行,而且对付你这样的无耻匪类,我们又必要讲江湖规矩?”

    平淡的话语,可由公子令伊嘴里说出,却显得异常富有魅力,让那凶手一时之间都无法回答。

    大家站在公子令伊身后,望着眼前的一切,也都在心里盘算着如何救下童子,如何抓捕凶手,可就在这个时候,凶手淡淡一笑:“想要救下童子,就请公子令伊一人上前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