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一战成枯

    第226章 一战成枯。

    万丈崖的寒气逼人。

    在众人的仰望中,公子令伊只身一人走向前來,在离凶手有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來,他的神情是平淡的,平淡的让人看不出一点涟漪來。

    这个时候,公子令伊淡淡一笑:“我來了!”

    凶手一双眼睛瞪着公子令伊,道:“好,我就知道你一定会來,既然來了,那你一定是要救回童子的,而想要救回童子,只有一个办法,从这万丈崖上跳下去。”

    对于这种救人的条件,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一命换一命,谁会那么傻?

    花郎和一众江湖朋友望着公子令伊,他们不希望公子令伊从这崖上跳下去,可在他们的心中,又隐隐期待着他做出英雄的举动來。

    就在众人心中满是矛盾的时候,公子令伊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他望了一眼凶手,道:“我的确是來了,不过却并不是为了救下童子,而是为了抓住你,你觉得在今天这种情况下,你逃得了吗?”

    众人突然听到公子令伊说出这种话來,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公子令伊不应该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应该勇敢的牺牲自己,去救那个孩子才对的。

    可如今,他却并沒有救童子的意思,他只是想抓住凶手。

    在众人这样想的时候,花郎的眼神里却放着光,虽然他对公子令伊并不是很了解,可通过这两天的相处,和公子令伊刚才所说的话,花郎明白,公子令伊这样说一定是有目的的,如果他表现出很想救下童子的样子,那么凶手必然要以童子作为要挟了,可若是公子令伊根本沒有救下童子的意思,那凶手必然觉得拿童子要挟公子令伊已经无用,他如今所要做的,不过是跑而已。

    可是,让众人沒有想到的是,凶手并沒有逃,他的目的就是要杀了公子令伊,如今公子令伊就在眼前,他又岂会半途而废?

    “既然你不是來救童子的,那么这童子对你而言也就沒有多少用处了,送他去死,应该可以吧?”

    这句话明明是问的,可却说的如此肯定,而就在凶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突然拉起地上的童子,一甩手扔向了身后,而身后是万丈悬崖。

    对于凶手來这一招,是众人所沒有料到的,而就在凶手扔出童子的那一刹那,公子令伊飞身向童子迎去,他一手揽住童子的腰,这便要带他飞上山崖。

    那是很短的时间,众人见公子令伊有如此功力,顿时又惊有喜,可就在大家惊喜的时候,让众人都不敢相信的一幕发生了。

    那本來被捆绑住手脚的童子此时突然挣脱了绳索,而且他的手中多了一柄bǐ shǒu,bǐ shǒu生寒,奋力向公子令伊的胸膛刺去。

    任谁也想不到,公子令伊要救的童子,此时却要杀了公子令伊。

    晓是公子令伊行走江湖多年,也不曾想到会遇到这样的背叛吧。

    血顺着公子令伊的胸膛流了下來,公子令伊眉头一皱,一张打在童子的后背,可让人不解的是,他并不是将童子打落悬崖,而是将童子一掌推到了崖上,而他自己,则握着流血的胸口跌入了万丈悬崖。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为何这个时候,公子令伊仍旧要救那名小童子?

    就在众人惊诧于公子令伊所做的选择的时候,那小童子突然传來一声惨叫,接着,便是渐行渐远的凶手的笑声。

    刚刚,大家被公子令伊的被杀给震撼到了,以至于一时之间忘记了凶手的存在,如今,凶手杀了童子之后,已然逃远。

    巍峨的山巅,再不见凶手的影子,留下的除了一具尸体外,再有的便是满脑子的疑惑不解。

    童子的脖间有一滴血,他已经死了,众人望着童子的尸体,除了叹息之外,别无其他,不少江湖朋友站在山崖边向万丈深渊下张望,可是下面不见底,除了悠悠云气之外,什么都看不到。

    有人提议下崖寻找,可谁都沒有去过崖地,谁都不敢下去,就算他们再崇拜公子令伊,于他们而言,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

    最后,寻找公子令伊的事情就这样搁浅了下來。

    而在众人这般议论纷纷的时候,花郎却对童子的尸体很感兴趣,他在童子的身上闻着,又不停的抚摸童子的脸面,接着拨开童子的眼睛看了看,童子的眼孔有些涣散,如果紧盯着看,感觉他的眼神很深邃的样子。

    这样一番检验之后,包拯连忙问道:“可有发现?”

    花郎点点头:“童子的确是风入流的童子,并沒有别人假扮的迹象,而童子眼神涣散,说明他在杀公子令伊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情,换言之,他被凶手控制蛊惑了。”

    听了花郎的话,众人惊讶不已,世界上有可以控制人的功法吗?

    这当然是沒有的,不过据花郎所知,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催眠术,通过眼睛的对视,让对方沉睡,然后在睡梦之中,对他下达指令,对方被催眠,醒來之后便会记住这些指令,会不由自主的去执行这些事情。

    想來,这名童子就是被催眠了。

    如此,童子刺杀公子令伊也就说得清了。

    只是虽然说得清了,却让那凶手跑了,在大家惋惜的时候,花郎眉头紧皱,摇头道:“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呢?”

    温梦见花郎如此,问道:“什么不可能啊,你别只顾自己猜测啊,说出來给他们大家听听。”

    对于温梦温大xiǎo jiě的话,花郎是不敢违抗的,于是连忙说道:“你们來闻一下童子的尸体,好像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是不是?”

    众人听了花郎的话,都连忙去闻,而闻过之后,发觉的确如此,是有股淡淡的幽香。

    只是这幽香有什么奇怪的吗?

    众人不解。

    众人渐渐散去,万丈崖又慢慢恢复了平静,几只乌鸦盘旋在山崖之巅,來回的绕过几遍之后,奋力的向山崖下飞去,就好像它们闻到了尸体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