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所谓大业

    第227章 所谓大业。

    万丈崖,一白衣女子凭临遥望,烟云之间宛若不入凡尘的仙子。

    这里仍旧留有淡淡的血腥味,那女子在崖边站了许久,许久之后,眉头一皱,纵身离去。

    夜已深深,一条寂静的街道,一袭白衣少女和一黑影人相互对望,他们两人对望了许久,然后,白衣少女冷冷问道:“为何要杀他?”

    黑衣人冷冷一笑,声音有些诡异的说道:“沒有办法,这是头领的意思,只有杀了风入流和公子令伊师兄弟两人,才可以真正达到我们的目的,谁让他们两人名气大呢。”

    白衣少女眉头紧皱,问道:“因为这个就要杀他?”

    黑衣人似乎有些不耐烦,道:“头领的命令我必须执行,你跟他的事情我也知道,可就算你跟我们头领合作,我也帮不了你,你若还想报仇,就乖乖认命吧,不然你的小命也难保。”

    白衣少女浑身发抖,可以看出她很气愤,只是她虽然气愤,却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许久之后,白衣少女转身要离开,可这个时候,黑衣人突然喊住了她,道:“你最好不要随便插手此事,头领要你做的事情你已经做了,所以现在你最好离开。”

    白衣少女冷冷一笑:“我若是不离开呢?”

    黑衣人眼神生冷空洞,道:“后果自负。”

    然后,白衣少女沒有一句话便离开了,而那个黑衣人望着白衣少女的背影,嘴角微微一翘的笑了笑,就好像他已经彻底的掌握了那白衣少女似的。

    深夜寂静,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样的和谐,除了人的心。

    此时的花郎满腹愁绪,他不知道公子令伊怎么样了,掉下那么深的悬崖,又胸膛中刀,应该很难活命了吧。

    除了对公子令伊的担忧外,还有那个凶手,他的武功很高,來去无踪,可他为何要接连shā rén,他杀这么多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刚开始的柳长风和龙行天,都是走镖的,他们两人被杀,兴许能够找出一些联系來,可他们两人跟一个已经退隐江湖的风入流和一个只想乐得逍遥的公子令伊是沒有任何交集的啊,那风入流和公子令伊又为何被杀?

    如今,江南的镖局行业已经停滞不前,而一些江湖朋友,则在奋力奔走,希望能够找到凶手的一丝线索。

    夜风更寒,温梦从屋内走出,见花郎如此,淡然一笑,道:“回屋吧!”

    温梦难得如此温柔,花郎点点头,起身道:“你也早点休息!”

    只是两句很平常的话语,可此时听來,却犹如春之暖,夏之风,让人感觉很受用。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醒來,有人急忙來报,说江湖名剑谢谢被人给杀了,而且脖间一滴血,留有血梅花玉。

    众人听得这话,顿时惊讶不已,凶手已经杀了公子令伊,为何还要继续shā rén,为了什么?

    赶到谢谢的府上之前,花郎已经询问清楚,谢谢是江南名剑,他的剑法高超,而且耍來极是轻灵,在江湖上少有敌手,他叫谢谢,遇人也喜欢说谢谢,别人帮了他他说谢谢,他帮了别人也说谢谢,对于不少人來说,他是个怪胎,而对于另外一些人來说,必然对他了解,跟他是朋友的人,他则很可爱,而且很有趣。

    只是,能够跟他交上朋友的人并不是很多,但这并不影响他在江湖上的地位。

    谢谢是一个长的有些瘦弱的人,死相和柳长风他们几人相同,现场也是留下了血梅花玉。

    询问家里的人,他们都说并无任何发现,只是今天一早喊他起床洗漱的时候,发现他被人给杀了。

    寻不得凶手踪迹,更不知凶手的模样,对花郎他们而言,只是又多了一具尸体罢了。

    只是,在谢谢死后,整个江南江湖顿时躁动不安起來,那些江湖人都有些害怕了,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凶手会突然杀向他们。

    为此,一些江湖朋友开始很少出门,而且不敢单独一人在家,离开家办事的时候,更是叫上一众朋友,有点钱的,甚至雇了几十名手下來保护自己。

    这种情况一开始,整个江湖乱套了,花郎想要派人打听凶手的消息,也无人敢去了。

    就算是温一刀这样的前辈出來说情也是无用,毕竟在真正的危险面前,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

    花郎见他们如此,最后也只能叹息一声,他们是有理由害怕的,可他们越是如此,岂不是越让凶手满意?

    而,让花郎等人更加不安的事情发生了,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一个江湖人被杀,以至于很多江湖朋友,在家里都不敢穿江湖人的服装,有时把自己扮成一个商贾,有时则穿上下人的衣服,更有甚者,在家里竟然穿起女人的衣服來。

    这种种丢面子的行为,都是因为他们太过恐惧了,当一个人真正感觉到恐惧的时候,他又那里顾得了面子,只要人不死就行。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江湖人都这么不要面子,毕竟在这个江湖,硬汉子还是有不少的,他们是宁肯被杀,宁可沒有了性命,也是不肯丢失面子和尊严的。

    而这些人中,有温一刀,有独臂神君杨一修,有千面客胡疑,有脚踏实地陆无双。

    这些个人物,只要拿出來,那都是可以震撼一下江南江湖的,他们都已经成名,他们自然不肯去做那种丢份的事情,而千面客胡疑,尤其让人佩服,他是一个易容高手,面目的转换可以瞬间完成,而且让人看不出一点破绽來,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血梅花玉这件案子上,是一点不肯退却的。

    他虽是易容高手,可却坚持不易容,无论是在家,亦或者是去拜访朋友,他都以真面目示人,众人见他如此,不由得生出一丝敬佩來。

    而如今,肯帮花郎的人,也就他们几人了,当然,也可以说并不是帮花郎,而是为了整个江南江湖,他们希望能够找出凶手,让江南的江湖变的正常一些,就算这个江湖里有恶人,有贼匪,可也总比现如今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