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杀人预告

    第229章 杀人预告。

    夜深,花郎等人在温府待了许久,而许久之后,他们才陆续离开。

    街道上已经沒有行人,昏暗的夜空下整个江南都是空寂的。

    阴无错的脸色有些难看,犹豫许久之后,说道:“都怪我不好,上了萧乐凝的当,我若早点回來,兴许就不会出现这么多事情了。”

    对于阴无错的自责,花郎只淡淡一笑,道:“其实这并不怪你,也许萧乐凝根本就沒有引你上当的意思,而你,只是意外发现了她,并且发现了她的秘密。”

    “她的秘密?”众人一时不解。

    花郎微微点头,可并沒有继续说下去,天色已晚,若是再多说,恐怕今夜就难眠了。

    次日,元宵佳节,整个天长县热闹非凡,不少百姓今天才开始购买元宵,而家中有孩童的,则有不少大人在街上购灯笼,一些买不起灯笼的小孩站在笼统摊前,眼神中满是渴望。

    大家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所有的百姓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只等今天晚上的狂欢。

    只是一早的时候,县衙门前又多了一封信,包拯和花郎两人看过之后,心急如焚,只见上面写着:“今夜杀脚踏实地陆无双。”

    这封信对谁來说都是一种折磨,只是花郎有些奇怪,为何现在凶手杀人要先预告一下呢,杀柳长风、龙行天和风入流的时候可都是沒有预告的啊?

    凶手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他想让江南的江湖朋友惧怕他,如今他已经做到了,那么他接下來要做什么?

    难道他想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想将江南江湖朋友一个个的杀掉,而发出预告,只不过是觉得好玩和刺激?

    凶手的目的绝对不可能只是简单的要江南江湖的朋友害怕,他的真正目的,恐怕是杀尽江南势力,如果江南江湖的势力衰弱,那么,必将有新的人新的组织统领江湖。

    想到这里的时候,花郎突然一阵心悸,如果凶手的目的真是统霸江湖,那么凶手不可能只有一个,也不可能有两个,恐怕凶手的势力要超出花郎等人的想象。

    可如今,他们沒有时间考虑这么多,他们必须去保护脚踏实地陆无双。

    拿着那封信去了陆府,陆无双看过那封信之后,很是气愤,怒道:“好你个兔崽子,想杀我,那就來好了,我还怕你不成。”

    话虽说的豪气,可大家在陆无双的额头看到了冷汗,无论是谁,在面临生死的时候,都无法平淡下來吧,也许,说几句豪言壮语,可以给自己壮胆。

    凶手要杀陆无双的消息传了开去,不多时,温一刀和千面客胡疑带着一众手下匆忙赶了來,他们看过那封信之后,也是气愤,可他们并沒有说豪言壮语,因为对于他们來说,说太多的豪言壮语无异于轻视陆无双的性命。

    房间一时寂静,陆无双猛灌了一口酒,这个时候的他,恐怕只有喝酒了,也许喝的醉了,也就不考虑这件事情了。

    可是,若喝得醉了,岂不是死的更快?

    所以在陆无双喝了一坛酒之后,花郎制止了他。

    “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喝酒,是想办法抓住凶手。”

    可如何抓住凶手呢?

    花郎在陆无双的卧室仔细看了看,道:“凶手孤傲,杀人只一剑,我看不如这样,今天晚上,陆前辈就莫要睡觉了,我们时刻守在你身边,想來这样,凶手就不敢杀來了吧。”

    包拯见此,道:“可如果凶手不來,我们又如何抓住他呢?”

    这的确是个问題,只是大家心里更倾向花郎,只要人不死就行,抓凶手的机会,多的是。

    花郎的脸色难看,他又何尝不知道,凶手不出现他们就抓不住凶手,可难道他们真的要用一个人來做饵吗?

    那样做是不是太危险了?

    在屋内走來走去,过了许久,花郎说道:“若要引凶手來,又能保护陆前辈的方法有倒是有一个,不过却是要委屈一下陆前辈。”

    陆无双一脸酒气,好不在乎的说道:“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你说出來听听。”

    花郎点点头,道:“那就是请陆无双躲在床下。”

    “什么,要我躲在床下?”陆无双有些生气,甚至有些激动的过头。

    可就算如此,花郎还是点了点头:“沒错,陆前辈躲在床下,我们则躲在暗处,我想凶手孤傲,就算知道我们在附近埋伏,他也一定会出现的,而他冲进來之后,我们立刻围上,将他斩杀在刀下。”

    这是两全其美的方法,可陆无双却有些犹豫,要他当缩头乌龟躲在床下,这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他怎能肯?

    众人见此,轮番对他进行游说,待大家一个个的说完了,陆无双才有些不情愿的勉强答应。

    而在陆无双答应之后,花郎随即让人做了一个稻草人,身材大侠和陆无双无异,随后放在了陆无双的床上,待凶手发现床上的人是个假的时,恐怕也是他命绝之时吧。

    黄昏來临,陆府外边热闹非凡,甚至有些忍不住的孩童已经放起了烟火,吵闹声嬉笑声不时传來,可陆府上下却是一片宁静,而在这宁静之中,透着一股子冷,一股子萧杀。

    夜渐渐來临,外边的世界更加的热闹,烟花盛开在夜空,转瞬即逝,天长县的百姓热闹非凡,陆无双躺在床下听着外面的声音,突然有一种想法,今生做个江湖人是不是错了?

    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就不用整天面对打打杀杀,也不用在别人都欢笑快乐的时候,他却在躲避着凶手的追杀,也许他可以娶一个虽然不漂亮,但却很贤惠的妻子,如此平凡的渡过一生,那是不是也是种美好呢?

    可惜,他已入江湖,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在江湖上惹了台多的人,也做了太多的事,就算归隐,恐怕也不好过的平静吧,就像风入流,他年轻的时候,不也意气风发吗,临了归隐,却也沒落下好的结果。

    如此,也只好在这江湖中再走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