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女凶手

    第234章 女凶手。

    听了花郎的话,众人惊讶不已。

    难道,从那个时候开始,花郎就已经知道凶手是个女人了?

    可他们都听过凶手的声音,那声音很雄厚,明明是个男人的声音啊?

    大家仍旧在房间里寻找,并沒有找到暗道,也沒有密室,这不过是一间很普通的房间罢了。

    花郎在房间里上下望了一眼,随后冷冷一笑,突然说道:“是你自己出來,还是我们请你出來?”

    花郎突然说出这句话让人有些不解,而大家顺着花郎的眼睛,看到了一张破床,床真的很破,上面有两张棉被,不过折叠的很整齐,是不可能藏人的,那么花郎为何要望着床喊出这句话呢?

    不过很快,大家就发现了不同,这张床的床沿有些大,一块木板遮住了床口,这样看來,这床就像是一个大箱子,人若是躲进去,大家根本就发觉不了。

    可是,刚才有人向床下张望过,并沒有任何发现啊。

    见沒有动静,花郎又是一笑,道:“用利刃从床上向下刺。”

    几名江湖朋友听得这话,毫不犹豫,突然刺了下去,可是他们刚刺下去,那凶手突然从床板出落了下來,原來她一直都紧紧的贴着床板,就像是一只壁虎。

    凶手落下,一滚身便离开了床下,而她滚出來之后,飞身一跃向花郎攻來,如今的她已经是瓮中之鳖,想要逃命,恐怕只有先制服一个人了。

    而在这么多人当中,花郎是个书生,最容易制服,而且他的话分量很重。

    凶手想控制花郎,阴无错和温梦两人怎会同意,而且,在凶手从床下滚出來之后,他们两人就已经冲了上來。

    若是平常,凶手兴许还能和他们两人斗上一头,可如今她手臂受伤,又怎么可能是阴无错和温梦两人的对手,更何况,屋内还有不少江湖好手。

    凶手赤手空拳,在屋内与众多江湖高手混战,几十招下來,她的体力开始不支,阴无错和温梦两人相视一眼,突然向凶手逼來,凶手见此,猛然后退,可后面也有人,就在她后退的时候,后面的人突然一掌将她打倒在地,她还沒有反应过來,阴无错和温梦两人的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凶手被制服了,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天长县。

    凶手被五花大绑着押进了县衙大堂,柳毅和龙应琼两人冲进大堂,满脸的恨意,可当他们看到是一个老太太的时候,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难道这就是花郎和包拯说的凶手吗?

    威武升堂,大堂外站在许多江湖同道,花郎和温一刀等人在大堂一侧侯立,包拯大喝一声之后,问道:“报上名來!”

    老太太的嘴角溢血,手臂上的伤也开始破裂,她冷冷一笑,道:“金玉儿!”

    众人听得这个名字,都不由自主的笑了笑,金玉儿是一个好名字,只是一个老太太叫这个名字太让人感觉不自然了。

    可别人也沒有办法,因为一个人不管年龄多大多小,名字是跟一辈子的,从來沒有人会去计较一个老人的名字。

    包拯望了一眼花郎,可花郎却只是望着金玉儿,包拯无奈,只得继续问道:“你真是个老太太?”

    金玉儿又是一笑:“这有什么好怀疑的,我就是个老太太。”

    可包拯不信,一个这么老的人,有理由去做杀人勾搭吗,所以,包拯让衙役前去查看一下金玉儿的脸,可是查过之后,衙役摇摇头,并沒有任何戴面皮的痕迹。

    这也就是说,凶手真是一个老人。

    既然如此,包拯只好继续问道:“你为何要杀田老六以及柳长风他们?”

    金玉儿微微一笑,道:“要我一个一个说吗?”

    “自然!”

    金玉儿点点头:“那个田老六我本不想杀他的,可惜他太贪了,竟然把我的血梅花玉拾走了,虽然他什么都不知道,可他却不该拿走我的东西,所以他只有去死了。”

    众人听金玉儿说着,都感觉浑身发冷,而越是如此,他们就越想知道金玉儿为何要杀柳长风和龙行天他们。

    可在金玉儿说完田老六之后,却不再肯说了,就好像她承认只杀了田老六似的。

    见金玉儿如此,包拯怒喝道:“你为何要杀死那么多人,快点说,不然休怪本大人大刑伺候。”

    对于这样的犯人,就算她是一个老太太,包拯还是能够狠下心用刑的,可金玉儿冷冷一笑:“因为他们是血梅花玉行动中必须死去的人。”

    “何为血梅花玉行动?”

    大家从來沒有听说过这种行动,可金玉儿却是死都不肯说的。

    这个时候,花郎淡淡一笑:“恐怕并不是什么血梅花玉行动,而是一场复仇和争霸江湖的行动吧!”

    金玉儿早已经知道花郎的厉害,所以听了花郎这话之后,她显得异常镇定,就好像早就料到花郎会这么说了。

    这个时候,花郎继续说道:“你们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要搅乱江南江湖罢了,而且,此事关系到萧乐凝,那么你们杀江湖同道,也是有复仇的意味在里面了。”

    金玉儿忍者疼痛,淡淡一笑:“随便你怎么说都行了,我是不会说出任何事情的。”

    “这么说,你是某一个组织的人,所以不肯出卖他们了?”

    金玉儿闭口不言,只是冷冷一笑,俨然就是一副硬骨头,硬的让花郎都沒有办法。

    花郎无奈,只得继续说道:“你们的幕后主使是不是萧十三?”

    在听到花郎这句话之后,金玉儿眼神之中露出了恐慌,可这恐慌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很快,她又恢复了镇定,而就在花郎看到她的恐吓准备再次询问的时候,金玉儿突然倒在了地上,血顺着她的嘴角流出,她的眼睛微微眯着,好像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个女孩,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一个柔弱的让人见之忧怜的女孩,那女孩的眼神之中有害怕,有惊恐,而且慢慢的有仇恨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