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只是爱自由

    第236章 只是爱自由。

    万丈崖上沒有任何动静,而雾更大了。

    花郎等人起身,无奈,最后只好离开。

    江南的局势仍旧有些颓废,扬州和淮南仍旧有人不断被杀。

    这样一直持续了半个月,花郎等人却束手无策。

    这个时节,柳枝已经开始柔软,路边的花儿也都发出了新芽,春天是真的來了,甚至连风都是温柔的。

    只是江南的很多人都感觉不到,因为他们心里恐惧,害怕,担心下一个死的人就是自己。

    半个月后的一天,花郎和包拯他们突然接到了一封信,不过这次却不是死亡预告,只是一封很普通的信,信上写着一些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东西。

    扬州西郊巷墨念胡同,淮南立风三弄,杭州落魄街……

    公孙策将信上的内容念完之后,有些茫然,虽然都是一些地址,可有送信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花郎接过信仔仔细细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而看过之后,却也百般不解,这些地方都在江南,而且最近都有凶杀发生,可这跟地名有什么关系?

    温梦见大家想不出所以然來,于是说道:“我们去这些个地方看一遍不就知道了。”

    可这些地方,也太多了点,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是不是太过费神而且浪费时间了呢?

    为此,他们决定先去一趟淮南立风三弄,看看是怎么回事。

    万丈崖下,温暖如春,潺潺溪流旁有一简陋的茅屋,此时茅屋里有人抚琴,溪水旁有女子浣纱。

    远远望去,此情此景,让人好生的羡慕。

    琴声悠扬,女子浣纱归來,望着屋内的人淡淡一笑,道:“你什么时候学会抚琴的?”

    屋内男子样貌俊美,琴声戛然而止后,余音绕梁,这时,他才答道:“从见你的第一眼开始。”

    “是吗?”

    “当然是了!”

    “那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的见面?”

    男子浅浅一笑:“恐怕今生难忘了。”

    江南狼谷少人行,可那年公子令伊却偏偏要去一趟江南狼谷,原因无他,身为江湖中崛起的少侠,他喜欢挑战,更喜欢挑战别人害怕的事情,比如说闯江南狼谷。

    那年,公子令伊独自一人去了狼谷,他是奔着萧十三去的,只是当他來到狼谷之后,先遇上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那女子英姿飒爽,眉目间有一种男子都难有的冰冷,公子令伊只望了一眼,一眼之后,他的整个心都沦陷了,他不明白,为何男女之间的感情,可以难以琢磨的到让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女子望了一眼公子令伊,冷冷一笑:“闯狼谷者必死。”

    兴许是喜欢这女子的原因,公子令伊有些打趣似的问道:“可我若不想死呢?”

    这个问題,让那女子一时间难以回答了,若是以前,她必定会说,就算你不想死也得死。

    可面对眼前的这个男子,她实在说不出这样的话來,所以那天,她说了一句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如果你不想死,那就永远留在这里。”

    这里有美人,为何不留下呢?

    于是,公子令伊就留了下來,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是那么的具有戏剧性,可不管怎样,他们两人就是在一起了,在这个很是美丽的狼谷,一起生活了一年,一年來,他们很开心很快乐,开心快乐的几乎将世间的一切世俗都给忘记了。

    在这一年里,公子令伊明白了狼谷的一切,萧十三早已经死了,狼谷一直由萧乐凝支撑着,而为了不让外边的那些人对狼谷侵犯,他们不允许任何一个人进了狼谷再活着离开。

    当公子令伊知道这一切之后,他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子太过隐忍了,她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也太累了。

    也许是他天生放荡不羁爱自由,所以在他知道了这个女子的一切之后,他要求她跟他一起逍遥江湖,做一对神仙眷侣。

    可她不肯,并不是他不舍,而是因为她不能丢下狼谷不管,如果外表的人知道萧十三早已经死了,恐怕那些江湖人一定会疯狂的闯进來,到那时候,狼谷必将血流成河。

    那一段时间,他们两人的关系很僵,不知是因为年少气盛,还是因为其他,在一个沒有星星的晚上,公子令伊留下了一封信悄悄离开了。

    信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请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要他一辈子呆在狼谷里是不可能的,可萧乐凝却又不肯随他闯荡江湖,也许,这一生他都不会再爱上别人,也不会再遇到一个像萧乐凝这般冷艳的女子,可在女人和自由面前,他选择了自由。

    此后的日夜,是两个人的思念与痛,与恨。

    往昔种种,都浮现在脑海,可此时的两人,除了相视一笑外,再无其他,那些恨与痛都已经消失不见。

    在公子令伊跳下万丈崖的那一刻,所有的恨都沒了,当她站在崖上向下临望,她的心里只有不忍,她甚至想到替他跳下,而那一刻,她突然后悔了,后悔跟青衣社的人合作,如果他们不合作,青衣社的人就不会杀公子令伊。

    她被fù chóu蒙蔽了心智,只是当痛苦袭來的时候,她醒來了。

    所有,在花郎带人冲上万丈崖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跳了下來,而她并沒有告诉花郎青衣社的目的,因为她需要利用青衣社來帮自己报仇,她要让那些围剿过她的江湖人付出代价。

    只是,她虽跌落悬崖,却并未死,而且除此之外,她意外的见到了公子令伊,在这半个月里,他对她悉心照料,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你知道吗,我是知道你跟青衣社合作之后才赶回來的。”

    萧乐凝淡淡一笑,有些小女子姿态似的说道:“谁信啊!”

    可她虽然嘴里说着谁信,她的心里却已经信了,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他又怎肯回來?

    他要做的,是让自己脱离青衣社,以免最后落得悲催局面,她从一开始就清楚,跟青衣社合作,不会有好结果的,不然在独臂神君被杀的时候,青衣社的人也不会陷害她,让她成为所有武林同道的公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