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春风扫残局

    第237章 春风扫残局。

    春风拂來,暖暖的柔柔的。

    黄昏时分,花郎他们几人终于來到了淮南,而这个时候,阴无极和一众江湖朋友已经在等候了。

    当人到齐之后,他们即刻奔赴立风三弄。

    立风三弄是一个很小的弄堂,破旧的厉害,从來沒有人在里面住,阴无极不明白他大哥和花郎为何要带他们來这个地方。

    可既然來了,也只好一直跟着。

    弄堂口有一株不知名的树木,此时已经长出了绿叶,春风一吹摇摆着,感觉很好,他们走进弄堂,突然闻到一股子酒味,而闻到这个味道之后,大家立马警觉起來,有酒味就说明有人,那他是个怎样的人?

    进得庭院,一人仰躺着喝酒,好似寂寞到了极点,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将手中的酒坛向门口扔去,随后纵身便逃,这般快的反应和身法让阴无极等人大吃一惊,可吃惊之余,他们也都飞身追了上去。

    几步之后,他们将那个像酒鬼一样的人给团团围了起來,花郎望着那人,问道:“你还想往那里逃?”

    花郎不问他是谁,而是先问他往哪逃,为的便是防止这人耍花招,如果他是凶手怎么办呢,如今花郎等人沒有证据,只能用言语來诓他。

    那人眼睛眯着,冷冷一笑:“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花郎耸耸肩,道:“自然是你们的同伙叛变了啊!”

    那人听了花郎这话,顿时怒道:“他***,一群胆小怕事的东西。”说完这句话,他突然飞身向外冲去,可阴无极大刀一横,那人顿时又被逼了回來,而这个时候,阴无错和一众江湖人冲杀上去,片刻功夫就将他给解决了。

    将那人制服之后,花郎等人來到那人的房间仔细查找了一下,结果在那人的房间里发现好几枚血梅花玉,众人一惊,心想这人果真是凶手。

    凶手被抓,一番毒打之后终于承认,自己是淮南命案的凶手,而且属于青衣社。

    听到青衣社三个字的时候,花郎心头一震,原來幕后黑手根本不是萧十三而是青衣社,这么说來,秦飞所隶属的青衣社是跟自己对上了。

    而且他们策划的血梅花玉案,是想统治整个江湖吧。

    跟官勾结,扰乱江湖,这青衣社的势力不笑啊,花郎想着,忍不住冷冷笑了笑,不管这青衣社势力如何,他从來不怕挑战。

    按照信上所写的地点,花郎和一众江湖朋友将那些个凶手全部给抓了起來,半个月的时间,江南又恢复了往昔的稳定和繁荣。

    只是命案虽然结束,那封信是谁送來的却让他们几人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是有人暗中帮助他们,那完全可以署名嘛,他花郎也不是忘恩负义之辈,他日必将报还的。

    就在花郎对此事思之不解的时候,阴无错突然站起來说道:“这些地方,好奇怪,我当初追踪萧乐凝的时候,都去过。”

    众人一听,神色间顿时大喜,如果事情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当初萧乐凝走遍江南江湖,不过是与这些凶手联络,可是后來她被江湖同道追杀,跌落万丈崖,可是她并沒有死,而且良心发现将这些凶手的藏身之所全部告诉了花郎他们,只是,她为何会突然良心发现?

    她若沒死,又会在什么地方?

    不可得知。

    北方,此时的春风仍旧有些料峭,走起路來要束起衣领,不然冷风直钻脖子。

    只是虽然如此,北方中原仍旧是热闹非凡的,走过田野的时候,一些老百姓在农做,麦子长的绿油油的,好似预示这今年的丰收。

    一男一女就这样的走着,走到哪里是哪里,只要两人在一起,只要两人开心。

    江南已经柳绿花红了,一些稍微有些情趣的人都争相踏青,花郎和温梦等人,又岂肯落于俗套?

    所以,在一个天气尚好,春风怡人的午后,花郎硬拽着包拯和公孙策以及一众衙役來到了郊外,此时郊外绿意甚浓,青草疯狂的长着,不远处的溪流静静的流,一些女子相互结伴放风筝,几个十几岁的孩童在踢蹴鞠,來到这里,就是什么都不做,就只这样的看着,也会觉得生活是美妙的。

    阳光懒懒的洒在大地,洒在人身上,让大地和人也变得懒懒起來,躺在草地上,嚼一根略微苦涩的草杆,那样子很悠闲,又好像对一切都不在乎,有一种痞子的味道。

    当然,这样做的只有花郎,包拯和公孙策身为朝廷中人,可是要注意形象的,而阴无错略显孤冷一些,这样的动作他可做不來。

    草地的两周是一片灌木丛,不时有小鸟群飞,另外一边的小溪,有一个老人在钓鱼,可又不像是钓鱼,因为他时不时的会吼上两嗓子,虽然难听,却也是南方曲目的一种。

    可就在那老人这般唱着的时候,声音突然停了下來,他好像被什么给吓到了以至于连连后退,连鱼竿都忘记了拿,而就在他后退了几步之后突然跌坐在地上,大声喊道:“死人啦,死人啦!”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跑了过去,花郎和包拯等人眉头一皱,也冲了过去。

    推开人群,那钓鱼的老人用手指着那片溪流,断断续续的说道:“那里……那里有……有一具尸体……好……好可怕!”

    尸体当然是可怕的东西,可却抵不过众人的好奇心,所以大家顺着那个老人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真在溪流之中发现了一具尸体,此时那尸体正在溪流中飘着,头扎进了水里,看不清面目,头发凌乱的铺在水面。

    看其身材,也不过是十几岁的样子,还未成年,包拯吩咐衙役将尸体打捞出來,仔细看过之后,才发觉死者果真是个孩子,面庞虽然被水浸泡有些肿大,可仍旧未脱稚嫩。

    看到这具小孩尸体之后,包拯忍不住叹息一声,道:“谁这么残忍,竟然连这么小的孩子也要杀害,简直太无人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