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溺水而亡

    第238章 溺水而亡。

    本來热闹又安详的踏春就这样结束了。

    在看到一具尸体的时候,谁还会有心情去踏春呢?

    而且死者是一名孩子。

    在看到那孩子浮肿面庞的时候,一些刚才还在放风筝,笑得开怀的少女此时吓得直往后躲,甚至连再看一眼都不敢。

    尸体被衙役给隔离了起來,花郎命人江尸体身上的衣服拔掉,然后仔细的检查起來,而且边检查边说:“面色微赤,口鼻内有泥水,腹内微涨,有水,指甲里有泥沙,且有一处破损,鞋子丢失了一只。”

    这般刚说完,公孙策立马有了疑惑,问道:“身上可有损伤?”

    花郎摇摇头:“沒有!”

    众人一时沉寂,如果死者身上沒有损失,面色又微赤,口鼻内有泥水,腹内有水,指甲里有泥沙,那么这也就是说明,死者是溺水而亡,并非被人谋杀的。

    春天來了,万物复苏,小孩子也越发的调皮起來,于是來到溪边玩水,结果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水里,挣扎着挣扎着就被淹死了。

    事情,恐怕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一些看热闹的人惋惜一声之后,就散去了,如果沒有谋杀,只是一个小孩淹死了,对他们來说还真沒有什么好看的。

    只是在大家都认为是淹死的时候,花郎却眉头紧皱,不停的摇头,温梦见此,问道:“怎么,你有不同意见?”

    花郎耸耸肩:“沒有,从这些特征來看,死者的确是淹死的,而且沒有人对他进行殴打亦或者摁住他头淹死他之后再扔进水里的迹象,只是,他是淹死的,另外一只鞋子那里去了呢?”

    见花郎只是担心这个问題,温梦有些不屑一顾,道:“这还不容易解释吗,他掉进了水里,必然要挣扎吧,在挣扎的时候,鞋子脱落也是很有可能的嘛。”

    这个解释的确说得通,只是花郎又说道:“可他是在那个地方掉进水里的呢?”

    这点谁都不知道,不过温梦却懒得再回答花郎这些看起來无关紧要的问題了。

    衙役在处理尸体,并且画像让死者的家属前來认领,这个时候,花郎來到包拯跟前,说道:“包兄,看來要麻烦衙役兄弟在这里打捞一下死者的鞋子了,而我们也必须沿着小溪到处走走,看看能不能发现死者跌落的地方。”

    虽然已经确定死者是自己溺水而亡,可包拯也是一个谨慎的人,对于人命案自然也不敢马虎,更重要的是,他相信花郎,如果花郎觉得又继续调查的必要,那他们就必须继续调查。

    为此,包拯将衙役分成了两拨,一拨去城里寻找死者的家属,另外一拨留在这里打捞死者的鞋子。

    此时虽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小溪流里的水还是有些冰冷的,那些衙役赤足在里面打捞,不多时便有些受不了,要出來暖一暖脚。

    衙役就这样打捞着,花郎和包拯一行人则沿着小溪流慢慢的寻找,可是在整个岸边找了许久,却沒有一点踪迹可寻。

    当他们回來的时候,那些衙役的脚已经开始发红,可死者的鞋并沒有发现,花郎看到这些衙役的脚之后,眉头紧皱,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我怎么这么笨,死者并不是今天溺水而亡的,恐怕已经死去两三天了。”

    听了花郎的话,包拯和公孙策等人都有异议,公孙策更是站出來说道:“花兄弟,你这话就有问題了,死者溺水而亡,淹死之后肚内存水,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你怎么能说死者已经死好几天了呢,难道他是被人杀死之后丢进这里的吗?”

    花郎淡淡一笑,摇头道:“公孙兄听我解释,死者的确是自己溺水而亡,沒有人杀他再移尸这里,只是这个时节的水还是冰冷的,人在这个时节溺水而亡,尸体要经过数天之后才会上浮,夏秋则大不相同。”

    众人听花郎这样说,也只好同意他的说法,只是如果死者已经死好几天了,那么他的家属亲人怎么沒有去县衙报案?

    这有些说不通,而花郎也无法解释。

    不过死者已经死去好几天对寻找死者的落水处却很有帮助,小溪一直都在流淌,尸体经过几天的漂亮才流到这里,那么根据溪水流淌的速度沿着岸边向上流寻找,应该大致可以知道尸体落水的地点。

    为此,花郎等人沿着溪流小岸向上流行走,大概走了半柱香的时间,他们停了下來,然后包拯命令那些衙役继续打捞死者的鞋子,而他们则继续寻找线索。

    大概走了十几步,花郎他们发现岸边一处有明显的滑落痕迹,而且岸边有一些杂乱的脚印,花郎经过仔细辨认,发现这里除了有死者的脚印外,还有其他几个脚印,从大小上來看,应该是也都是十几岁的孩子。

    难道死者落水的时候,岸边还有其他人,可他们并沒有救下死者?

    附近再无其他线索,衙役们在水里打捞了许久,一点发现沒有,就好说死者落水的时候,就只穿了一只鞋。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可他们在水里就是打捞不出死者的鞋子。

    天渐渐暗淡下來,夕阳已尽,衙役们被水冰是瑟瑟发抖,刚上岸的时候,纷纷表示回家之后,一定要打一盆热水好好泡一泡。

    见大家这么辛苦,花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说道:“天色晚了,今天我们去喝酒如何?”

    那些衙役自然是乐意的,只要花郎肯掏钱,多少酒他们都能够喝光。

    对于这一顿饭酒饭,包拯也是默认同意的,毕竟让自己的手下吃了这么多苦,是应该好好犒劳一下的。

    不过虽然如此,包拯和公孙策两人却并未去吃酒,他们需要赶快回到县衙,看看另外的衙役有沒有寻到死者的家属,如果寻到了,他们必须对家属进行询问,为何孩子已经几天不见了,却不來县衙报案?

    若是之前,包拯还不会问,可通过花郎的计测他们真的到了死者落水的地方,那也就间接证明死者已经溺水而亡好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