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街头霸王

    第239章 街头霸王。

    赶回县衙之后,那些衙役已经回來,只是他们并沒有找到死者的家属。

    听到这个消息,包拯的脸色顿变,他还从來沒有见过这样的父母,自己的孩子失踪几天了竟然不來报案。

    为此,包拯吩咐道:“找,就是挨家挨户的找,也要把死者的家属找到,悬赏,谁能够tí gòng消息,赏铜钱五百文。”

    衙役知道包拯生气,于是不敢多言,灰溜溜的下去了。

    公孙策见包拯如此生气,劝解道:“大人又何必如此生气,兴许死者沒有亲属,亦或者是有什么原因呢,大人何不等调查清楚之后,再做决定呢。”

    公孙策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劝包拯不要为不确定的事情生气,不然不值得,这点包拯又何尝不知,只是看到死者的尸体,他的心就隐隐不安,这脾气也就忍不住的上來了。

    几声叹息之后,两人也只好静等消息了。

    夕阳已尽,黑夜降临之前,花郎和阴无错等人赶了回來,那些与他们一同喝酒的衙役已经回家了,他们來县衙看看有沒有消息。

    听了公孙策的话之后,花郎眉头紧皱,觉得此事太过蹊跷了,天下父母皆爱惜自己的子女,恨不得一会看不到就连忙去找,可死者已经不见了好几天,怎么沒有人來报案呢?

    难道死者不是天才县的人?

    可这也不大可能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淹死在天长县郊外,不是天长县的人会是哪里的人?

    如果死者是被人谋杀,那说他是外县人还有可能,可惜他不是被人谋杀的,那么外县的孩童怎么可能跑到天长县郊外戏耍?

    如今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再等等吧,兴许死者的家属很快就能够找到。

    离开县衙的时候天色暗淡,不过月色却很不错,他们四人在街上走着,花婉儿有些痛心的说道:“他还只是个孩子,死了真可惜。”

    花郎无奈的耸耸肩,孩子死了,的确可惜的,只是此中情况,却必须尽快查清了。

    夜晚來临,炊烟已尽。

    一间破旧房屋里,一女子來回的翻找,翻找许久之后,带着三分怒气吼道:“我的头饰方巾哪去了,是不是你个老东西拿走的?”

    这个时候,卧房外边传來一种不耐烦的声音,道:“谁拿你的破头饰,我一个男人要你的头饰做什么。”

    男人刚说完,那女子便冲了出來:“你说要头饰做什么,还不是送给你的相好。”

    男人一听,啪的一下打在了桌子上,怒道:“老子沒有相好,不要瞎说,惹毛了老子,老子现在就办了你。”

    女子也不示弱,冷冷一笑:“那你就來办了我啊!”

    男人的眼睛里闪着光,突然冲上去将女人抱进屋扔到了床上,然后有些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一时间男女的shēn yín声响彻了整个房间,那刚刚的怒气不见了,女子更是早忘记找自己的头饰了。

    jī qíng上演着,如果有人看到了事情的全末,一定会很奇怪,为何本來怒气冲冲的男女两人,在床上交换之后,就将前事给忘了呢?

    难道,xing还有这个功能?

    有沒有这个功能沒人知道,但是个好东西却是肯定的。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一众衙役又继续去找死者的家属,而在快中午的时候,他们终于有了线索,一个老妇人看到死者的画像之后,惊讶道:“这不是经常在街上tōu rén钱财的小千吗?”

    原來死者的名字叫小千,衙役连忙迎上前问道:“你知道他是谁?”

    那老妇人点点头:“怎么不知道,一个熊孩子,和一帮兔崽子整天在街上晃悠,小小年纪尽做坏事,唉,管不了啊!”

    这些消息虽然重要,可衙役最想知道的还是死者的家人是谁,所以衙役连忙问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家里有什么人?”

    老妇人见是官差,而且还有赏钱,于是就连忙答道:“他啊,就住在这条街尽头的一个胡同里,家里本來有一个父亲,可惜他父亲出外做生意了,已经好些年沒回來了,他就一直跟着一个堂叔生活,可惜啊,他的这个堂叔也不管他,结果呢,这孩子就跑野了。”

    听了老妇人的话,衙役们很是兴奋,给了她赏钱之后,就连忙向老妇人说的地方跑去。

    这个时候,那个小胡同里正是笑语一片,一男一女正在家中院里**,结果正进行间,大门突然被人给踹开了,那男人起身要骂,看到是官差,硬是把那话又给咽了下去,而且谄媚似的问道:“几位官爷,我可沒犯法,你们为何如此气势冲冲?”

    男人如此窝囊,那婆娘可有些不乐意了,道:“你们擅闯民宅,就是告到县令老爷那里,你们也是沒理,这门,你们必须赔偿。”

    两人正说间,衙役突然问道:“小千是你们的侄儿?”

    男人连连点头:“是啊,我叫王大炮,小千是我的侄儿,怎么啦,是不是这个熊孩子在外边惹祸了?”

    男人刚说完,那婆娘连忙说道:“他惹祸是他的事情,你们可不要赖到我们身上啊,臭小子,整天就知道惹是生非。”

    听了这两人的话,衙役基本上可以确定他们便是死者的亲属了,于是也不多说,直接上前,拉住他们就向衙门走去,两人一路闹腾,惹了不少百姓围观,就这样磕磕碰碰的,终于到了县衙。

    包拯威武升堂,王大炮和王氏两人跪倒在地,在他们的一旁,放在一具尸体,不过此时用白布遮掩,他们两人并不知是谁。

    这个时候,包拯命人将白布拿去,望着王大炮和王氏两人问道:“你们看看,死者可是你们的侄儿小千?”

    王大炮颤抖着望了一眼,可看过之后,浑身发抖,却不敢开口说话,她的婆娘则突然哇哇大哭起來,不仅大哭,而且还爬着來到尸体旁,喊道:“小千啊,你……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啊,你……你让你堂叔怎么向你父亲交代啊,你说,是谁杀了你?”